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第285章:章大章二和章三

时间:2018-10-24作者:关乌鸦

    :

    韩觉被章依曼刚才名为意乱情迷的组合拳一通乱打,差点都忘记了傻狗还在箱子里昏睡,等着章依曼去给它开箱。

    为了让傻狗能下午的时候在箱子里安分睡觉,韩觉一大早就跟傻狗玩抛球和追跑,傻狗每每累了想歇会儿,韩觉就用狗粮诱惑傻狗跑起来。除了惹得小黑猫很不开心,结果还是很顺利的。

    “大叔,生日礼物呢?”章依曼忘却了生气,满脸的跃跃欲试,“我也给你带了很多礼物噢。”

    韩觉指了指卧室:“礼物就在你也带了很多礼物?很多?”

    “对啊,很多!”章依曼把手张开划了一个大圈。

    “可是你是空手来的啊,你的礼物呢?”

    然后章依曼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最后一点一点褪去,随之换上了一副惊恐的表情:“对呀!我的礼物呢?”

    章依曼脑袋宕机了一会儿,然后两只手在身上不断地拍来拍去,重点照顾她衣服和裤子口袋。

    然而,为了拍摄效果好看,艺人上镜口袋里都是不放东西的。

    韩觉并不认为傻妞会跟他一样,会随身携带硬币和钱包。

    韩觉盯着章依曼的口袋疑惑道:“你不要不学好,把优惠券、打折券什么的当礼物了吧?”

    章依曼在惊慌失措中匀出一秒钟来表达气愤:“才不是呢!”

    “我要冷静,我要冷静。”章依曼冷静下来,掌根按着太阳穴,拼命想有没有把礼物忘在哪里。

    一点钟录完采访,就来了这里中午在片场吃了便当,便当很好吃,我还多吃了一个鸡腿再早一点是电台采访,拍画报早上起床,和小绿打了招呼,到餐厅吃了三个蟹黄包,一抽小笼包,一碗豆浆,然后拜托陈阿姨把礼物放到车上

    “我忘在车里了!”章依曼大喊。

    韩觉被傻妞突然的一嗓子给吓了一跳。

    楼下的秦姐就看着监视屏面无表情。

    当她们一行人到达集合地的时候,车子才刚停稳,傻丫头就自己开门跳下了车,不顾助理急切的挽留,也不顾她提着礼物在后面的提醒,傻丫头耐着性子和导演编剧工作人员们打了一圈招呼之后,就小跑着上楼,急冲冲满门子心思想去见韩觉。

    也亏章依曼跑得够快,不然秦姐是要给上几掌才放她上楼去的。

    韩觉揉着耳朵,跟章依曼说:“既然在楼下就不急着拿,你先去卧室”

    “我下去拿!”没等韩觉说完先看看他的礼物,章依曼就穿起拖鞋往门外跑去,风风火火的。

    韩觉把半截话吞去,目送傻妞跑远。

    “砰!”门被用力地带上了。

    韩觉失笑,正准备换个姿势躺在沙发上,却因为刚才的事,讪讪地端坐了起来。

    随手翻了翻拿上来的,结果才没几秒,就听到了敲门声。

    韩觉第一反应是傻妞落东西了。

    然而章依曼的确是空手来的,应该没落下什么东西才是。

    韩觉走过去开了门。

    门刚被打开,韩觉就感觉眼前刮过一阵红色的风,然后他就被抱住了。

    只见章依曼抬起小脑袋,眼眸清澈地能倒映出人影,她满脸紧张地说:

    “刚刚关门的声音都是风吹的!不是我关门故意关得那么用力!大叔你不要伤心!”

    韩觉先是愣了一下,等他听完了傻妞的话,绷紧着的身子顿时笑软了。

    章依曼不知道哪里好笑,不过看韩觉笑了,她也就嘿嘿跟着笑。

    韩觉原本想推开章依曼的手,也不打算推开她了。而是抬起来落在章依曼的脑袋上,揉了揉。

    小姑娘大概不知道自己刚才有多可爱。

    “知道了知道了,我没有伤心,你快去吧。”韩觉语气真的是凶不起来,装也装不起来了。

    章依曼不肯了,摇着纹丝不动的韩觉,道:“不行!你怎么可以不伤心,你要伤心!”

    “好好好,”韩觉说,“我原本很伤心,现在已经不伤心了。”

    “你骗人!”

    “你到底还去不去了?”

    “去”

    章依曼幸福地最后再用力抱了抱韩觉,才放开手,转身一溜烟跑下楼去。

    心情跟偷到了糖果的小孩一样开心。

    章依曼看着网上的那些恋爱理论,说什么,爱一个人其实不一定要和对方一直在一起,巴拉巴拉的。章依曼知道自己是网上那种典型的粘人女朋友的样子,喜欢肢体接触,一天要想大叔一百次,所以章依曼为了不让自己变得过于粘人最终惹男朋友厌烦,所以她也会克制自己,但是有时身体的诚实,让她有点惶恐。

    她想每天都能抱着她的大叔,就像爸爸每天早上都要去上班一样。

    现在多抱一点没关系,大不了以后少抱一点嘛就每天少抱一次好了

    章依曼欢快的下了楼,在楼下找到秦姐的时候,秦姐已经准备好了礼物,章依曼一接过来就急着跑楼上去,结果被秦姐一把拽来,狠狠在背上拍了几下,章依曼惨叫着挨了几下才嘻嘻哈哈得以逃脱。

    只不过,匆匆一瞥看到王导,感觉他们的表情看起来傻傻的,怪怪的。

    让章依曼很觉得奇怪。

    王导本来还在恼怒韩觉不是男人,但是刚才章依曼关门又开门的表现好歹又给粉红挽了一点尊严。导演已经在想象怎么加特效了,于是在心里骂了韩觉几声,就只能期待下一次机会了。

    等到章依曼提着一个大袋子上来的时候,韩觉已经把卧室里的生日礼物搬出来,摆在茶几上了。

    当韩觉看到章依曼提着那么大件的袋子,差点绷不住人设了。

    刚才看章依曼找不到礼物,就在口袋里找来找去,还以为是个小物件,没想到是这么大件的。

    “哎呀!章老师你也太客气了吧,你这个人呐,嗨”韩觉先是学京城大爷嗨了一声,表示无奈,然后搓搓手,期待地说,“来,让我看看都有什么?”

    章依曼每一样礼物都在她爹吃人的眼神下精挑细选良久,早就迫不及待想一件一件说给韩觉听了。

    她坐在沙发上,首先就从袋子里掏出一个绿绿的东西。

    “啊呀,这是小绿!小绿,你怎么在这里,”章依曼先是对于小绿的出场入镜方式表示惊讶,然后一脸警惕地对韩觉叮嘱,“小绿不是礼物噢,它只是在袋子里玩。”

    韩觉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抬手示意章依曼继续她的表演。

    然后章依曼才把礼物一样一样往外掏:

    “当当当当这是送你的手表。去瑞士玩的时候买的。大叔你手腕一直空空的,我在逛手表店的时候就给你选了一条”

    “还有这个墨镜!你在美利坚街拍照片里一直都戴同一幅墨镜的嘛,我在法兰西看一个时尚设计师的作品展,就看到的一款超适合你的!”

    “还有啊,我闻到一款很好闻的香水,觉得如果你用了的话啊,反正就买下来给你啦”

    “这个是皮夹钱包,这个是皮带,这个胸针配你的西装特别好看”

    韩觉神情恍惚地听着章依曼一样一样地从袋子里往外掏礼物,大到皮带,小到胸针,每拿出一样她还会解释为什么要买它们,这些东西又好在哪里。

    韩觉一开始看到礼物,是很期待的,然而后来看着这些符合他的审美并且设计精美的东西,即便它们没有价格标签,韩觉依然能猜到这些东西必然是品牌高档货,觉得实在太贵重了,他不能收。

    但是听着章依曼活泼的介绍,她在每一样的礼品中都花费了大量的心思来挑选,这里每一样礼物里都包含着她的心意。韩觉感觉自己拒绝了这些东西,就仿佛拒绝了傻妞的好意。是会让他愧疚的。

    其实章依曼说出来的那些话,就足够韩觉暖心了。

    “太多了吧。”韩觉咋舌道。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没有接触过这种高档次的东西。

    前身大概是有的,但是那些东西的外表全都不符合韩觉的审美,被韩觉压箱底了。

    赞助的衣服他不知道价格,心里就没什么数。过手最有价值的东西,恐怕就是贾伦斯的要送他房子的那封信了。

    所以要让韩觉把这些奢侈品当做日常用品,韩觉是怂的。

    但怂也不能露怯啊。

    韩觉尽量使自己的表情变得夸张,不让章依曼看出他的为难,然后误以为是觉得不满意。

    “不多不多,”章依曼开心地说,“本来我还想买衣服鞋子帽子还有包的,但是爸爸说你是很要强的人,送的礼物多了会给你负担,所以我才只买了这么一些。”

    你已经给我很大的负担了韩觉看着沙发上的礼物,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这些礼物”韩觉沉吟着。

    章依曼就一脸等着被表扬的神情看着他。

    “都很好,我很喜欢。”韩觉终究还是不忍心看到章依曼失落的眼神,于是照单全收。

    “好耶!”章依曼弯着眼睛,笑得憨态可掬。

    这样通盘接受的样子,被网友看到必然会一番议论,说什么见钱眼开、没收过礼物吗、有没有情商啊之类的话,但韩觉才不管沙雕网友的反应,他觉得傻妞满意最重要。

    而且,他心里也做了一个决定。之前看了傻妞的采访,说期待他帮傻妞制作下一张专辑。这件事章依曼一直都有提,韩觉也是一直都知道的。他并不排斥。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韩觉也越来越期待给傻妞做一张专辑了。

    那就做好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韩觉对于自己收下这些礼物,也没有负担的心情了。

    “呲呲。”茶几上摆放着的箱子,发出窸窸窣窣的动静,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箱子里的傻狗大概是醒了。

    导演立刻在耳机里提示摄像师,接下来的场景至关重要,大概是这一期最大的卖点了,要好好拍。

    摄像师严阵以待。

    为避免章依曼被傻狗的叫声剧透,韩觉便催促着章依曼:“快打开看看吧。”

    章依曼看着韩觉和摄像师的表情,就感觉到气氛的凝重,于是就很犹豫:“不会是蛇吧?就是电视里吓人的那种。”

    韩觉脸一黑:“不是”

    “那不会是蜜蜂吧?”

    “也不是”

    “难道是”

    “还要不要了?不要我拿走了。”韩觉做出要拿走礼物的姿势。

    “要要要!”章依曼一把揽住韩觉,上前把箱子打开。

    下一秒。

    当哈士奇打着哈欠,憨憨地摇头晃脑出现在章依曼视线中的时候,章依曼是难以置信的。

    “!!!”

    章依曼后退了两步,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傻狗。然后又看看韩觉。

    韩觉不言不语,笑着点点头。

    傻狗发现自己被困在箱子里,就哼哼唧唧急切地想要出去,于是两只前爪扑腾着箱子。

    女编剧、小透明和小周这样的女士们,看到可爱的傻狗,心都化了。

    章依曼静止在原地,韩觉和摄像师都没有打扰此时的章依曼。

    “小狗!!”章依曼瞪大了眼睛看着韩觉,捂住了嘴巴,眼圈一下子变红了。

    “对,这是送你的。”韩觉笑着说。

    章依曼极其快乐地咧嘴笑着,然后前后犹豫着踱了两步,最终才凑到箱子前面,看了傻狗几秒,才小心翼翼地把傻狗抱了起来。

    “小狗狗”章依曼感受着怀中真实的、会动的哈士奇,喜极而泣。

    韩觉挂着妈妈般的笑容问道:“喜欢吗?”

    “喜欢!”章依曼点了点头,然后一边笑一边哭地抱着傻狗往韩觉这里走来,哽咽着说,“大叔你真好!”

    “哈哈哈哈,是吧”韩觉此时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

    也不枉他时长三更半夜起来喂食,一天到晚铲屎。

    韩觉刚说完,就感受到章依曼目标明确地走向他,并且挨着他坐了下来。

    看着傻妞眼里毫不掩饰的感动,韩觉愣住了,心里突然升腾起一个让他心脏一滞的想法。

    不是吧

    韩觉此时是坐在沙发上的,章依曼就也坐下了。

    韩觉身子往后仰了一点,章依曼就靠近了一点。

    这一切都像是在往韩觉猜测的所发展。

    不可以!韩觉心想。

    下一秒,当韩觉感受到了章依曼贴过来的柔软身子,他就提前一步抬手揽住了章依曼。

    结结实实地揽住,把章依曼揽在他的怀里,不得动弹。

    章依曼被揽着,依旧想要探头,但没成功。

    结果两个人失了平衡,一齐往后仰倒。

    韩觉躺倒在沙发上,而章依曼就软软地躺倒在韩觉的怀里。

    两个人都一动不动。

    楼下。

    “哇!!!”

    “突然变得好男人喔!不过我喜欢!!!”

    “好霸道!早就该这样了!!”

    编剧女士们一个个仿佛自己被韩觉强势地揽在了怀里,声音都尖了一个八度。

    生日礼物揭晓,此时已经可以开口和人类进行对话的小周,看着监视屏却根本不想说话了。他只是两只胳膊呈直角放于身体两侧,手掌画着直径二十厘米的圈圈,仿佛在模仿火车车轮的转动。嘴里喊着:“污污”

    “呵呵呵呵呵呵呵,我收之前对韩觉不是男人的评价!”王导笑得仿佛整个车都在抖。

    同居小屋里。

    章依曼羞赧地用头撞了一下韩觉的胸口,轻哼一声,也没再执意要亲韩觉了,心满意足、安安静静地躺在韩觉的怀里,揉着傻狗的毛。在傻乐。

    韩觉则感受着怀里的温软,神情一点一点变得柔和。

    于是画面里,韩觉躺倒在沙发上,怀里抱着傻妞,傻妞怀里抱着傻狗,而傻狗则紧锁着眉头,一脸凝重地在思索:这他a妈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是睡了一觉而已!这个雌性智人又是谁?!为什么抱我抱得那么紧?!我快死了!铲屎的快救我!

    但韩觉对傻狗的求救置之不理,仰着头在思考很重要的事情。

    一段没有结果的恋情,是没有必要开始的。

    韩觉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他在来同居小屋之前,心里给自己做了许多预设。要自己时刻保持清醒,要自己别沉溺于傻妞的魅力。

    然而,见面后,事实正如前世流氓左小祖咒写给他好基友陈升的一句话一样:

    爱情来临时,你就会背叛你的诚实主义。

    韩觉所有给自己设立的心防,在见到章依曼的第一个笑容起,就被章依曼轻而易举地层层突破,直达心里。

    那些心防简直不堪一击。

    只不过韩觉并不知道,到底是傻妞的魅力太厉害,还是他根本无心抵抗,之前的预设只是装装样子?

    章依曼在韩觉的怀里,抬起头,眼神温柔似最柔和的水,糯糯地道:“谢谢大叔,这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韩觉仔细地看了看章依曼,然后笑了一下。

    至少在节目结束之前,姑且这样吧。韩觉这样安抚自己。

    他在心里深沉地叹了一口气,却又像是卸下了很重的包袱。

    如果有恋爱大师来给韩觉上课,那么韩觉就会学到:人啊,一旦坠入情网,一切听之任之不失为一种自燃之举。

    韩觉跟章依曼讲:“给它起个名字吧。”

    “好呀”章依曼笑容幸福,“大叔你之前怎么叫它的?”

    “我叫它傻”韩觉及时神,“啥名字也没起,就等着你给它起呢。”

    “嘻嘻,那我们一起想”章依曼用脸摩挲着韩觉的胸口。

    “胖虎虎妞技安”

    “大叔!”章依曼笑着咬住嘴唇,“不要总是在胖虎、虎妞、技安、大雄里面起名字啦!”

    “哈哈你都记这么熟啦。”韩觉笑了。

    “小绿就差点被你起成大雄好吧,我当然记得啦。”章依曼妩媚地瞥了韩觉一眼。

    “噢!家庭成员还有它啊,我都差点忘了。”韩觉想起来被傻妞到处带着上镜的丑熊了。

    “你怎么可以忘,你可是它的爸爸啊!”章依曼拿脑袋咣咣砸韩觉的胸口,仿佛母亲不满父亲不顾家,给孩子丧偶式教育。

    “咳咳!”韩觉尴尬地咳了咳嗽,然后说:“既然是家庭成员的话,那我有灵感了。”

    “什么呀?”章依曼不含任何期待地问了一声。

    “叫它章三吧!”韩觉一脸兴奋,“你是章大,丑熊是章二,傻狗是章三。”

    “什么呀!”章依曼恼羞成怒,磨着牙齿,恶狠狠地抬头看着韩觉,“我不是章大!小绿不是丑熊!哈士奇也不是傻狗!大叔你坏!”

    “啊哈哈哈哈哈哈,不小心说漏嘴了”

    “嗷呜!咬你喔!”

    两个人相拥着打打闹闹,房间内外充满了叫作甜蜜的味道。

    楼下导演一伙人也纷纷笑得跟傻子似的,只有秦姐一拍脑门,长长叹了一口气:

    “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