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第266章:新年快乐(下)

时间:2018-09-28作者:关乌鸦

    。

    无论是还是,都不是什么可怕的字眼,但一结合起来,就十分恐怖了。

    括号里标注的八十万是韩觉欠他的钱。不对,这其实是前身借来快活挥霍光但黑锅由他来背债由他来还的钱。

    众生皆苦,只不过有的人是咖啡苦,有的人是中药苦。

    上次在星城酒店的餐厅,顾凡笑吟吟地要韩觉还他八十万,韩觉急中生智,说最近有活动了,才区区八十万,马上过几天就还。

    顾凡信了。

    等顾凡走了,韩觉瘫坐在椅子上,喘着大气,眼前一片虚无。

    那时在韩觉边上章依曼很生气,说才欠这么点钱,那个顾凡真小气。

    当时穷得一比的韩觉,差点就想向章依曼借这点“小钱”了,但为了不太早退休,韩觉决定靠自己的力量还债。

    结果韩觉回头就把写在备注里,是提醒自己永远不要接这个电话,如果有见面的风险,那就有多远跑多远!

    傻狗看到韩觉迟迟不把骨头扔过来,也不把手机扔过来,不免感到无趣。它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铃声,便嚎叫着跑房间里去了。

    韩觉没有闲心去感叹傻狗有多傻。

    他举着手机很犹豫,十分不想接。但电话铃声响得异常固执,响了足足五分钟,大有的架势。

    他深呼一口气,左右食指在脑袋上转了几个圈圈,就颤颤巍巍地接通了电话。

    “喂?啊呀,我这手机快没电了。什么事?”韩觉这叫先声夺人,用手机没电作为借口,以便随时挂断电话再迅速关机。

    顾凡对着手机低笑了两声,才很无可奈何的语气道:“你就边充电边通话啊。”

    “怕触电被电死,”五分钟足够想出一个环环相扣的理由了,韩觉还是编剧,写剧本九流,编理由是一流,“而且我这聚餐呢,屋里面闹。”

    韩觉看了看满屋子跑进跑出找铃声的傻狗,想按住它。

    不过顾凡没纠结太多,却也不急着切入正题,他用颇带怨念的语气说:“哥,你上次走之前说好有机会再约的,结果你一直都没再联系我啊,有这么忙吗?”

    韩觉心里纳闷啊,就是的意思,很难懂吗?

    “确实忙,所以我忙着来不及说后面还有一句话——机会是自己创造的。呐,免费给你上了一课。”韩觉一本正经地回应着,同时保持警戒,一旦对方有半句要他还钱,他就迅速挂断。

    “哈哈哈哈,”顾凡乐了,“行吧。。”

    “所以,打来是有什么事?”韩觉眼神一凝,挂断电话的食指跃跃欲试。

    “没什么事,就是想你了,趁着年假约你出来吃顿饭呐。”

    “不不不,”韩觉连问都没问什么时候,就拒绝道,“我大后……后天就要去工作了。”

    “这么辛苦?”顾凡十分惊讶。

    “赚钱不易……”韩觉突然打住,在这边悄悄给了自己的嘴巴一掌,说好不提钱的。然后韩觉继续道,“总之就是挺忙的。”

    “咱们当艺人的,辛苦点也是好事,”顾凡叹了一口气,信以为真,又道,“不过,我们明天就可以约啊。”

    “明天?明天初一,你从湾湾飞过来?不必了吧?”

    “我在魔都啊,今年没有回湾湾。”顾凡说。

    韩觉差点摔倒。

    “今天我要守夜,通宵,白天可能要睡觉。”

    “咱们晚上见面也可以啊。”

    “可是我明天不想出门。”

    “没事,我打包到你家啊。”

    “!!!”韩觉受不了了!“你到底是想干嘛!”

    “???”顾凡一头雾水,“我就是想跟你吃饭啊。”

    韩觉不信。在韩觉看来,顾凡就是在跟他抬杠。

    “我现在没钱,”韩觉干脆挑明了对方的步步紧逼,光棍道,“那八十万我现在也一下子拿不出来……”

    话还没说完,那边顾凡就惊讶道:“哥!你又要借钱???”

    又!

    这个字深深刺痛了韩觉的心!

    “我……”

    然而不等受伤了的韩觉说话,顾凡便用爽朗的语气开口道:

    “哈哈哈,行。谁让你是我哥,这次要多少?我知道你最近弄了自己的工作室,很需要用钱。呀~~真的像以前猜的那样,我们组合里真的是哥最早开了自己的工作室啊……我这里能拿出来的大概有七百万,够不够?不够的话,我那里还有一套房子……”

    韩觉微微张着嘴,安静地听着了顾凡讲话,听到顾凡要卖房子,忍不住道:“你是不是傻啊?你房子卖了睡哪里?”

    正在撕咬拖鞋的哈士奇听到韩觉那句,就停下看看韩觉,见韩觉并没有叫它,于是哼哼唧唧继续扑向拖鞋。

    “公司有宿舍啊,”顾凡理所应当道,“大家都搬出去了,宿舍就一直空着,浪费也是浪费,我一个人住也挺爽的。”

    “算了吧算了吧,不向你借钱,我现在……还撑得住。”韩觉差点就说自己现在不缺钱了。

    “真不缺钱?”顾凡问。

    “现在勉强够吧。”韩觉含糊其辞。

    “那行,”顾凡松了一口气,然后半真半假地开玩笑道,“真缺钱千万要跟我说啊,不要一个人偷偷摸摸地跳楼。”

    跳楼。

    韩觉怔住了,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摸着黑猫的手一下子停住了。

    小黑猫感受到背后的抚摸停止了,便转头去看韩觉,喵喵喊了几声,试图让韩觉看它。

    然而韩觉只是静静地听着电话里的声音。

    “去年六月,我听说的人都联系不上你,我都差点以为哥你出什么事了呢。”

    韩觉低垂着视线,心脏不由加快。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轻轻地说:“我能出什么事啊。”

    那一头的顾凡语气依旧开朗,道:

    “不知道啊,那段时间感觉很不好,总是心绪不宁,做梦还老是梦到你。醒来后感觉这个梦怪怪的,阿祖说你可能出事了,我都被吓死了。不过那时候组合在欧洲巡演,我都回不去,打你电话又被你拉黑了,那时候我觉都睡不好。直到过了几天,我看到几个粉丝说在《吐槽大秀》里看到你了,我连忙去看,这才松了一口气。后来跨年在星城看到你气色不错,你说又开始重新活动了,我才……”

    “我梦里跟你说了什么呢?”韩觉打断道。

    “什么?”顾凡愣了一下。

    韩觉重复了一遍问题:“梦里,你不是说那段时间梦到我了吗?梦到我什么了?还记不记得?”

    顾凡没有多想,似乎对那个梦印象很深,他兴奋地说:“记得啊!哥,我跟你说,真的神了!那次梦里你说,要我以后照顾好自己,记住好好吃早餐,多注意胃,还要我别被公司欺负。我感觉你要走去哪里似的,梦里就一直哭,醒来枕头都湿掉了。想了半天,觉得心里发堵,跟阿祖讲,这个小子又迷信,说你出事了,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怕的不得了……”

    韩觉长叹一声:“这样啊。”

    “不过哥啊,你别再不理我了行不行,像我那时候都没法联系你的。我以后保证不会再说翁楠希坏话了。”

    韩觉眉毛一扬,原来前身不是因为欠了钱才拉黑顾凡……

    “啊,现在我已经跟她分手了,你可以说她坏话。”

    “分手了?!”电话那头的顾凡相当震惊,“哥你没事吧!”

    韩觉惊讶道:“你不是说她坏话来着么,怎么觉得我不该分手?”

    “不是啊!我是问,分手之后哥你人没事吧?没有把自己饿个几天?以前你就喜欢把自己关房间里不出来,饿上几天。分手之后一定很难受吧?哥你怎么不告诉我啊……你没有想过跳楼吧?哥,我跟你说,跳楼摔倒地上很难看的,你那么爱好看……”

    韩觉眼前闪过过来的第一眼,自己头晕目眩地从一片红色的浴缸里站起来的画面。那是隔着屏幕,用上帝视角在电影里看一千遍血腥与艺术结合的片段,都体会不到的切身震撼。

    韩觉听着顾凡絮絮叨叨的埋怨,仰起头,避开手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半晌,才重新举起手机,眼神复杂地说:“好了好了,我怎么会跳楼呢?我恐高啊。”

    “少来了,哥,你蹦极啦,高空跳伞啦,滑翔伞啦,做梦都想去试一下的好吗,都不怕摔死的……对了,你跟章依曼去游乐园的视频我看了,演得太像了吧,得向你请教一下演技喔。”

    “好了好了。”韩觉赶紧打住。

    “行,不过缺钱或者有困难了要来找我啊。”顾凡最后不放心道。

    “知道了,你真的很机车耶。”韩觉模仿着湾湾口音。

    “机车……”

    韩觉心里不知道什么感觉,有点开心,有点不值。很复杂。

    转头,视线便和黑猫黄澄澄的眼睛对上了。

    韩觉看着黑猫,黑猫看着韩觉。

    “你说,他会不会后悔?”韩觉笑问黑猫。

    黑猫认真地看着韩觉,像回答一般:“喵。”

    韩觉笑着笑着,想到一种可能,头皮一麻,全身过电一般。

    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特别惊悚的感觉。

    下一秒,黑猫喵了一声,抬起爪子低头在头上挠了挠,然后看看韩觉,再挠一挠。

    韩觉看懂了意思,伸手去挠黑猫的脑袋,黑猫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韩觉松了一口气。

    “明天吃饭什么时候?”韩觉在电话里问。

    “晚上吧,你不是要通宵么?”顾凡说。

    韩觉笑了笑,问:“就只吃饭?”

    “当然不是。”

    韩觉听到这回答,不知想到了什么,心脏一提。

    顾凡补充道:“是有些事情想请教请教哥。”

    韩觉心脏放回原位。

    “好,你明天来了再打我电话。那先挂了,手机真要没电了。”韩觉把地址告诉对方之后,看看手机,发现通话通了很久。

    “哈哈,好的。”

    “对了,”韩觉突然叫住顾凡,“谢谢。”

    “谢什么?”顾凡不明白。

    “很多。”

    “切,故弄玄虚。”

    顾凡最后笑着给韩觉说了声就挂了。

    放下了电话,黑猫还在手边醒着,哈士奇却已经趴在拖鞋上睡着了,肚皮一鼓一鼓的,让人想用手指戳。

    电视已经调低了音量,此时整个家都很安静。

    而韩觉似乎还没从刚才那通电话里回过神来。

    他在回想着刚才和顾凡的所有对话,在这个全国都在感受亲情的夜晚,不禁为前身感到开心。

    韩觉认为这通电话,是给前身的新年礼物。

    只不过只能由他代收而已。

    这个世界,并不是前身所想的那样,再没有人爱他或者值得他去爱了。在这个世界,依然有人是在关心着他的。只是前身这个傻瓜,没有看到。

    不过意外的,让韩觉认识到了顾凡这个明面上温文尔雅的公子哥形象的艺人,私底下仗义又孩子气。

    在所有韩觉接受的前身的社会关系里,也就顾凡人品能看得过去。

    毫无疑问,顾凡这样的朋友是值得结交的。

    因为刚才听顾凡自己讲,他在这个魔都富人区买了一套房子……

    韩觉摸着猫,把音量调会正常,继续看起电视。

    不知道是不是暂时解决了八十万债务,韩觉的心态倒比之前好了很多。

    大概到十一点左右。

    章依曼终于出现在电视里面。(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