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第223章:谁的心碎了

时间:2018-08-22作者:关乌鸦

    翁楠希看着韩觉看很久,突然笑了。

    “我不信。你一直躲着我,不见我,是害怕什么呢?你对我一定是还有感情的,我知道,”翁楠希语速飞快,像是要最后握住什么。她紧紧盯着韩觉的眼睛,想看到她希望的东西,“要不然你也不会留在这里,对吧?”

    然而她却什么也没在韩觉的眼睛里看到。爱慕?*?报复?……统统没有。

    韩觉皱了皱眉头,摘下帽子,理一把额前头发,又把帽子戴回,以似乎晃眼睛的眼神注视着翁楠希:

    “我说,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我留在这里只不过是因为我想看看你还能说出什么话而已,我真的想走是谁都拉不住的,你也不要太自以为是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取决于我,并非于你。现在我就把话说清楚吧,我们以后什么关系也不会有,把彼此当作路人吧,你也不要再试着联系我了。”

    翁楠希看着韩觉,有点难以置信。一个爱她爱到要死的人,怎么能有这么大的转变?

    她许久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翁楠希闭上眼睛,颤抖地呼出一口气:“我们为什么会这样呢?”

    “去问老天吧,说不定还能逗他发笑。”

    韩觉摇摇头,站了起来。

    “我们就此别过,再也不见了。”

    说完,不等翁楠希回复些什么。韩觉便戴上了墨镜,推开门,走出了咖啡馆。

    韩觉站在一门之外,对着空气中的寒冷,表情仿佛从一个午觉中醒来,畅快地伸了个懒腰,长长地哈了一口气。然后抖抖肩膀,像卸下了什么似的,脚步轻快地往远方走去。

    门口上清脆的铃铛声回荡在安静的咖啡馆里,似乎在提醒这一次谈话的结束。

    韩觉深吸一口冷气,沁人心脾。

    他缩着肩膀,走在阳光里,每一步都觉得比上一步轻松了一些。

    不知怎么的,他在餐厅里收到卡片、玫瑰和蛋糕的时候,当着傻妞的面,心里一阵慌张。他下意识地不想让傻妞知道他和翁楠希的事情。不过现在总算是解决掉前身的历史遗留问题了。

    “哪怕没有办法一定有说法~就算没有鸽子一定有乌鸦~昨天比明天要更好没错啦~是明天要更好是我唱错啦~”韩觉哼着小曲,往前走去。走着走着,就看到了关溢在那栋建筑的下面等着。

    这是韩觉在进咖啡馆之前就给关溢发了信息告知对方的。

    韩觉走过去问:“谈的怎么样?”

    “对方不肯松口,我让他们看完今天晚上这一期《i am a sinr》之后再重新谈。”关溢说。语气一如既往地让人安心。

    在韩觉去和章依曼吃饭的时候,关溢则去帮韩觉谈代言去了。不过好像谈得并不顺利。对方想要压价,但是关溢也不慌,时间越拖,对他们越有利,今天晚上过后人一定会更多,这样关溢他们才能待价而沽。

    关溢虽然不清楚韩觉的上限在哪里,但是下限是知道的。这就是拥有一个实力和外表兼具艺人的好处了。在没有关系,没有人脉的情况下,手下艺人实力过硬,他这个做经纪人的跑业务的时候底气才会足。

    “你这个英文说得不错了啊,你以前都说不标准的。”韩觉对于关溢能标准说出《i am a sinr》表示惊讶。

    关溢在工作之余,总是捧着一本英语书自学,这个学习劲头让韩觉很难为情,不过韩觉心想他是创作型工作者,生活中的一点一滴将来都可能是素材,所以没必要比较的。于是,韩觉就心安理得地看起动画片来哈哈大笑了。笑声吵得关溢没法好好学习,很讨厌。

    “还算有进步吧,毕竟一直有在学习。”关溢学着当地美利坚人的习惯,耸了耸肩。

    “那唱歌肯定有进步了吧。”韩觉转头问道。

    “……”关溢平静的脸上顿时如临大敌,就连脚步都加快了一点,“反正那个账号是工作室的,要不就让小周来唱吧,他好歹是个练习生。”

    “对喔!”韩觉突然眼睛一瞪。

    关溢在边上悄悄松了一口气。

    “小周说你录歌的时候要记得叫他,我差点把他给忘了!”韩觉说完就要给小周打电话。

    关溢一个踉跄,竟然是想起这个事情。关溢说:“别别别,千万别叫他……我录歌的时候如果有人观看,那我会发挥失常的。”

    “专业。”韩觉竖起大拇指。

    关溢面无表情,继续往前走着。

    “对了,你刚吃完饭去干嘛了?”关溢好奇道。

    韩觉沉吟了一会儿,说:“翁楠希。”

    关溢点点头,看了看韩觉的表情,没有多问。关于翁楠希,韩觉给关溢寥寥几句提过,说他们曾经是情侣,但已经很久不是了。

    什么叫多余?夏天的棉袄,冬天的蒲扇,还有等我心冷后你的殷勤。

    两个人安静地站在街口,晒着太阳,等小周开车来接。他们两个人在异国打拼事业,守望相助,互相信任,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但此时的他们,是对彼此满意的。

    关溢突然说:“刚才看微特的时候,看到一个有意思的东西。你看看。”

    然后关溢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划拉几下,递给了韩觉。

    韩觉仔细一看,笑了。

    关溢给韩觉看的是一条微特,来自章依曼。

    :

    下面第一条热评写着:

    80245个赞。

    79046个赞。

    77781个赞。

    直到后面第十几条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建议,有送围巾啊,送游戏机啊,送玩具啊,送女装啊什么的。

    再后面一点,才有个评论写着4023个赞。

    但是这个评论的下面网友回复:、、……

    寒风里,韩觉就缩着肩膀,原地跺着脚,乐呵呵地捧着手机看得津津有味。

    ……

    咖啡馆。

    在角落里的翁遥虽然听不清楚堂姐和韩觉聊了什么,但她时刻关注着堂姐那边的动态。

    看到韩觉起身走人了之后,翁遥悄悄坐到橱窗边上的位置,朝外张望。看到韩觉的背影渐行渐远了,才一下子凑到翁楠希那桌,十分紧张堂姐他们谈得怎么样。

    然后翁遥就看到了怅然若失的堂姐。翁遥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堂姐,这次谈话的结果连猜都不用猜了,很明显了。

    翁遥心想。

    翁遥坐到了韩觉坐过的位置,看着对面依旧发呆的堂姐,屏住了呼吸,小心道:“姐,没事吧?”

    沉浸在某段回忆里的翁楠希迟钝地惊醒,像是有着延迟,慢慢地回过神来,慢慢地看向翁遥,慢慢地露出一个牵强的微笑,道:“没事。”

    翁楠希说完就继续低头看着手里的咖啡。韩觉走了之后,翁楠希就一直盯着咖啡杯出神。

    当有人一副很有事的样子,却说的时候,其实那个人就是在说。这么解释有点粗暴,温和点解释,就是对方不想将心事与人分享。至少分享的对象不是问的这个人。

    所以翁遥也不知道这时候要说点什么了。在男女感情上,堂姐这么强大的人都受挫了,她这个小菜鸟能起到什么安慰?

    翁遥趁着翁楠希发呆的时候,第一次这么肆无忌惮地打量堂姐。堂姐给她的印象从来只有强大,独立,有主见,强势……堂姐是她的偶像。但是堂姐这失魂落魄的样子,像极了她认识的同龄小姑娘,在失恋之后发呆的模样。

    翁遥突然有一种明悟:再强大的套路和公式都不是万能的。再漂亮的外貌,也有吸引不了的心。在毫无规律的感情世界里,总有些人是无法用公式去套路的。

    翁遥往前探身,柔声说:“姐,没事的……还有很多人喜欢你的,咱们不缺他这一个。”

    翁楠希下意识地摇摇头,然后发了一会儿呆,才说:“不会再有了,没了。”

    翁遥抿了抿嘴。

    接下来的时间里,翁遥一直坐在翁楠希的对面,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陪着翁楠希沉默。

    大概就五分钟左右,翁楠希突然有了动作,她把咖啡一饮而尽,皱着眉头忍着口中的苦涩。

    放下咖啡杯的时候,刚才那些所有的脆弱都已经被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那个强大的翁楠希回来了。

    翁楠希站了起来,对翁遥说:

    “走吧,这里没有必要待了。”

    翁楠希没有说明是咖啡馆没有必要待还是美利坚没有必要待,但翁遥知道堂姐说的是指美利坚。她们要回华夏了。

    翁楠希踏着高跟鞋,在碎花图案的地板上嗒嗒作响。

    翁遥心里想起堂姐送她的第一双高跟鞋。

    “姐,你很喜欢高跟鞋呀?我看你都只穿高跟鞋的。”那时候的翁遥说,“据说穿高跟鞋脚会很不舒服,姐你这么久怎么忍得了啊?”

    翁楠希只说了一句话:“站在高跟鞋上,我才能看见真正的世界。使脚不舒服的不是鞋的高度,而是*。“

    翁遥看着在堂姐身后,看着堂姐的高跟鞋在碎花中经过,感觉像踩在谁的心上,一步一步,满是碎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