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1098章路虫六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精彩小说免费!

    “你知道为什么要把你叫到这里来吗?”岳学智问。

    “不知道。”侯利民神色不变。

    “不知道?你们去打摆镇吃海鲜的时候,每次都是经过你的手吧?”岳学智说。

    “是经过我的手,怎么了?”侯利民无辜地问。

    “那个饭店老板如今就在我这里,他的每一个菜品都有价格清单,可是,你从他那里开的发票金额多了好几倍,这个怎么解释呀?”岳学智问。

    “发票是他开的,饭钱我都足额的付给他了,他说的这个是什么意思呀?”侯利民反问。

    “就是说你虚开发票,这个还不懂吗?”岳学智有些恼火。

    “不可能!每次结账的时候,他说多少我就开了多少,绝不多开。”侯利民信誓旦旦地说。

    “我们都有了人证和物证,你还敢抵赖?”岳学智没想到这个人无赖到这种地步。

    “人证物证在哪里?”侯利民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火烫的样子。

    “小王,叫那个饭店老板过来一下。”岳学智对一个工作人员说。

    不一会儿以后,那个胖老板走了进来。

    “侯处长,认识这位老板吧?”岳学智冷冷地问。

    “认识呀,他不就是打摆镇那个饭店的老板么?我们常常定点在他那里吃饭,很熟悉呢。”侯利民说。

    “认识就好,就是他说是你让他虚开发票的,他还拿来了他的菜单价格。这下你还有何话说?”岳学智问。

    “哼,岳书记,他这是诬陷,我当时把钱都给他了,现在反过来告我虚开发票,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们纪委花钱让他作假证的?是想制造冤假错案吗?”侯利民不满地喊叫了起来。

    “我没有作假证,就是你让我开发票的,你现在居然不承认?”胖老板怒斥道。

    “我没次都按发票上的金额如数给了你,是你冤枉我,我为什么要承认?”侯利民瞪着眼睛说。

    “你……你……”胖老板万没想到一个官员这么无耻,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你不承认你虚开了发票?”对于这个软硬不吃的家伙,岳学智一时间也没有办法。

    “没有的事情,我凭什么要承认?那里的价钱是有些贵,专门坑人,但我们也没有办法,那个破地方饭店少,我们在那里工作总不能每次去很远的县城去吃吧?油费都不止呢。”侯利民理直气壮地说。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们倪局长都承认了,你为此给了他不少钱,这些难道也是诬陷你的?”岳学智说。

    “岳书记,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们那个倪局长,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听说他被你们省纪委带来问话了,看来他是乱咬人,想立功减轻一点罪行的。他说我给他好处费,让他拿出证据来。没有证据,我就告他诽谤。”侯利民气愤地说。

    这个侯利民就是一个地痞无赖,那么多证据在面前他都不肯开口,岳学智有点抓瞎。纪委又不是派出所,必要时采取一些措施。可能这个侯利民也清楚这一点,才这么玩横的。

    “把他带到专门的办公室去,让他好好想想。”岳学智只好挥了挥手,让手下工作人员把侯利民带走。

    岳学智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打了一通电话,然后心情才舒畅下来,喝茶等着。

    泡的茶还没喝完一半,省公路局纪检组长孟加伟带着两名手下赶了过来。

    岳学智意味深长地说,“小孟,你们局里的侯处长在我这里,他被打摆镇的饭店老板举报,说他虚开发票,贪了很多公款。和到这里钱以后,就和你们局长倪虎勇两个人私分了。倪局长已经被我们宣布双规了,这个侯利民我就交给你,希望你能让他开口,让案件早点了结……”

    “岳书记请放心,我一定想办法让他开口的。”孟加伟拍着胸脯保证。

    随后,孟加伟把侯利民带回了公路局纪检组办公室。

    回到了公路局,侯利民松了口气,掏出一包软中华来,分给了纪检组的那三个人,边点烟边说,“奶奶的,吓死老子了,要不是咱富有战斗经验,早就被岳老头诈出来了。”

    “岳书记问了你什么?”孟加伟淡淡地问。

    “不就问我们吃海鲜多开发票的那点事情么?还有采石场截留的拆迁费。做这些事情咱是老手了,他们哪里能找得到正儿八斤的证据?没有转账凭证,打死我也不会承认的。”侯利民得意地说。

    “你别忘了,现在是我在问你。你做的那点事情我还不知道吗?”孟加伟面无表情地说。

    “哈哈哈……老孟,你太会开玩笑了!得到的那些钱你也分到了,咱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把我逮了,你能跑得了么?哈哈哈……”侯利民开怀大笑了起来。

    “什么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说得那么难听,你想找垫背的,找错人了。言归正传,侯处长,交待你的问题吧。”孟加伟一本正经地坐在了办公桌的椅子上。

    “老孟,你唱戏呢?靠!没你这么做的哦,别开玩笑了,再开,就伤兄弟感情了。”侯利民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上。

    孟加伟一拍桌子,怒喝道,“把侯处长给我绑起来!放尿不湿,坐老虎凳。”

    两个工作人员急忙把侯利民拉下来,把他的手扭到背后,用绳子绑了个结实。然后脱下他的裤子,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成人的尿不湿放进去。接着又把他按在一张木椅子上,两只脚分别绑在一条椅子腿上,椅背贴着他的身体,反绑的手也绑在椅背上,把人和椅子绑成了一体,动弹不得。

    这种审讯方式,侯利民太清楚了,就是几天几夜不让人动,拉屎拉尿都在裤裆里,不给吃不给喝。当他被绑的时候,脸色马上就变了,对着孟利伟破口大骂,“姓孟的,我日你先人,咱们一起贪,你拿的不比我少,现在你却对我用刑,你还有没有良心?”

    “哼,侯处长,我不知道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谁跟你一起贪了?我什么时候拿了钱?别血口喷人,还是老老实实交待你的问题吧。不交待,就一直绑着。”孟加伟冷冷地说。

    听到这些话,侯利民不禁瞪大了眼睛,震惊得无以复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