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1092章处置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精彩小说免费!

    闫秀玲马上打电话给省委副书记张兴阳,“张书记,我们罗厅长又安排另外的人去都和医院了……”

    “什么?……我知道了。”张书记虽然很恼怒,但不在一个下级面前大发雷霆。

    他随后打电话给罗子良,语气冷淡地说,“罗厅长,你非要把都和医院逼死才甘心吗?”

    罗子良说,“张书记言重了。我并没有逼都和医院,现在他们番然醒悟,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现在正在大力整改,并主动上交多报销的新农合资金。我只不过派辛处长去见证一下。”

    “他们主动上交?”听电话的张兴阳一时回不过神来。

    “对,是他们主动的。”罗子良肯定地说。

    张兴阳不再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又给范中铭打,“范老,怎么回事呀?那个罗子良说你们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是不是威胁您了?”

    “呵呵,张书记多心了。现在是法治社会,他能威胁我什么呀?我嘛,想了想,觉得我们都和医院的管理确实存在了一些问题,致使极个别的医生为了提成,做了一些出格的事,多报销了一些费用,我们将引以为诫,大力整改,并把多报销的资金退回去。这件事情麻烦张书记您费心了,事情就这样吧。”范中铭已经七十多岁,人情练达,既然已经决定妥协,自然不会去说罗子良的坏话。那样做,只是于事无补,画蛇添足。

    “审计厅的罗子良真的没有对你做了什么?”张兴阳再次追问。

    “真的没有,呵呵,张书记呀,这是个不错的年青人,我很佩服呢。好了,就这样吧,张书记,有时间咱们再聊,挂了哈。”范中铭说。

    张兴阳拿着电话,久久回不过神来,这是怎么回事呢?虽然想不通,但范老不肯说,他也不好追问。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他也不会再去多事了。

    审计厅会议室。罗子良正在召开党组会议。

    他严肃地说:

    “我现在提议免除企业审计处薛明金处长的职务!原因是,我安排他带人去都和医院审查该医院的账目,但他只干了一天就回来了。说是听从了谁的命令。

    “咱们审计厅,是厅长负责制。我,罗子良,是党组书记,厅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代表的是组织,是整个审计厅,我所作的工作安排,他一个处长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不执行?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人如果不处理,以后还怎么工作?

    “我的提议,你们几位领导有没有意见?如果有,请说理由。”

    虽然审计厅的党组成员只有五位,但气氛一样很沉闷,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说不出话来。尤其是闫秀玲,一脸俏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

    最后她吞吞吐吐地说,“罗厅长,让薛处长回来,是我给他打的电话。而我,是听从了省委张书记的命令。”

    罗子良说,“我知道是你给他打的电话。但他是一名处长,是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有明辨是非之心。讲得通俗点,如果你让他去杀人,他想也没想去杀了,那他就可以不受法律的制裁了吗?从这件事情看来,他这个人没有一点组织原则性,脑袋里没有对组织、对上级的敬畏之心,没有工作准则。我是他的上级领导,这一点,他很清楚。对工作安排有什么意见和看法可以向我反映,而不是听到一个似是而非的电话就临阵脱逃。如果是在军队里,他这样的人早就被一枪击毙了,还用开会在这里讨论么?”

    他的口气很严厉,道理也说得深入浅出,让人无可辩驳。

    “大家有不同的意见可以说呀,如果不说话,我就当是默认了。”罗子良接着说。

    “我同意罗厅长的提议。”党组成员、总审计师郑伦最先表态。

    “我也同意。”党组成员、副厅长汤作鹏也说。

    “我也同意。”党组成员、副厅长陈俊宏说。

    “我……同意。”闫秀玲实在说不出什么反对的理由。

    “好,就这样决定了。企业审计处处长一职,就由副处长黎泽元暂时代理,看他的表现在说。散会!”说完,罗子良第一个走出了会议室。

    其他人也悄悄地走了,只留下闫秀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

    几分钟以后,得到消息的薛明金跑了进来,绝望地说,“闫厅长,怎么会这样?我可是听从了你的命令呀,我被撤掉了处长的职位,您不能不管呀?”

    “老薛呀,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你让我清静清静,让我好好想想。”闫秀玲面无土色地说。

    一声‘老薛’,让薛明金的心沉了下去,他失魂落魄地走出了会议室。

    闫秀玲看到他落漠的背影,心里像被针刺了一下,想了想,掏出手机来,又打给省委的张兴阳,“张书记,刚才,我们罗厅长开了个党组会议,在会上免掉了薛明金处长的职位……哦,薛处长就是被派去都和医院查账的那个,是我把他叫回来的……”

    “他罗子良凭什么要这么做?”张兴阳气愤地想,这是杀鸡敬猴的节奏啊,他罗子良胆儿挺肥的。

    “罗厅长说,审计厅是厅长负责制,薛处长不听从工作安排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表现,不处理的话,将来无法开展工作。”闫秀铃汇报说。

    “好吧,我亲自找罗子良谈谈,希望他能收回成命。”张兴阳叹了口气。

    罗子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没多久,就接到了省委张兴阳的电话,这位张副书记语气平和地说,“罗厅长,听说你无故免掉了薛处长的职位,哎呀,何必小题大作呢?”

    罗子良正色地说,“张书记,我们厅企业审计处原处长薛明金同志违反了严重的错误,经厅党组一致同意,免掉了他的处长职务,相关说明,我们会提交给人事厅备案的。”

    “有问题,以教育为主,可以让他戴罪立功是不是?”张兴阳尽量缓和语气。

    “张书记,我们厅党组已经作出决定,不能朝令夕改。如果薛明金同志觉得受了委屈,他可以去省里反映,让省政府下文撤掉我们的决定。”罗子良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