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1091章套取八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精彩小说免费!

    “是呀,这个人的态度很坚决呢,他说了,就算是工作不要,他一定也要把问题追查下去。”范雪娇无奈地说。

    “这个人还真是不好对付,他还说了些什么?”范中铭问。

    “他说,可以给我们一次整改的机会,让我们把前几年报销的经费退回去。”范雪娇说。

    “答应他。”范中铭想也没想就作出了决定。

    “答应他?爸,那可是一大笔钱呀。”范雪娇有些不可置信。

    “我知道你心疼,但比医院的名声比起来,这点钱财不算什么,哎呀,顺便告诉他,我怕他了。以后我们都和医院一定本本份份地做生意……”范中铭说道。

    十几分钟以后,范雪娇又回到饭店,满脸不服气地坐在罗子良的对面,说,“你赢了。”

    “赢了?赢了什么?”罗子良笑笑。

    “按你的意思去整改。”范雪娇撇了撇嘴。

    “恭喜,恭喜你们都和医院获得新生!”罗子良举起了茶杯。

    范雪娇不理他,拿起面前的筷子,也吃了起来。

    “喂,你找了哪家媒体呀?真的假的?”范雪娇最终还是忍不住问。

    “不告诉你,这是我最后的低牌,如果全部翻了,还怎么玩?”罗子良一脸神秘。

    “你这个人就是个怪物,就算是你老婆有钱,但钱多了也不烫手嘛,你想要,我愿意给,百八十万的就到手了,皆大欢喜。非要一条道走到黑,有意思吗?”范雪娇还是不甘心。

    “我要那么多钱干嘛?”罗子良反问。

    “有钱的好处多了,可以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东西,可以全世界旅游呀,可以买豪车,买豪宅,可以尽情要享受……”范雪娇扳着手指数着。

    “一边是农民看不起病,没钱医治的人痛苦的等死,而我,拿着这些钱满世界游玩?说不定哪天会被雷劈死!这种不义之财,我是不会要的。”罗子良说。

    “你骂人不吐脏字是吧?想骂我被雷劈死是吧?”范雪娇气愤地瞪圆了眼睛。

    “不要对号入座,你既然敢拿,就得有被人骂而脸不红心不跳的心理素质,何必在意我说的这些话?”罗子良说。

    “你真的不贪,一分钱不贪?”范雪娇好奇地问。

    “不贪。我妈从小就跟我说,不是自己的,不能拿。”罗子良郑重地说。

    “咯咯咯……你还真是个乖孩子。”范雪娇第一次真心地笑了起来。

    “你呢,你是个乖孩子吗?”罗子良认真地问。

    “我……”范雪娇一时语塞。

    “你爸让你答应我的提议,你准备不折不扣地执行吗?”罗子良又问。

    “如果我不执行,我会放过我吗?”范雪娇反问。

    “不会。”罗子良说。

    “那就是了。”范雪娇间接地回答了问题。

    “很多。”罗子良很欣慰,说道,“像你和我这样的人,生活方面已经达到了小康水平,不必为一日三餐去担忧,不用奔波劳碌,能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不是更好吗?”

    “我可没有你那种高尚的追求。”范雪娇撇着嘴说。

    “你是一名海归呀,难道美帝就没有教你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吗?”罗子良笑道。

    “哼,大学生活,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有几个不是混的呀?咳,不说了,来,咱们喝酒,喂,那个老板,给我们拿一瓶红酒……”范雪娇说。

    ……

    审计厅办公楼。副厅长闫秀玲这两天心情很好,喜笑颜开。

    因为省委张副书记直接给她打电话,让她把罗厅长安排去都和医院审计的人叫了回来。说明什么呢?说明省委领导已经对罗厅长已经不满了。罗厅长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失去了上级的信任。这对她来说,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越想越飘飘然了起来。

    其他两位副厅长汤作鹏和陈俊宏看到闫秀玲的时候,都热情地打招呼。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很多事情尽在不言中,可以用眼神来交流。

    闫秀玲显得也很亲和,没事做的时候,常常到各个处室去走走,说几句贴心的话。整幢办公楼,时不时都能听到她悦耳和畅快的笑声……

    一大早上,秘书孟恩龙来跟罗子良说,“罗厅长,下面办公室里有不少疯言疯语呢。”

    罗子良问,“都说什么了?”

    孟恩龙说,“都说您在这里干的时间不长了。”

    “嘴长在别人的身上,想说什么让他们去说吧。我的工作问题,得省委组织部决定,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的说法不听也罢,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罗子良淡淡地说。

    “知道了。”孟恩龙说。

    “对了,你打电话把行政事业审计处的辛处长给我叫过来。”罗子良吩咐道。

    “好的,罗厅长。”孟恩龙领命出去了。

    不一会儿以后,一个四十来岁戴着眼镜的瘦子男子走了进来,恭敬地问,“罗厅长,您找我?”

    “辛处长,现在手头有事情吗?”罗子良问。

    “暂时没有。”辛光才说。

    “都和医院的事情你知道吧?”罗子良又问。

    “知道,原来是薛处长他们去审计的,现在听说回来了,不审了。”辛光才老实地说。

    “不是不审了,而是他不听我的安排,私自跑回来了。我想让你去接手这一摊子事,你愿意听我的吗?”罗子良直截了当地说。

    “厅长的话就是命令,哪能不听呢?我现在就带人过去。”辛光才很干脆。

    “嗯,还不错。”罗子良点了点头,“都和医院已经同意重新核算各项费用。到时他们的财务会把多领的费用退还给新农合基金管理中心,你去审计一下,见证一下,并把最终的结果向我汇报。”

    “好的,罗厅长,我一定完成任务。”辛光才答应道。

    企业审计处的薛明金听到辛光才带着人又去都和医院的时候,大吃一惊,马上跑到闫秀玲的办公室,惶急地说,“闫厅长,罗厅长又安排辛处长他们去都和医院了……”

    “啊?真的?”

    闫秀玲也愣住了,这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说明罗子良的地位不受影响,而她,成了跳梁小丑,太心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