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1090章套取七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精彩小说免费!

    请吃一餐饭对于范雪娇这种人来说,像买根雪糕似的,再说,她也对这个年青的厅长很好奇,当下马上就说,“我一直没有机会请罗厅长您吃饭呢,正好,现在你们的审计结束了,我们正好去喝一杯。”

    不久以后,两人来到一家中型饭馆坐下。服务员上了茶,点了菜。

    罗子良抿了一口茶,才说到,“范主任,刚才在你们医院的时候,你说审计结束了。这话我不明白,我这个厅长还没说结束呢,你倒是说结束了。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还没结束,您还要查呀?”范雪娇很惊呀。

    “我曾经跟你说过,我一定要查出个所以然来。你看我像那种满嘴放空炮的人吗?当然了,我也不是随意栽赃,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一点,请放心。”罗子良说。

    “罗厅长,说实话,我不得不为你的执著精神感到敬佩,不过,薛处长他们不是都走了?您拿什么查呀?”范雪娇笑了。

    “都走了没关系,不是还有我吗?再说了,我还有一个秘书呢,他绝对会听我的。”罗子良平静地说。

    “啊……”范雪娇笑容僵在了脸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工作,为了我肩上的责任。”罗子良说。

    “你就不怕这个厅长位子被撸?”范雪娇很惊呀。

    “不怕。无官一身轻嘛。也许你觉得我是在讲笑话,其实不是,真的。我嘛,运气好,讨到了个有钱的老婆。她有多少钱我也不知道,不过,吃穿是不愁的。所以,就算没有这份工作,我一样过得很好,不至于流落街头。”罗子良缓缓地说。

    范雪娇听着听着,忽然觉得脚底有一股寒气冒了上来,她终于体会到了‘赤脚的不怕穿鞋的’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就算你把这些钱追回来,你也得不到一分,我就不明白,你这是何苦?”范雪娇很不理解。

    “我说过,我工作的时候,代表的是政府,你把我的钱盗走了,我能不追赃么?”罗子良说。

    “我还是很好奇,你拿什么追?你难道还有不为人知的背景?”范雪娇忍不住问。

    “有,谁没有个三亲六戚呀?叫化子还有几个穷朋友呢。”罗子良说。

    “能透露一下吗?”范雪娇满脸含笑,她可是把他的简历查了个遍,这个人以前在省城,就是个默默无闻的小秘书,到现在了,还要打脸充胖子么?

    “我的后台是苍北省的广大人民群众!”罗子良一个字一个字缓慢地说。

    “咯咯咯……您太有意思了,就像说书的一样。”范雪娇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

    罗子良也不以为忤,拿出一支烟来,慢慢地吸着,等她笑完了,才接着说,“我跟你说这些,只是为你可惜。”

    “可惜什么?”范雪娇忍住笑问,太搞笑了,面前这个人自身都难保了,还口口声声忧国忧民呢。

    “民营医院,确实是一个民生企业,能造福于民。但是也要遵守规矩,不能乱作非为。凭你的能力,可以让它走上合理的轨道,合法合理地挣钱,可惜,你却把它带入一个万劫不复的境地,难道不可惜?”罗子良说。

    “我就想知道,你的广大人民群众这个后台能有什么用处?”范雪娇撇了撇嘴。

    “这些年,你们都和医院套取了上亿的新农合资金,这些事情,只是小范围的人知道。你试想一下,如果人人皆知,这是什么后果?”罗子良反问。

    “什么意思呀?你是要捅出去呀?你别忘了,你是一名政府官员,省委省政府绝对不会让你这么做的!”范雪娇明白了罗子良的意思。

    “我没有做什么呀,我在这时只是提醒你,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也不希望都和医院被停业整顿。”罗子良真诚地说道。

    “你是打算向媒体电视台报料,对不对?这是你亲口对我说的。”范雪娇脸色变了。

    “我是亲口向你说的,但出了这个饭店,别人问起,我什么也不知道,也不会承认说过这样的话,做过这样的事情。用你的话来说,你没有任何证据,你可以向省领导去说去。”罗子良说。

    “你……你一个高级官员,一个厅长,怎么能出尔反尔,去做这种不光彩的事情?”范雪娇瞪大了眼睛。

    “地方政府捂着事情就是光彩,报道出来就是不光彩,你这逻辑还挺新鲜的。不管我是什么级别的官员,我不会成为地方保护主义者,在一此问题上,更不可能成为别人的帮凶。”罗子良正色地说。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范雪娇问。

    “我想让你悬涯勒马,我给你一次整改的机会。”罗子良说。

    “怎么整改,您说。”范雪娇问。

    “出公告,对你的医生进行约束,绝不能再搞‘过度医疗’。另外,让人核算一下,把多报销的新农合基金退回去。”罗子良说。

    “不可能!我最多让他们注意一点,让我把以前的钱退出来,不可能!”范雪娇摇了摇头。

    “好了,既然咱俩的意见有分歧,这件事情就不谈了。正好,菜上齐了,咱们吃饭吧。”罗子良说。

    “你还想吃呀?我不请你了,你自己叫菜吧。”范雪娇气道。

    “据我所知,你还留过洋,就这么一点胸襟?大不了,咱们aa制。”罗子良笑了笑。

    “哼,你还是自己吃吧,我没有味口!”范雪娇拿着自己的坤包,气冲冲地走了。

    范雪娇刚出饭店,就迫不及待地给范中铭打电话,“爸,那个罗厅长跟我说了,他打算请媒体报道我们医院的事情,这件事情怎么办呀?”

    接电话的范中铭也大吃一惊,“他说请哪家媒体了吗?据我了解,我们省里的媒体不敢这么做的。就算采访了,也不会允许报道出来。”

    “不知道。但我看他那个信心满满的样子,肯定极有可能是中央一级的。”范雪娇回答道。

    “他还真敢做呀……”范中铭头疼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