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1083章服气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精彩小说免费!

    汪绍刚回到家,他爸汪寿泉就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他松口了吗?”

    汪绍刚摇了摇头,落漠地坐在了沙发上。

    “哎呀,看来我得拉下脸去找温省长了,看来,又得大出血一次。”汪寿泉说完转身向书房走去。

    “爸——”汪绍刚叫道。

    “怎么了?”汪寿泉转身狐疑地问。

    “罗厅长跟我说了一件事情,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汪绍刚欲言又止。

    “他说了什么事?”汪寿泉很好奇。

    “他说……他说我们家是温家用来打击他的一枚棋子,他要是不重新审计城投公司的帐目,您的处境更危险……”汪绍刚说。

    “他真是这么说的?”汪寿泉摸着下巴走了回来,又坐在了沙发上。

    “对,他就是这么说的。他还说,让您主动去纪检委交待问题,说也许还能保持退休待遇,如果捂着,后果不堪设想。”汪绍刚一五一十地说。

    “温省长儿子被判刑的事情我是知道的,那段时间我还去看过温老爷子,亲耳听到他骂过这个罗子良。看来,他说的是真的了。”汪寿泉在官场上混了一辈子,很清楚各种阴谋阳谋。

    “那意思是说,调罗厅长到省城来,就是准备报仇的了?”汪绍刚一直在部队里,对官场上的事情不甚了解。

    “这种级别的官员调动,我猜不出来,但我想,温家也应该起到一点作用吧。”汪寿泉说。

    “那就奇怪了。”汪绍刚自言自语。

    “奇怪什么?”汪寿泉问。

    “温鹏飞坐牢了,那温省长怎么没有受到牵连?”汪绍刚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如果被审查,自己会不会被撤职的问题。

    “温老爷子还活着呢,还是有很强的影响力的。……你的担忧不是多余的,所以我才一心想保住不出事,安然退休,没想到,还是躲不掉。”汪寿泉叹了口气。

    正在这时,汪寿泉的电话响了!

    他拿起来一看,发现居然是温副省长打来的,急忙向儿子嘘了一声,然后满脸笑容恭敬地对着手机说,“温省长,您有何吩咐?”

    那话那头的温锋缓缓地说,“涛泉呀,审计厅核查城投公司的账目怎么样了?”

    汪涛泉汇报说,“查完了,明天就进行交接。”

    “那有没有什么问题呀?”温锋亲切地问。

    “所有的问题都被翻出来了……温省长,您得救救我呀……”汪寿泉对着手机痛哭流涕。

    “哎呀,这个罗子良,太莽撞了,怎么是一根筋,不知道低头呢?你已经退休了,他还要搞无情打击,还要搞秋后算账,难道就没考虑到你为工作辛苦了一辈子的事情吗?”温锋同情地说。

    “温省长明鉴,我工作这么多年,没有功劳有苦劳,再说,很多都是工作上的失误,不是我的主观造成的,得区别对待呀。”汪寿泉辩解道。

    “哎,事情已经查出来了,那你就主动交待吧,该退的退,该补的补,到时候我会尽量为你说好话的。”温锋说。

    “谢谢温省长!谢谢温省长!”汪寿泉弯腰陪笑。

    “等过了一些时间,咱们再聚一聚。”温锋说。

    “好的,一定,一定!”汪寿泉急忙附和。

    “看来,温省长对我们家还真不错。”汪绍刚忍不住说。

    “胡扯!”汪寿泉收敛住笑脸,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

    “怎么了,他不是说要为您说好话么?”汪绍刚不明所以。

    “罗厅长那才是大智大慧的人物呀,年纪轻轻就有这般见地,了不起!了不起呀。你要是能及得上他十分之一,我也就放心了。”汪寿泉不由感叹道。

    “怎么好好的又说起他了?”汪绍刚问。

    “我和温家交往了这么多年,都看不透这一点,还真是让罗厅长说对了。我们就是温家准备利用的一颗棋子,随时舍弃,随时让我们当炮灰,温锋,还真是冷酷无情呀。”汪寿泉摇头悲叹。

    “爸,我还是听不懂。温省长不是说要帮助你的吗?怎么又变成害您了?”汪绍刚越发茫然。

    “小刚呀,在官场上,你还得多历练才行呀。敌人和朋友,只在一线之间,你要擦亮眼睛呀。经过罗厅长这么一说,我才联想到了很多事情来。自从罗厅长上任以后,温省长就经常打电话问我审计厅审计城投公司的事情。作为一个副省长,他为什么要关心这件事情呢?后来,我听说了罗厅长决定要重新审计城投公司,就向温省长说了。他为此很积极呀,亲自找人去当说客,还帮我出了很多建议……”汪寿泉回忆说。

    “这不是挺好的吗?”汪绍刚又问。

    “挺好?我们汪家和他们温家非亲非故,这么多年的交往都是利益交换,他现在为什么这么积极?我所在的公司出问题,他作为一名副省长,按道理就应该避让才对。事出反常,只有一个解释,那就真如罗厅长所说的那样,先把罗厅长装进我的事情当中来,然后一起焚烧!”汪寿泉后怕地说。

    “那刚才温省长说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汪绍刚是个粗线条的人,不愿意动脑。

    “因为罗厅长不上当,不进入他的陷阱,所以,我们又变成了一条船上的人,他当然愿意帮忙了。”汪寿泉解释道。

    “我明白了。在温省长的眼里,我们还有利用的价值是吧?”汪绍刚说。

    “对,就是这个意思。”汪寿泉说。

    “爸,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汪绍刚问。

    “除了这套房子,其他的房子马上委托人卖掉,把我这些年拿到的各种回扣和好处费上交组织,我明天就上纪委自首,只要我不被坐牢,就能保住你的位置。”汪寿泉下定决心说。

    “爸,我知道了。”汪绍刚答应着,想了想又问,“爸,如果您能度过这一劫,以后温省长让我们家帮他对付罗厅长怎么办?”

    “你肩膀上放的是猪脑袋吗?虽然我们汪家倒霉是因罗厅长而起,但人家做事情堂堂正正,光明正大,这个人,我服气。”汪寿泉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