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1082章解释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精彩小说免费!

    重新做好的审计报告上的结尾处,用一二三条列明了城投公司存在的各种问题。

    罗子良在这份报告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让秘书拿着这份报告和企业审计处长薛明金做的那一份一起给分管企业处的副厅长闫秀玲送了过去。

    闫秀玲看到罗子良签过字的那份报告,大惊失色,急忙又给汪寿泉打电话,“汪总呀,你那边是怎么回事呀?怎么没有把郑伦搞定呢?”

    “闫厅长,怎么了?”汪寿泉不明所以。

    “郑伦重新审计的报告上,标注了你们公司目前存在的所有问题……”闫秀玲头疼地说。

    “不……不可能!”汪寿泉肯定地说。

    “什么叫不可能?报告现在就在我手上,上面也有了罗厅长的签字,不久你们公司就会收到一份副本,到时你自己好好看吧。”闫秀玲没好气地说。

    “真的?……哎呀,这是怎么回事?那个郑伦,敢出卖我?这下怎么办呀这……”汪寿泉懵圈了。

    闫秀玲不现管他,挂了电话,现在她得自扫门前雪了。

    她来到厅长办公室,向罗子良认错,“罗厅长,是我工作麻痹大意,没有进行认真审核,就轻信了薛处长的审计报告,对这件事情,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愿意接受组织上的处分……”

    罗子良抬起头来,平静地说,“工作一时出差错,在所难免,但如果经常出问题,那就是性质问题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

    “是,罗厅长教训得好,我以后一定以此为诫,严格把关。”闫秀玲肃然地说。

    由于罗子良的宽容,审计厅的领导层出现了团结一致的大好局面。下面的工作人员也不再提心吊胆,安心地开展各项工作。

    傍晚下班后,罗子良刚走出办公楼,街道转角处毫无征兆地冒出一个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个人就是汪寿泉的儿子、夏雨婷的老公汪绍刚。他面无表情,一脸严肃地盯着罗子良,也没有说话。

    罗子良笑道,“汪绍刚,你是想打劫,还是想绑架呀?”

    汪绍刚低沉地说,“我只是不甘心,忍不住跑来问一下原因。”

    “想要理由,是吧?行呀,时间不早了,我请你喝酒吧。你是夏老师的丈夫,我得请你喝顿酒,走吧。”罗子良带头往前走。

    汪绍刚想了想,就跟我上去。

    走了几分钟,两人来到一家小饭店,选择了一张小桌子坐下。

    汪绍刚讥讽地说,“你就请我在这种地方喝酒?”

    罗子良平静地说,“这个地方有什么不好?是劣质酒喝不下去,还是普通的菜品让你没有味口?我是个穷人,得养老婆,还得准备奶粉钱,自然比不上你们这些富二代阔绰。如果你觉得在这里吃饭掉价,你可以走,我不拦你。”

    “哼,我就看你装吧。”汪绍刚哼了一声,也坐了下来。

    罗子良也不理他,直接点了几个炒菜,要有两瓶啤酒,然后把菜单交给了服务员。

    在等上菜的时候,罗子良分了一支烟给汪绍刚。汪绍刚愣了一下才接了。

    一会儿以后,菜上来了,开始喝酒,一人负责一瓶。

    喝了几口酒以后,罗子良才问,“你知道我和温家的恩怨吗?”

    汪绍刚闷声闷气地说,“知道一点,雨婷跟我提起过。我和温鹏飞还很熟悉呢。”

    罗子良又问,“你们汪家比得过温家吗?”

    汪绍刚老实地说,“比不过。”

    罗子良说,“既然如此,你就不应该来找我。不管是吓唬我,还是要胁我?都不管用。我做事情,有我的原则,有我的立场,不因人而异,死不回头。夏雨婷是我的老师,对我有教导之恩。她是个善良的好人,我真心希望你能好好待她,但如果因为我,你想对她做什么,我只能表示遗憾。”

    汪绍刚脸色僵了一下,纠结地说,“我没想把你怎么样,我只是觉得,这样做对我汪家不公。”

    罗子良苦笑道,“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坚持,你老爸就能平安着陆是吗?”

    汪绍刚也不隐瞒自己想法,“一个政府高官,犯点经济问题,都是小儿科了。或句话说,满大街都是。你能查得完吗?”

    罗子良说,“我没有查呀,我只不过是做好我的本职工作罢了。你们汪家要是有本事,可以让城投公司纪检组帮你们瞒着,可以找省纪检委疏通,办法多着呢。”

    汪绍刚说,“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审计厅的报告一出,知道的人就多了,堵得过来吗?”

    罗子良点头,“是堵不住。现在的形势不同以往了,谁也不敢以身试法。就算是我们审计厅不做这个报告,你们汪家这次也是在劫难逃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汪绍刚问。

    “我跟你说过,温家人一直盯着我呢,知道我们审计厅正在审计你爸公司的财务,如果我包庇了你父亲,你家的结局可能更严重,更惨。”罗子良叹了口气。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汪绍刚皱眉问。

    “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如果你是温家人,你怎么做?你肯定不惜余力地追查汪家的法律责任,然后就可以把我拉下马喽。从这一点讲,你们汪家,早就被温家当成了一枚棋子,用来打击我的棋子。”罗子良开门见山地说。

    “你说的是真的假的?”汪绍刚彻底被震住了。

    “是不是真的自己想。我劝你呀,回家的时候,跟你爸好好谈谈,让他主动交待自己的问题,说不定还能保留退休待遇呢。如果总想捂着,后果难以预料。”罗子良真诚地说。

    跟汪绍刚解释了这么多,罗子良还是忍不住从夏雨婷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希望汪家能够体会到他的苦心吧。

    汪绍刚苦笑着拿起酒瓶,说,“喝酒!”

    罗子良和他碰了下瓶子,各自仰脖子喝了。

    汪绍刚率先喝完,擦了擦嘴,翁声翁气地说,“有机会我请你喝。”说完,站起来自顾自地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