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1074章喜宴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精彩小说免费!

    “可以考虑,给你三天时候想吧。”罗子良也知道孟恩龙要去问吴海霞,毕竟人家快要结婚了,总得商量一下。

    但是第二天早上,孟恩龙就说,“罗市长,我愿意跟您去省城。”

    “好。”罗子良只说了一个字。

    去了省城,孟恩龙虽然还只是一个副科级的秘书,但工作环境就不同了。得到好处的还是他的女朋友吴海霞,很有可能也会调到省城去工作,就像当初因为他而从唐平县调到市里来一样。这么一点小小的自私的想法当然无可厚非,罗子良也清楚。

    就像很多人的想法一样,宁要大城市的一张床,不要小城市的一套房。大城市的平台和视野要宽了很多。

    至于这一次职务调动的原因,罗子良自己也并不清楚,只是服从组织上的安排而已。

    就在这两天,罗子良却接到了夏雨婷结婚的请柬。

    夏雨婷是罗子良高中的美女老师,关系一直不错。罗子良在老家唐平县工作的时候,又和她多有接触,可说是良师加益友。现在她结婚,罗子良于情于理都得去。

    夏雨婷是公职人员,朋友大多都是有工作的。所以,她结婚的日子就订在这个周末。

    罗子良带着大肚子的窦文娟头一天晚上回了一趟朵罗镇老家,第二天中午才一起到唐平县城参加婚宴的。

    新郎叫汪绍刚,是唐平县武装部副部长,一个刚从部队转业来的军官。夏雨婷和他谈了几个月的恋爱就宣布结婚,除了年龄大一点有些着急外,说明汪绍刚这个人各方面还是很不错的。

    最主要的是,汪绍刚还有一个实力很强大的老爹,叫汪寿泉。汪寿泉是省城西州市城投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西州市城投集团是国有大型企业,负责省城的基础设施建设。作为该公司的董事长,有权,有钱,有势。

    因为夏雨婷和汪绍刚都在唐平县工作,所以婚宴就安排在唐平县城。汪绍刚的父母,亲戚朋友,和七大姑八大姨就从省城赶来,豪车排满了整条街道……

    值得一提的是,副省长温锋和其妹温虹都来了。

    在安排席位的时候,罗子良夫妇,唐平县委书记郑凯强,县长钱玉英陪汪绍刚的父母,温副省长,和温副省长的妹妹温虹。

    罗子良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温副省长兄妹,如果早知道,他一定跟夏雨婷交待一下,至少不要在一桌子上吃饭呀,这不是眼对眼,鼻子对鼻子么?温家大公子温鹏飞如今还在监狱里呢,罗子良现在和温家面对面就有些尴尬了,当然,工作上遇到是另外一回事。

    这个担心不是多余的,温虹在看到罗子良那时起,眼睛里一直带着种轻蔑的成份。而窦文娟也用一种敌对的态度看着温虹,有些针锋相对的意味。

    温副省长在官场上浸淫很多年,表面功夫做得很好,没有显示出什么不悦之情,笑眯眯地和罗子良握手,寒喧。

    当汪寿泉得知罗子良是夏雨婷的学生时,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哎呀呀,罗市长,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得多走动走动才行……”

    罗子良还没说话,温副省长就笑道,“汪总还不知道吧?过了几天,罗市长就变成罗厅长了。”

    这话一出,桌子上所有的人都感到很意外,甚至可以说很震惊,就连窦文娟都白了自己的丈夫一眼,心想,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没有听到你说起过?

    “哦,温省长,罗市长要调到哪个部门去了?”汪寿泉很感兴趣。

    “审计厅。”温副省长说。

    “恭喜罗市长!”

    “恭喜罗市长!”

    郑凯强和钱玉英急忙都向罗子良道喜。虽然温副省长没有说明罗子良去担任审计厅长,但罗子良是正厅级干部,在福台市的名声又是如日中天,忽然调到审计厅去,肯定是一把手了。

    罗子良还是那句老话,“呵呵,没有什么可恭喜的,工资一分也没有增加。”

    “那可不一样,以后下来那就是省领导了。”钱玉英笑道,她庆幸的是,和罗子良的关系变得融洽了。

    “哎呀呀,好好好,果然是年轻有为,年轻有为。”汪寿泉喜笑颜开。

    温虹听到罗子良又升官了,心里咯噔了一下,用嫉妒的眼光扫了他一眼。

    然而,温副省长却很高兴,看样子是由衷的高兴,眼睛里都是笑意,“是应该恭喜汪总,认了这么一位前途远大的亲戚,以后的好处自然少不了。”

    “对对对,借温省长的吉言,今天真是双喜临门,我儿汪绍刚和夏雨婷女士的结婚大喜,罗市长又是升官之喜,来来来,大家喝酒,尽兴而归。”汪寿泉兴奋得红光满面。

    一餐饭大家吃得尽欢而散。

    在回市里的车上,窦文娟埋怨道,“要调去省城了,也不跟我说一下,不把我当回事是不是?”

    罗子良一边开车,一边说,“文件还没有下,事情还没定论,再说,你知道得早一点,晚一点,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了,你这是不尊重我,我总得准备准备吧,到时候匆匆忙忙的,让人多急了。”窦文娟说。

    “不用准备,我想呀,你现在不宜多走动,就暂时留在市里吧。现在去省城,还要找房子,买家具,很多事情,太麻烦了。等生完孩子你再去省城吧。”罗子良说。

    “生完孩子那更麻烦,现在还好一点。我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已经在省城买好了房子,什么东西都准备齐了……”窦文娟神秘地说。

    “啊?”罗子良一怔,问道,“你会算命吗?怎么知道我会调到省城去?”

    窦文娟嘻嘻一笑,“自从上次听你说在福台市工作不会太久的时候,我就去买了。”

    罗子良很无语,“你是瞎猫碰到死老鼠了,你就不怕我贪污受贿被审查,或者调到其他地级市去任职么?”

    “不会!你不可能贪污受贿,这一点我很清楚。也不会调到其他兄弟市去任职,因为你太年轻,让你去担任某个市委书记,作一把手,和那些市长们的年龄太悬殊,有些不妥当。唯一的只能,就是去省直部门任职了。”窦文娟分析说。

    “好像你是省委组织部长似的。”罗子良苦笑地摇了摇头。

    “我虽然不是省委组织部长,但将心比心地看问题嘛。一个地级市,领导数量多,副厅级以上干部得有二十几个,你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去领导他们,在他们的心里,或者或少有些不适应,肯定有抵触情绪,不管你的能力有多大,本事有多强,这是人性。省委的领导不会不考虑这一点。但在省直部门就简单一些了,领导职数少,你可以随意发号司令。”窦文娟接着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