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1070章盗劫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精彩小说免费!

    抓到了魏海龙,福台市特警支队的人就全部撤了。然后是省军区的连队。

    这些人员全部走出省公安厅大院的时候,整幢大楼像炸了锅似的,所有的工作人员跑出办公室,在院子里、走廊上,三人一群,五人一堆,都在说着今天的这个特大新闻:

    “真的是鲁婉婷来抓的人,她居然把高她两个级别的魏总队长抓走了!福台市公安局太牛了!”

    “哼,你也不想想,福台市是谁在当市长?”

    “哦?那个罗市长来了吗?有人看到没有?”

    “我看到了,他是最后一个进的省厅。后来,就跟着他们市的特警队员一起出去了。”

    “问题是,还有省军区的部队,这件事情背后还有更大的领导在指挥吗?”

    “鲁婉婷是从军队出来的嘛,可能是她叫战友来帮场子的。”

    “可能吧,但这么做,我们苏厅长的面子往哪里搁呀?”

    “我估计呀,我们苏厅长肯定知道这件事情,也许是他批准这么做的呢,否则,没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苍北省公安厅的厅长苏志高,现在确实是知道了,因为办公室里的人员给他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时候他气得胡子直抖,满脸愤怒!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有人事先跟他打招呼,把公安厅当成一个娱乐场所似的,想抓人就抓人。如果不予追究指使人的责任,他作为单位一把手,以后还有何威信可言?

    “到底是谁带队进来抓人的?”苏厅长压抑住怒火问。

    “鲁婉婷带来的人,好像……好像还看到了她们的罗市长……”办公室里一个工作人员谨慎地汇报。

    “罗子良!对,就是他。只有他有这个胆子!”苏厅长一字一顿地说。

    “苏厅长,还在怎么办?”工作人员问。

    “还能怎么办?事情到了这地步,我得向省委庄书记说一说,让他给我主持公道。我就不信那个罗市长有三头六臂。哼!”苏厅长愤愤地说。

    苍北省公安厅长苏志高虽然没有同时担任省委政法委书记一职,也不担任副省长,但他是省长助理,享受副省级待遇,比罗子良要高。就算级别一样,但这里是省厅,一个地级市长跑上来挑战他的权威,也不是这么玩的。说得直观点,一个小乡长,带着派出所的人到县公安局抓人,公安局长能舒服么?

    ……

    福台市,高田区。那些把钱存进环宇公司的村民们,心里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虽然政府答应帮他们把钱追回来,但是大家也知道,环宇公司的运作要花费,刘老板挥霍要钱,还拿去买了毒品,所以,就算拿回来,只是一部分了,不可能把本钱拿回来了。

    作为曾经的一名业务员,沈买平的日子更加难过,那些把钱交给他的村民天天追着他屁股要钱……

    他买的车被人开走了,临时居住的家里值钱的东西也被人搬走了,就连他那件新西装,也被一个和他长得差不多的青年穿走了。

    可以说,现在他穿得都揭不开窝了,家里的父母天天唠叨,让他更烦不胜烦。

    一天晚上,他本来想上麻将馆打两圈麻将散散心,但牌友们都知道他穷得叮噹声,根本就不让他上桌,就他轰了出来。

    他走在大街上,摸了摸身上,拿出烟盒来一看,里面一根烟都没有了,气得他大骂了一句,扔在了马路中间。随后,自言自语地说,“到哪里去找钱呢?”

    但大街上干干净净,一毛钱的硬币他都看不到。

    “狗日的李俊成,可不是他,老子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沈买平口不择言地骂道。

    区政府李俊成区长为环宇公司站台,让村民对环宇公司产生了信任,因此沈买平才当上环宇公司的业务员的,现在,他把一切责任都归到了李俊成身上。

    一边骂着李区长,沈买平忽然想起,他在看到那份集资登记表的时候,李区长的黄秘书名下有六十万。只要动脑筋想一想,一个秘书不可能有那么多钱,肯定大多数是李区长的。

    “妈的,这些官员就是有钱,真是日了狗了。”沈买平愤愤地说,同时,脑子里灵光一闪,找到了一条发财的路子。

    他随后来到城效结合部的一条小巷里,盯着一幢三层楼房观察了好久。

    这幢楼子是区长李俊成家的。李俊成的父亲也是一名公务员,很早以前就在这里买了一块地盘,自己盖的房子。李俊成是家中独子,也就没有另外去买房居住。

    小巷里很安静,来往的人员很少,沈买平看了一会以后,就沿着那条二寸的排水管爬了上去。

    沈买平从小就是农村孩子,野惯了,这三层楼高不算个事,很快就翻上了楼顶,从楼顶的过道往下走,进了三楼一个房间。

    这幢楼第一层是门面,第二层是饭厅和李俊成已经退休父母住的地方,三楼是李俊成夫妻和儿子的房间。一幢楼都是自个家里的,再说父母在家里,所以房间也不用锁。沈买平才很轻松地进入三楼的房间。

    在李俊成夫妻的卧室的床头柜子里,沈买平找到了一千多块钱现金。但他对房间的那个保险柜却无计可施。恨恨地踢了保险柜几脚后,他又去了书房。

    书房里没有钱财,书架上的书都很少,但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沈买平就到处找袋子装手提电脑,他得背在背上才能沿来路下楼。

    就在他准备好一切,打算走出房间的时候,李区长在楼下的母亲听到动静跑上来观看,刚好与走出房间的沈买平遇了个正着!

    老太婆瞪大眼睛问,“你是谁?为什么偷我家东西?”

    沈买平也不答话,对着老人一推,就想跑。

    老太婆年纪虽然大了,但坚韧不拔,被推倒在地后,还抱住了沈买平的一只脚,同时大喊,“老头子,楼上有小偷,快点过来……”

    “小兔崽子,往哪里走?”

    李俊成的父亲马上老当益壮地跑上来了,三人纠缠在了一起。

    沈买平毕竟是年青人,一番博斗后,挣脱老头老太,跑上了楼顶。

    但李俊成的父亲锲而不舍,紧紧跟了上去,在楼顶上还奋勇地拉住了沈买平的衣服!

    沈买平情急之下,捡起水泥台上的一块断砖,转身就向老头的脑袋砸去……

    老头白眼一翻,摔倒在地!

    “咚”的一声,仰面朝天在水泥板上抖动着,没几下,腿一伸,不动了。

    看到打死了人,沈买平傻眼了,手里还拿着那块断砖茫然不知所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