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1059章出面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精彩小说免费!

    把环宇公司的财产全部划走,那肯定会有很多失地村民因此而破产,一无所有。娄义恢感到事态严重,急忙向罗子良进行了汇报。

    听到这件事情,罗子良也不由得愣了愣,他也没有想到下面居然会出现这种低级性的错误,但现在不是追究谁来承担责任的时候,村民的这些钱财必须想办法要回来。村民有活路,才会本本份份地生活,这才是维稳的根本之道。

    可是一打听,刘老板涉嫌贩卖几公斤的鸦片,这可是一个大案要案,按照现行法律,刘老板那是死定了,他的财产一样被全部充公。这样的严重刑事案件,一个地方官,可不好直接插手。再说,他也管不着省厅的缉毒总队。

    然而,不好管,罗子良也得硬着头皮去管,这涉及到很多村民的切身利益,容不得他退缩,容不得他有半点犹豫。

    于是,罗子良带着市公安局的鲁碗婷马上去了省城。

    鲁婉婷在省公安厅工作过,在她的指引下,罗子良和她来到了缉毒总队总队长的办公室。

    公安厅缉毒总队长叫魏海龙,三十多岁,中等身材,国字脸,浓眉大眼,一脸严肃,很有几分威势。他看到鲁碗婷进来,眉开眼笑,马上站了起来,笑道,“碗婷,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省厅了?”

    鲁婉婷说,“魏总队长,我给你介绍个人,这是我们市政府的罗市长。”

    罗子良马上客气地伸出手去,“魏队长,叫我罗子良就行,今天冒昧来访,请务见怪。”

    魏海成听到罗子良叫他魏队长,有些不悦,但也还是伸手握了握,语气平淡地说道,“罗市长年轻有为,在我们整个苍北省那可是风云人物,想不认识都难。碗婷根本就不用介绍。”

    其实,罗子良并没有丝毫贬低对方的意思,只是觉得魏总队长叫起来比较拗口,就直接叫魏队长了,没想到这个人这么在意称呼,也就改口说,“魏总队长也挺年轻呀,又是做这份特殊的工作,一般人还真做不了。”

    这么一说,魏海龙脸色好了点,就说,“罗市长说笑了,坐吧。”

    罗子良就和鲁婉婷坐在了沙发上。

    魏海龙拿一次性杯子去倒了两杯矿泉水,分别放在他们的面前说,“我这里条件有限,招待不同,请罗市长见谅。”

    罗子良笑道,“这样挺好,魏总队长不用客气。”

    魏海龙也坐下来,问道,“罗市长跑到这时来找我,不知道为了何事?”

    罗子良开门见山地说,“为了刘老板的那件案子,听说他贩了毒,你们就把他的环宇公司财产都冻结了。这个公司里面的财产,基本上都是我们市里群众的集资款……”

    魏海龙马上打断罗子良的话说,“罗市长,通过我们对刘老板的审讯结果来看,可是和你的说法不一样呀。”

    罗子良马上问,“什么结果?”

    “刘老板全部招供了,说他的绝大部分财产都是这些年他贩卖毒品赚来的。”魏海龙笑道。

    “不可能!刘老板的环宇公司才成立几天呀?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是贩卖毒品,也挣不了几个亿的。再说了,环宇公司都有账目可查的,不是他说是就是。”罗子良皱了皱眉。

    “罗市长的意思是我们搞刑讯逼供了?虽然环宇公司成立没多久,但他的钱不能排除很早就有,成立公司,只不过用来洗钱罢了,这一点,罗市长也不是不明白。”魏海龙说。

    “魏总队长,我们罗市长说的是真的,环宇公司账上的钱,都是我们福台市村民存在里面的,很多人可以作证,你也可以下去调查呀。”鲁婉婷插话说。

    “我说的也是真的呀,刘老板已经招供了,他是当事人,他承认的东西还能有假?他这件案子很大,是边防部队移交给我们办理的,我们不得不秉公执法。”魏海龙说。

    “问题是,环宇公司的几个亿的钱财都是福台市群众的,白纸黑字的很清楚,调查起来也不费劲呀。”鲁碗婷争辩道。

    “也许吧,可能会有一小部份,刘老板洗钱总得有点借口对不对?但这件事情我也无能为力,我没有那么多的闲功夫都分一分是谁家的,只要刘老板承认了,我就得没收。你们想要拿到这笔钱,得等我上交国库以后,至于钱以后怎么用,罗市长可以去找省里的领导。”魏海龙把话说死了。

    “魏总队长,你就不能通融一下吗?办案子没你那么死板的。”鲁婉婷不死心。

    “按道理来说,我应该给罗市长个面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呀,他就会成为我们公安厅的厅长了,但现在还不是,我不能听他的,我要是循私枉法,根本就不好向上面交待。”魏海龙说。

    “既然魏总队长为难,我们就不打搅了。”罗子良站了起来。

    “那就对不起罗市长呀,请多多体谅我的难处,你是为民请命,我也是依法办事,都是为了工作,分工不同罢了。”魏海龙也不挽留。

    “呵呵,魏总队长说得是,再见。”罗子良笑笑。

    “那罗市长慢走,我就不送了。”魏海龙说,然后拉了拉鲁婉婷,“碗婷,你也要回福台市了吗?会不会在省城待几天?”

    “哼,魏海龙,想不到你的架子挺大,黑白不分,太令人失望了。”鲁婉婷手一摔,去追罗子良了。

    “哎呀,连你也责怪我,我只是公事公办而已,我这不是里外不是人了么?”魏海龙叹息说。

    鲁婉婷追上罗子良后,对他说,“罗市长,我带你去苏厅长去。”

    罗子良却摇了摇头,“不找了,何必去看别人的脸色呢?”

    “不找了?难道你想去找省委的庄书记,还是白省长呀?”鲁婉婷问。

    “谁也不找了,就算是找,省领导也不会出面的,他们不想被落下个干预办案的口实。”罗子良说。

    “那怎么办?那么多村民的钱要不回来,你回去怎么向他们解释?”鲁婉婷愣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