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1049章两败俱伤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精彩小说免费!

    “别打,别打,有话好好说,好好说。”银行工作人员急忙把两人拉开。

    一分开以后,田玫才认出徐兰来,“徐兰,怎么是你,你疯了吗?”

    “田玫,疯的是你,我为什么要勾引我家老公?”徐兰怒气冲冲地责问。

    “我哪有呀?”田玫有些心虚。

    “还想狡辩,我就想不明白,外面那些多好男人你不找,非要找我老公,死缠烂打的,你是不要脸,还是犯贱呀?”徐兰问。

    “这位女士,说话要有依据,不能随意诬蔑人,诽谤他人……”银行大堂经理说。

    “我诬蔑她了吗?我诽谤她了吗?你们要看证据是吧?好,我给你们看,看看你们单位这个恬不知耻的东西的丑态是什么样子。”徐兰拿出手机放了田玫和侯处长在包间里的大战场面。

    “哇噻,场面很劲暴哦。”一个围观的市长惊吧道。

    “身材还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另一个市民咂巴着嘴,还用眼睛瞟着田玫。

    田玫脸色潮红,随后又变成白纸一张,眼神也失去了灵动。现在她的担心终于变成现实,知道她和老侯彻底落入了林素吟的圈套。但这件事情罢在面前,她是有苦说不出,根本就找不到证据去控告林素吟。

    “你别走,今天必须当着众人的面把事情说清楚,你这种没有人要的骚女人专门破坏别人的家庭,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一个交待……”徐兰死死拉着准备开溜的田玫。

    “这位女士,我们会好好处理这件事情的,请不要在这时影响我们上班了好吗?”大堂经理和颜悦耳地对徐兰说。

    “怎么处理?你们单位这个烂逼派人到我家里去示威,要让我退出,让我和我老公离婚呢,真是不要脸,加八级。”徐兰气呼呼地说。

    “厚颜无耻中的战斗机,哈哈哈……”一个市民哈哈笑道。

    “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会处理清楚的。”大堂经理苦笑道。

    “还要什么调查?明明白白的脱光了衣服,不害躁地在酒店包间里做了……”徐兰不依不饶。

    好说歹说,才把她劝住了。田玫被领导带去了问话。

    徐兰在邮政储蓄银行这边闹完,又坐车来到市审计局。

    在审计局里,徐兰并没有大吵大闹,而是自报家门,找到了局领导。在局长面前哭哭啼啼地把事情说了。

    审计局是行政单位,对工作人员要求要比银行这样的事业单位严,看到证据,马上就对侯处长进行了暂停职务,让其交待问题的决定。

    侯处长老婆徐兰的做法,就是竭力挽救婚姻,想用外力的方式,迫使老公回归家庭,毕竟两人已经有了孩子,不看僧面看佛面,再说,二婚以后,在小地方想要再个好一点的对象都难了。

    然而,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控制,就在晚上,网络上当地论坛里出现了她老公和田玫的不雅视频,还有和保险公司的业务员魏苹一起进入宾馆房间的画面……

    当然了,这个时间,侯处长和田玫已经有时间通电话了。

    田玫在电话里抱怨说,“我早就看出林素吟没安好心,要是你能惊醒一点,也不至于落入她的算计了。”

    侯处长悔恨不已地说,“没想到她这么狠,要把我置于死地呀,早知今日,把她挪用公款、贪污受贿的事情一报,她早就坐牢了。”

    田玫没好气地说,“还不是怨你,要不是你不贪那些钱,何至于惹恼她?现在,我们怎么还有脸见人?我现在在单位里已经度日如年了,听领导的意思,是让我自动离职。离了职,我还能做什么呀?”

    “别急,你先拖着,让我再想想办法。”侯处长急忙安慰她。

    “是哦,你不是有很多关系么?赶紧跟我们行领导说一声,让我转做内勤也行呀,我这么大年纪了,出去的话,再找工作就难了……”现在田玫只能寄希望于这个老同学了。

    田玫还没说完呢,电话里就响起了老同学‘哎哟’哎哟‘的痛叫声!

    原来,侯处长还在街边打电话里,一辆小车停在身边,下来几个满脸横肉的青年,对其就一顿暴打……

    “狗日的,敢搞我老婆,兄弟们,打死他!”一个青年一边咆哮一边狠打。

    “你们谁呀?谁搞你老婆了?”侯处长狼狈地左挡右格,手机落在地上还听到田玫的喊叫声呢。

    “你不就是那个畜牲老侯子吗?别说你不认识我家魏苹,妈的,你这种猪,不对,种猴子,老子要让你变成太监……”那青年手脚并用,直接踢到侯处长的大腿根。

    “救命呀!救命呀!……”侯处长撕心裂肺地大叫了起来。

    正在听动静的田玫吓得赶紧关了手机。

    公职人员闹出了不雅视频,各级领导都相当重视,市长罗子良在接到市委宣传部的汇报以后,也很生气,指示一定要严查!

    随后,市公安局网警支队查到了林素吟的头上。

    面前证据,林素吟也没有什么抵赖的地方,一五一十说地说出了前因后果。

    林素吟一招,市纪检委重新介入调查。没多久,审计局的侯处长就被双规!一连串的事情也扯了出来。

    这件案子查清楚以后,市纪检委书记柳建培亲自向罗子良进行了汇报,并自责地说,“罗市长,我们纪检工作人员涉及到其中,我有不可卸的责任呐。”

    罗子良摇了摇头,苦笑道,“我都没料到市红十字会的案子还会有这个案中案,太出乎意外了,说明什么呢?说明腐败问题无孔不入,一定不要大意,不能掉以轻心。”

    “罗市长说得对,我们的纪检工作没有做细做透,还有许多不尽责的地方,对一些案子走过场,一定予以整顿一下了。”柳建培表态说。

    “那个审计局的侯处长和红十字会的林会长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呀?”罗子良问。

    “开除党籍是少不了的了,工作问题嘛,还在讨论。”柳建培回答说。

    “好好讨论吧,这样的人,以后还能做什么呢?在单位混着日子,这和吃空晌有何区别?”罗子良叹了口气。

    “是,我们会按照规定严肃处理的。”柳建培认真地说。

    不久以后,红十字会的林素吟和审计局的侯处长都被分开了。田玫也从邮政储蓄银行辞职,不知所终。那个循私枉法不作为的监察委的冯科长也被调离了纪检系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