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1040章申诉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精彩小说免费!

    半个小时后,巴麻乡派出所的干警才赶了过来。

    出警的几个警官,是认识张大叔的。毕竟张大叔的儿子前几天才出事,调查了解的时候见过张大叔几回。现在看到张大叔又出了车祸,不由得摇头不已。都说张家时运不济,接连出事,太令人叹息了。

    在现场简单拍了照,看了看人还没有死,随后帮忙联系了救护车和家属。事发路段根本就没有监控,无法找到目击证人。派出所就把这件案子移交给了高田区的交警大队,就不管了。

    张大叔由于被撞击后,好长时间才送去医院的,引起了并发症,情况不容乐观,一时昏迷不醒。据医生说,以ct图像来看,他的脑部有一个血块,想要做开颅手术的话,费用高,而且风险也大。如果不手术,这下半辈子就成了植物人了。

    张家接连出了大事故,如今家里更是一个男人也没有了,没有了主心骨,张大叔一倒,顿时乱成了一团!

    张青华有两个姐姐,一个叫张青美,一个叫张青丽。两个姐姐已经出嫁,如今更是拖儿带女。按照农村的习惯,女人出嫁以后就不管娘家的主要事务了。但如今不管不行了。

    张家姐妹一商量,觉得父亲被撞的事情很蹊跷,说不定还跟弟弟的事情有关。但是,她们两个弱女子,能做什么呢?

    最后,决定豁出去了。两人把孩子让丈夫带着,找来孝服穿在身上,一起来到市政府,跪在了大门前!

    看门的保安大吃一惊,急忙过来吼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不能在这里挡路知不知道?……”

    于是,张家姐妹不跪在门口了,就跪在一边,就像灵堂接客的孝子一样。

    “哎呀,这里是市政府,是办公的地方,你们有冤情,可以到乡镇去告,不能越级上告懂不懂?”市政府的看门保安对这种情况已经见多了,见怪不怪。

    “我们要见市长。”大姐张青美说。

    “市政府有不少市长呢,你们要见哪个市长?”保安没好气地说。

    张家姐妹一愣,互相看了看,然后张青丽才说,“我们要见最大的市长。”

    “最大的市长?是要见罗市长吗?你们真是异想天天!我们全市几百万人口呢,如果每一个村民有冤情都来找他,他还能做其他事情么?”保安摇了摇头。

    “我们有天大的冤情,只有他才能帮我们解决。”张青丽坚持地说。

    “那好吧,你们往前走,一百米外,那里是信访局,你们有什么事情去那里说,会有人接待处理的。”看门的保安无奈地说。

    “不,我们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找罗市长。一直见到他为止。”张青美固执地说。

    “可是,你们跪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情呀,你们这么一跪,我的工作怎么做?”看门保安也很无奈,如果是个男人,他可以采取强制措施,但两个年青妇女,拉拉扯扯的不太好看。

    “我们不防碍你的事情,也不挡路,你也不要为难我们。”张青美可怜兮兮地说。

    看门保安无奈,只好打电话向后勤科说了这件事情。后勤科的一位科长就过来相劝,但还是劝不动。然后只好又汇报到办公室。

    市政府办公室一名江副主任急忙出来,看到这个样子,就说,“我可以带你们去见市长,但你们把身上的孝服脱掉,这样子不好看嘛。”

    听到能见市长了,张家姐妹也听话地把孝服脱了,装在一个袋子里,跟着江副主任进了市政府办公大楼。

    江副主任把她们带进一间办公室,就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我会转告给罗市长的。”

    “我们要见到罗市长才能说,跟你说没有用。”张青美不客气地说。

    “你们真是不可理喻,市长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吗?只要有冤情,我一样会上报,事情也会得到有效解决。”江副主任沉下脸来。

    “青丽,我们走。”张青美站起来拉着妹妹出了房间。

    江副主任张口结舌,急忙问,“你们要去哪里?”然后跟了出来。

    好在张家姐妹没有上楼,而是往外走。才让江副主任松了口气。

    他还以为这两姐妹要走了呢,没想到,两人又跑到大门边跪了下来……

    江副主任无奈,只好去向自己的顶头上司汇报了这件事情。办公室主任就向市长秘书孟恩龙打了电话。孟恩龙一汇报,得到批准,就出来亲自带着张家姐妹上楼。

    在罗子良的办公室,两姐妹又跪了下去,“罗市长,我们冤呐,您一定要为我们家作主呀……”

    罗子良急忙走出来,扶她们在沙发上坐下,然后说,“不要动不动就下跪,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罗市长呀,我弟弟死得冤呐,别人都说是他贪污了拆迁款,是畏罪自杀的,可他一个朋友说,他手里的账目是他的顶头上司,于乡长让做的,钱财都是这个于乡长拿走了,他一分都没有拿。现在,那个于乡长都把屎盆子都扣到了他的头上,他承受不了这个压力才不得已选择自杀的……”张青美流着泪把事情说了。

    被冤枉就自杀?可以告状呀,现在的人心里的承受能力还是太弱,罗子良在内心里叹了口气,然后问,“你弟弟那个朋友是谁呀?他手里有证据吗?”

    “我们也不知道,我父亲本来想在路上拦市长您的车进行告状的,只是忽然被人撞伤了,自今昏迷不醒。撞人的司机也没有找到,现在都没有钱动手术了。医生说,再不动手术,就会变成植物人,我们家真的没法活了!”张青美又抽泣了起来。

    “既然你弟弟是巴麻乡拆迁工作队的,那你弟弟的那个朋友说不定也在一起工作。这样吧,我正想下去看看呢。你们两姐妹跟我一起坐车去,我们那些人叫在一起,你们好好看看,到底是哪个。”罗子良沉吟着说。

    “谢谢市长!谢谢市长!”两姐妹激动不已,一番付出终于看到了希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