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1038章事故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精彩小说免费!

    “你干嘛要做假账,你傻呀?”郑小军说。

    “我也是被骗了,他当时说,得到的钱准备用来修一条路,没想到钱到手都被他截留了。”张青华悔恨地说。

    “你怎么不好好想一想呢?这么白痴的话你也相信?修路的费用可以申请的嘛,怎么能用拆迁补偿款呢?”郑小军还是有理论水平的,只不过因为性格的问题,遇到生人容易怯场而已。

    “你没有进过权力单位不知道,我试用期的考核,年终的评定都需要这个分管乡长签字的。在这些乡镇领导的口中,常常有一句话挂在嘴边:你要不要前途了?什么意思懂吗?就是要你会来事,懂事,会拍马屁。要和领导打成一片,想他所想,想违拗他的意志,那就是找死!年终考核只要留下一个污点,你这辈子就有可能废了。”张青华说。

    “那意思是说,他是协迫你的了?”郑小军问。

    “谁他妈的愿意这么做呀?你想呀,我们这样的人找一个工作容易吗?”张青华反问。

    “那就问题严重了,如果被人发现了,你一个刚入职的人,工作就悬了。”郑小军很为他担心。

    “谁说不是呢?听说上面要复查,于乡长慌了,就让我重新做账,把问题遮掩一下。这就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呀。”张青华很纠结。

    “也就是说,你钱得不到,这黑锅你就背定了。”郑小军恍然大悟。

    “是呀,我账一做,为于乡长挡子弹,到时候出什么纰漏,都是我一个人的问题了,他可以一推二五六,死不认账了。”张青华说。

    “那你可以不做呀。”郑小军又说。

    “你不知道里面的内幕,我已经被他拉下水了,横竖已经讨不了好。唉,我现在心情很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张青华摇了摇头。

    对工作上的问题,郑小军并不了解多少,而张青华也没有说得太明白。所以,郑小军也不知道怎么劝,怎么去建议张青华接下来怎么处理。

    这是一个插曲,接下来又去工作了,郑小军不久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然而,第二天,郑小军却发现张青华没有来!

    他侧面向其他工作人员打听,不料,都摇头不知道。他自己打电话,电话是通的,但没有人接。郑小军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却不知道这是什么。加上他只是一个临时工,只能做好自己的事情了。

    又过了一天。当郑小军刚上巴麻乡政府大院集合的时候,却看到不少工作人员在窃窃私语,气氛很不对劲。他于是又问一个工作人员,“黄哥,出什么事情了?”

    那个黄哥神秘地说,“张青华在宿舍自杀了!”

    “啊?”郑小军大惊失色,身体也因为害怕而轻轻颤抖了起来。

    “你那么害怕干什么?人又不是你杀的。”那个黄哥惊呀地说。

    “我……我认识他嘛,突然听到他就这么死了,心里难受。”郑小军哆嗦地说。

    “是呀,这么年青,就这么死了,确实可惜。”那个黄哥点了点头。

    “那个,张青华为什么会死呀?是被人杀的吗?”郑小军试探地问。

    “于乡长刚才跟派出所的人说,张青华涉嫌贪污拆迁款,畏罪自杀。”黄哥摇了摇头。

    “贪污拆迁款?畏罪自杀?”郑小军再一次愣住。

    “唉,我也没想到呀,表面这么老实的人,胆子居然这么大,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黄哥也叹气。

    “不会的,他不会贪污的,也不是畏罪自杀。”郑小军喃喃地说。

    “你怎么知道?你和他又不熟。我和他相处两年了,我都不了解他呢。真是人不可貌相呀,看走眼了。”黄哥说。

    “黄哥,你还没跟我说,他是怎么死的呢。”郑小军问。

    “吞水银自杀的。”黄哥说。

    “吞水银?他哪来的水银?”郑小军有些意外。

    “哎呀,人要是想死,办法会有的,温度计用过吧?温度计里面的东西就是水银。张青华的房间里被发现敲碎了两支温度计。”黄哥说。

    “那派出所的结论呢?”郑小军不甘心地问。

    “自杀那是肯定的了,再从账上知道他贪了几十万,这不是明显的吗?还要什么结论?”黄哥反问。

    “哦,我只不过随便说说,随便说说。”郑小军急忙掩饰。

    “唉,管他呢,贪污不被人发现,那就发财了。如果被发现,那就得承受。正所谓成则为王,败则为寇。不足为奇。”黄哥微微一笑。

    “贪污即便被人发现,但那也不至于要寻死呀。”郑小军说。

    “是这个道理,但这东西也要分人分地位。张青华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年青崽,刚贪污就被发觉,那就是吃不到羊肉惹了一身骚。从此暗无天日,度日如年,可怜可叹!如果是领导干部就不一样了,吃饱了,吐一点出来,换个地方照样当官。”黄哥说。

    死了一个人,太阳照样每天升起,所以,这件事情只是送给了大家的一会儿谈资。张青华的事情自然有派出所联系其家属处理。拆迁工作队按时出去工作了。

    因为心中有了事情,郑小军做事情的时候心不在焉。有时候别人要叫他几次他才听得到。

    看到他有些反常,于副乡长对他开玩笑说,“小郑,是不是想女朋友了?”

    “没……没,只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郑小军支支吾吾地说,他看到于副乡长那张笑脸,觉得寒气从脚底升了上来。

    “没事就好,以后多休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于副乡长温和地说。

    “好的,多谢于乡长的关心。”郑小军诚惶诚恐地说。

    于副乡长离开的时候,郑小军松了口气。但于副乡长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盯着他看了一下,才又走了。

    于副乡长这个态度,让郑小军更加不安,觉得于副乡长的眼睛里有告诫的味道。

    当晚回到家,郑小军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是张青华和于副乡长的影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