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1037章假账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工作做通了,罗子良就让秘书给娄义恢打电话,让拆迁队重新回来。

    罗子良对郑振民抱歉地说,“我们的拆迁工作时间太紧了,今天就得拆,希望你多体谅呀。”

    “没事,今天拆就今天拆。”郑振民既然答应了,也不后悔。

    不久,政府的拆迁队伍又浩浩荡荡地回来了,很多村民又都好奇地跑过来围观。

    区委书记娄义恢一脸难为情地走到罗子良的面前,自责地说,“罗市长,是我的能力不足,工作做得不好,还要您亲自跑一趟,惭愧!”

    罗子良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太自责,你的工作已经做得很不错了,这一次我能把他的思想做通,只是投机取巧罢了。你告诉底下的工作人员,让他们搬家具的时候小心点,把房子里面的东西完好无损地先搬出来。还有,拆的时候,门窗尽量不要弄坏,还值不少钱呢。”

    “是,我这就去安排。”娄义恢跑去指挥了。

    一会儿以后,他看到罗子良还没走,就又跑回来,“罗市长,您还有何吩咐?”

    “你随我来一下,”罗子良把娄义恢带到郑振民父子跟前,说,“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郑小军,一个毕业不久的大学生,缺少社会实践。你们拆迁队不是需要临时工嘛,就让他进去挣一点生活费。”

    “临时工?可以呀,但钱不多,活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干?”娄义恢说。

    “娄书记,我愿意干。”郑小军急忙答应。

    “另外,拆迁工作结束以后,城管队也需要临时工嘛,可以介绍他去做一做,让他也了解我们政府工作的难处和辛苦。”罗子良又说。

    “罗市长请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安排好的。”娄义恢说道。

    还是那句老话,一入公门便是爷。在政府一些部门中,有正式编制的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只是动动口,遇到一些重活累活脏活,都不愿意动手,没有人愿意干,所以就用单位经费请一些编外人员,临时工。这种情况,难免存在。更何况是临时组建的拆迁队?因此,增加个临时工很简单,也不违反原则。

    郑振民家里的东西全部搬出来以后,重型挖机就开了过去,没多久,一幢漂亮的小楼就被夷为平地……

    ……

    第二天,郑振民的儿子郑小军加入了一个拆迁工作队。这个拆迁工作队大部分是巴麻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因为这片待征收的地块有一部分是巴麻乡的。所以巴麻乡也组建了一个工作队,各自的区域各自负责。

    这个拆迁工作队的负责人是巴麻乡的一个副乡长。其他组成人员有土管所的,城建所的,司法所的,农技站的。

    郑小军作为临时人员,就是一个跑腿的,拿工具,买快餐,买水买烟。其他事情也不太懂,别人在跟村民做工作的时候,他就在一旁看着。丈量面积的时候他就拉皮尺。有时候也帮别的工作人员记录。

    在这些忙碌的日子里,他跟一个叫张青华的人比较聊得来。张青华属于城建所的,两年前刚考上这个工作。也就是说,郑小军和张青年是同一年大学毕业的,只不过张青华比较幸运。

    这天中午,休息吃饭的时候,郑小军看到张青华闷闷不乐,手中的饭菜好久都不动一下。郑小军就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问道,“青华,看你愁眉不展的,是不是有心事?”

    张青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然后说,“小军,我劝你一句,你以后也别想着考什么公务员了,一进入里面工作才知道,事情并不如想像中的那么好,累呀。”

    “青华,你这不是唱高调吗?很多人求爹爹告奶奶的都得不到。你运气好得到了,现在却在这里发牢骚?这不是挤竞我吗?”郑小军苦涩地说。

    “真的,我没骗你,何苦要挤竞你?你不知道,这里面的黑幕太多,关系太复杂,说不定哪天就被人害死了。”张青华四周看了看,低声说。

    “说得太严重了吧?你们的工作不是挺轻松的吗?你看看,就这次拆迁工作来说,咱俩比较,只不过是身份不同,现在重活累活都是我在干,我的报酬都没你一半,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郑小军没好气地说。

    “你说的只是一方面,我的精神压力大呀。你虽然钱少,但不用考虑什么,不用想什么,舒心。”张青华说。

    “你说得越来越玄乎了,你有什么压力,能不能方便和我透露一下?”郑小军问。

    “你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了,对你没什么好处。”张青华痛苦地说。

    “哼,不愿意说算了,摆着个臭架子干什么?”郑小军生气了。

    “哎,也不是我摆臭架子。这段时间你也认识我们的于乡长了吧?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张青华问。

    负责这个拆迁工作队的人叫于浩,巴麻乡副乡长。

    “于乡长呀?挺好的呀。为人很和气。”郑小军说。

    “纯粹是扯,那家伙就是一个贪官,一个自私自利的家伙,别人都看不出来。”张青华忽然愤愤地说。

    “他是贪官?那你为何不去告他?”郑小军愣了愣。

    “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轻巧,查案子,都是自上而下,他的问题还没开始查,我就先被他整死了。再说,我要是去告了,以后我还怎么在巴麻乡政府混下去?”张青华摇了摇头。

    “你说他贪,他贪了多少?”郑小军随意地问。

    “单是这一次拆迁,他就贪了三十多万吧。贪就贪了吧,也不关我的事呀,可是,他却想把脏水往我身上泼,想让我背这个黑锅,我还能怎么办?”张青华很无奈。

    “有这么回事?怎么往你身上泼了?”郑小军关心地问,

    “当初,在测量一幢废弃小学教学楼的时候,他让我做假账,虚报面积,套取了几十万的拆迁补偿款。现在上面听到风声了,他又让我想办法把账做平,我怎么做呀?简直是不让人有活路了。”张青华说了实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