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1005章拍照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精彩小说免费!

    “下作?说得你好像是正人君子似的。谢刚,想要对付这么一个人,不采取点非常规的手段,根本就不会见效的。我就问你一句话,敢不敢去做吧?”艾凡说道。

    “凡哥,你把问题想得简单了,一个堂堂市长家的保姆,能随意收买吗?既便能收买,事情按你的意思办成了,到时候追查下来,跑都跑不了。”谢刚也不是傻子,不想被人当枪使。

    “看来你还是害怕呀,我就想不明白了,你堂堂五尺男人,父亲被逼死,你居然心安理得的得过且过,我估计呀,这两年你被女人消磨了锐气了。”艾凡讽刺道。

    “我说了,我爸不是罗市长杀的。”谢刚的口气微微有些不满。

    谢三死的时候,作为儿子,谢刚当时也是对罗子良狠得咬牙切齿的,一心也想报仇。但这两年,他冷静下来后,想了很多,也通过父亲的手下知道了很多内幕。

    无论如何,罗子良一心为公,做的事情坦坦荡荡,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最主要的是,谢三死后,他还力主保护其私有财产,让谢刚顺利接手产业做了很多工作。

    对这个人,谢刚如今是恨不起来了,再说,艾凡提出的这种下三滥手段他也很反感。

    “虽然不是他亲手杀的,但因他而起,结果都一样,你要是甭种,不敢报仇就直说,不要找借口。”艾凡不断地拿语刺激谢刚。

    “凡哥,你那么恨罗市长,又有好办法,为什么自己不去报仇呢?”谢刚反问。

    “我这不是把机会留给你么?成全你的孝道。好心当作驴肝肺,你不愿意就算了,真是不识抬举,哼!”艾凡勃然变色。

    “凡哥,怕的不是我,而是你。你想拿我当棋子就直接说,不要说什么为我考虑。我要是报仇,我只会悄悄地去进行,而不去找人当炮灰!”既然大家撕破了脸,谢刚说话也不再客气。

    “哼,算我瞎了眼睛,交你这种朋友,话不投机半句多,告辞!”艾凡佛袖而去。

    说实话,艾凡本来就没有那个胆量,只是想让谢刚打头阵。如果谢刚成功了,那他心中那口恶气也算是出了,如果不成功,他也不会受到牵连。但谢刚不是傻瓜,看穿了他的心思。

    艾凡被挤兑,心里恼怒,也为了面子,于是就鼓起勇气,决定孤注一掷地去做这件事情。

    罗子良家里请的保姆叫李艺屏,今年刚满十八岁,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村女孩子,不但长相普通,还很羞涩、内向,与人说话,未语脸先红。

    之所以请这么一个女孩子做保姆,是因为李艺屏家是罗子良担任组织部长时对口扶贫的贫困户。李艺屏的母亲早年外出打工的时候跟人跑了,至今音讯全无。如今她父亲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又当爹又当妈的,不但生活困顿,又子女也疏于管教。

    现在,窦文娟说要请保姆,罗子良就把李艺屏叫来了。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李艺屏每天的工作就是买菜,打扫卫生,有时也炒菜,但都是窦文娟在一旁教着。

    每天吃过晚饭,李艺屏收拾完碗筷,就没有什么事情做了。开始的时候,她就在小区院子里坐坐,看一些小孩子玩耍,等到熟悉了这里的环境以后,也开始去逛街了。

    这天晚上,李艺屏走远了点,眼看时间不早了,就急匆匆地往回走。在走过一个人迹稀少的街角的时候,不料,撞在了一个青年的怀里……

    “啪嗒”一声,那被撞青年手中的几瓶药水掉在了地上,碎了,红的,黄的药水溅了一地。

    “对不起!”李艺屏心慌地道歉。

    “哎呦,我的妈呀,完了,完了,完了……”那青年一脸紧张,望着那些已经破碎的药物,急得团团转。

    “大哥,对不住了,我也不是故意的。”李艺屏再次道歉。

    “说对不住管用吗?这可是救命药呀,你知不知道,你闯大祸了?”那青年表情惶急。

    一听到是救命药,李艺屏被吓住了,手足失措地问,“大哥,那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去?谅你也没钱赔,这样吧,你跟我走一趟,自己去和我老板求情,看他会不会原谅你?”那青年说。

    李艺屏心思单纯,觉得是自己犯了错,就应该去说清楚,迟疑了一下就同意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小巷,越走李艺屏越感觉到不对劲,就问,“这位大哥,还要走多久呀?”

    那青年往前指了指,“就在前面那座房子。”

    事到如今,李艺屏虽然心里惴惴不安,但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

    几分钟以后,来到一座房子前。那青年推开门,就把李艺屏推了进去。

    进了屋,李艺屏抬头一看,发现房间里有三个青年在茶几上斗地主,也不知道谁是带她来的青年口中的老板,只好呆呆地局促不安地站着。

    “权哥,你要的人,我已经带来了。”那青年对其中留着小胡子的人说。

    小胡子青年看了李艺屏几眼,点了点头,扔下手中的扑克牌,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兄弟们,办正事了。”

    “老……老板,您的药是我不小心碰碎的,对不起了。”看到了所谓的老板,李艺屏急忙弯腰道歉。

    “知道错就好,我告诉你,这引起药,用你一辈子的工资都赔不起。——把她衣服都脱了!”小胡子青年哼了一声。

    于是,那几个青年一起抓住李艺屏的手脚,开始脱她的衣服……

    “放开我!放开我!我会想办法赔你们的药钱的。”李艺屏花容失色,马上拼命挣扎了起来。

    然而,她一个弱女子,怎么是这几个青年的对手,没几下,就被脱了个精光。脸色苍白如纸,一手捂下身,一手捂胸前,站在房间里瑟瑟发抖!

    “哟,没想到这么小的身体,还是有点料的嘛。”那个带她来的青年邪笑道。

    “把她的手拿开,我要拍照了。“小胡子拿出了手机,对准了李艺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