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959章策反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

    唐艺珍住在城郊接合部一幢新楼房里。这幢楼房刚交房不久,入住率还不到三分之一,而且新邻居之间谁也不认识谁,见面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打。

    现在她一个人,有车,上下班也不是太远,所以,她每天中午的时候在单位附近的菜市场买好菜,下班的时候直接就开车回家煮饭了。

    这天傍晚,她开车进小区停好车,拎着菜就进了电梯,上到十五层她住的地方。用钥匙刚打开门,就听到背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她精神一下子紧张起来,马上想进屋关上门。但已经来不及了,几个人从她背后一起撞了进来!唐艺珍也被推倒在地,手里的钥匙和蔬菜散得满地都是……

    “啊……救命!”唐艺珍条件反射地大叫了起来。

    “呯!”但她的房门却被背后的一个青年反脚一踢,关上了。

    “你们要干什么?”唐艺珍脸色变了。

    “也没什么,劫财又劫色。”带头的人正是叶科安和他的两个手下兄弟。

    “你就是叶科安?”唐艺珍惊魂未定地问这个带头的汉子。

    “你怎么知道?”叶科安大惊失色。

    “以前冒充我的丈夫在永昌酒店闹事,不就是你吗?”唐艺珍冷静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是李诚告诉你的,还是苏利楠告诉你的?”叶科安追问。

    “这很重要吗?”唐艺珍避开他那咄咄逼人的目光。

    “重要,太重要了!”叶科安说。

    “是苏利楠告诉我的。”唐艺珍迟疑地说。

    “不可能!你骗我!”叶科安断然地说。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唐艺珍问。

    “因为就是他让我们来杀你的。”叶科安说。

    “你说他要杀我?为什么要这样?”唐艺珍惊慌失措起来。

    “因为你知道得太多了,这一条难道不够吗?”叶科安面无表情地说。

    “你们不是要钱吗?我也可以给你们呀。”唐艺珍哀求道。

    “哼,你能有多少钱呀?他可是答应我们,事成以后给我们五十万的,你只要也给我们五十万,我们就拍屁股走人。”叶科安是个直爽的人,什么也不隐瞒。主要是,叶科安也不想杀人呀。只要得到钱,就离开福台市,苏利楠也找不到。

    “你们被他骗了,这个人我了解,好赌好嫖,向来也没有任何信用的,只要你们杀了我,他就让警察来抓你们,到时候你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楚了。”平静以后,唐艺珍能说会道的本事展露无遗。

    “安哥,她说得不无道理,如果我们把人杀了,拿不到钱怎么办?”一个青年说。

    “他敢不给我们钱,我就掐死他!”叶科安凶狠地说。

    “到时候你们手上有了命案,就像过街老鼠了,还怎么掐死他?他掐死你还差不多。”唐艺珍看到这几个人心里犹豫不决,放心不少。

    “靠,你居然还策反我们起来了?那好,你给多少钱吧?只要差不多,放了你也行。”叶科安说。

    “我……我只有三万!”唐艺珍说。

    “妈的,不是说你们当官的都很有钱吗?怎么才有三万?”叶科安骂了起来。

    “我只是一个小科长呀,无职无权。”唐艺珍解释道。

    “算了吧,你陪领导一次,没有十万也有八万呀,别在老子面前哭穷,没有诚意就等死吧。”叶科安说。

    “我本来是有一点,但不是刚刚买了房么?这套房子也花了五十多万。”唐艺珍说。

    “嗯,这个理由还靠谱。那就对不起了,要怪就怪你们那个苏主任吧,你变鬼以后再找他算账不迟。”叶科安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对身边的两个手下兄弟说,“把她绑起来!”

    “安哥,决定不杀她了?”先前说话的那个兄弟问。

    “不是不杀,而是没到时候。我们今晚上把她悄悄运走,然后问苏利楠要钱,如果钱到手,就杀,钱不到手,就放。”叶科安说。

    “你们先不要绑我,让我先煮饭吃行不行?”唐艺珍乞求道。

    “对呀,安哥,让她去煮饭去,我们也要吃饭嘛。”那个兄弟说。

    “行,把她手机搜出来,一个人看住她,别让她乱叫。”叶科安说。

    唐艺珍交了手机,捡起了地上的蔬菜,进了厨房。那个不太说话的青年跟在她身后监视着。

    看着唐艺珍走进厨房,叶科安一把大腿,叫道,“不对!”

    “安哥,什么不对?”身边的青年急忙问。

    “我们是来杀人的对吧?”叶科安转头问。

    “对呀,没错。”那青年点了点头。

    “那她为什么不怕?”叶科安想起唐艺珍的态度,百思不得其解。

    “是呀,她为什么不怕?”那青年自言自语。

    “我问你呢。”叶科安恼火地说。

    “哦,那我把她叫过来问。”那青年一怔。

    “她似乎有恃无恐,是不是我们的计划败露了?”叶科安挠了挠头。

    “不会是我们被人卖了吧?”那青年也紧张了起来,眼睛不是瞟着房门,大有风向不合就冲出去的样子。

    “卖?苏利楠会这样做吗?不应该呀。不行,我打电话给他,向他问问。”叶科安说。

    “安哥,你想怎么问?”那青年问。

    “我就说人我已经杀了,问他要钱,我看他怎么说。”叶科安说。

    “如果,如果真如那女人说的一样,他把警察引来了怎么办?”那青年担忧地说。

    “他敢这么做,我就反咬他,说是他指使我们这么干的。”叶科安说。

    “只怕进了公安局,由不得我们说话吧?”那青年苦涩地说。

    “是呀,真他们的麻烦,这些官员都是两面人,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让人不放心。这样,小松,你和小亮两个人在这里看着这个娘们,我约苏利楠到另外的地方见面,如果他出尔反尔,我们也有退路。”叶科安想了想说道。

    “这个办法好。安哥,就这么办。你小心点。”叫小松的青年说。

    “我知道,你们也要小心,千万不要出岔子,这些人大小也是个官员,出了事,我们吃不了兜着走。”叶科安叮嘱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