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958章布网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

    李诚拿到这个录音以后,就回到单位,直接去了组织人事科。

    “那个,老李,你有什么事情?”唐艺珍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去发微信了。

    “小唐……啊不,唐科长,我想让你听一段录音。”李诚有些急切地说。

    “老李,你让我听什么录音呀?我现在可没空。”唐艺珍头也不抬。

    “这是关于你的录音,要不要听,你作出决定。”李诚火气也上来了,妈的,瞪鼻子上脸了。

    “关于我的录音?怎么?老李,你是不是偷偷录下了我和别人的什么谈话,想用来勒索敲诈我呀?”唐艺珍讥讽地说。

    “哼,死到临头了,还在那个自以为是呢。”李诚哼了一声。

    “死到临头?你说我死到临头?有没有搞错,老李,我知道你被撤职以后心情一直不好,,心里有怨气,但也不用来咀咒我呀,你落到这个地步也不是我造成的。”唐艺珍理了理额前的刘海。

    “你太小看我了,我今天落到这个田地,是苏利楠那孙子造成的,和你没关系,我范不着拿你一个女人出气。我现在来也只是为你好,救你一命的。”李诚说。

    “你说你要救我?你这不是开国际玩笑么?”唐艺珍放下手机,但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那你为什么不敢先听一听我得到的东西呢?”李诚说。

    “听就听,我今天倒要看看,你得到了什么有关于我的事情来。”唐艺珍说。

    李诚从怀里掏出一支录音笔来,打开,放在唐艺珍面前的办公桌子上。

    听着,听着,唐艺珍脸色变了,气愤地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去找苏主任问清楚……”

    “唐科长,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呀?你现在就这么去找他,不是打草惊蛇么?再说,万一他说这是开玩笑的呢?”李诚急忙把她拉住。

    “开玩笑?红口白牙的想害我,看我不收拾他!”唐艺珍恼怒地说。

    “哼,你怎么收拾他?”李诚冷笑道。

    “我……”唐艺珍一下子被问住了。

    “我知道,你和王市长有关系,可你别忘了,苏利楠可是王市长曾经的秘书,你想他有这个胆子害你吗?”李诚问。

    “你是说,他害我是王市长的意思?”唐艺珍也才傻了。

    “你也是个聪明人,这还要我说吗?苏利楠明知道你和王市长有亲密关系,还敢去害你,借他十个胆他都不敢这么做。唯一的解释是,王市长也是知道的。”李诚说。

    “不会的,不会的,他不会这样对我的……”唐艺珍喃喃自语。

    “对他来说,你只不过一个玩物罢了,玩腻了,自然就没有价值了,可有可无,别傻了。”李诚说。

    “不,我还是不相信。”唐艺珍对自己很自信,觉得王德志不会对她没感情。

    “证据罢在面前,你还是不相信,是不是等到死了,才相信呀?”李诚问。

    “他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唐艺珍失控地叫了起来,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让她无法接受。

    “这几天你是不是向他提出了什么过份的要求了?”李诚又问。

    “也没有呀,只是黄老板想通过我,在高田区拿一块地而已。”唐艺珍想了想说。

    “那你是不是威胁他了?”李诚对这些事情门儿清。

    “是有那么一点,就为了几句话,他就想杀了我?”唐艺珍说。

    “哼,你这就不懂了,自从罗市长上任以后,没有人敢暗箱操作了,这个时候你还想让王市长顶风办事,你这不是害死他么?怪不得他要对你容不下呢。”李诚叹息道。

    “那我去跟他说,我不帮黄老板这个忙了。”唐艺珍这才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

    “晚了!如果让王市长知道,你已经清楚他要杀你的计划,你觉得你们的关系还能继续下去吗?”李诚问。

    “老李,那你说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唐艺珍这下子没有了主意。

    “一不做二不休!”李诚一字一顿地说。

    “你让我去告他?”唐艺珍反应了过来。

    “对呀,现在你已经没有了退路,不这样做,你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吗?”李诚反问。

    “可是,我要去告他,我也脱不了干系……”唐艺珍迟疑了起来。

    “哼,你觉得是生命安全重要,还是被处分重要?”李诚又问。

    “因为这不只是处分的问题了,他栽了,我肯定也得坐牢。”唐艺珍有些顾虑。

    “问题是,你如果不去告他,到时你不明不白地死了,他还活得很好。再说,你出面控告,就会立了大功,罪行自然就会小了,弄不好,你什么事情也没有也说不定。”李诚竭力劝说。

    “真的会这样吗?”唐艺珍心动了。

    “当然,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嘛。如果主动揭发贪赃枉法的人不从轻处理,以后谁还会这样做呀?”李诚点了点头。

    “那我们去哪里告呀?写举报信寄给纪委吗?”唐艺珍也知道王德志的庞大关系网,在福台市里,很难动得了他。

    “不,找省纪委虽然也行,但时间可能会很长,时间长了,难免会出一些意外的事情出来,想要直接整死他,就得去找罗市长。”李诚说。

    “罗市长?我们认识他,他不认识我们呀。”唐艺珍说。

    “我认识他的秘书,如果你决定了,那我先去探探口风。”李诚说。

    “行,我听你的。”唐艺珍说。

    于是,李诚马上打电话孟恩龙。两人见面后,李诚就把这件事情说了,还把录音笔里的证据给了孟恩龙。

    市政府市长办公室。孟恩龙一边拿出录音笔来,一边敬佩地说,“罗市长,您的预料太正确了!市程工程管理处那边,有人狗急跳墙了……”

    罗子良听完录音,皱了皱眉,“这个王德志,几十年的老干部,到头来没想到有些丧心病狂了,一点事情就想置人于死地,他的眼里,还有天理王法吗?”

    “那接下来怎么办?”孟恩龙问。

    “告诉李诚,先不要轻举妄动。唐艺珍那边,我们会安排人保护她,先抓到证据再说。”罗子良沉吟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