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953章捞人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

    “既然有人愿意做炮灰,那就成全他吧。这也是最好的结果了。”罗子良叹了口气。

    “最好的结果?”孟恩龙一怔,有些不理解。

    “如果这个苏利楠供出幕后主使是王市长,那我们怎么办?”罗子良反问。

    “如果供出来了,那王市长就应该承担主谋者的责任,就正好把他撸了。免得他在那里碍手碍脚,总是和您过不去。”孟恩龙说。

    “你把问题想简单了,一个普通人还知道家丑不外扬呢,如果让广大干部群众知道,市领导暗地里主导群体性事情,事情一旦宣扬出去,这不是石破天惊、令人震骇吗?”罗子良摇了摇头。

    “我们可以内部处理呀?上报省委,让上面做出处理决定。”孟恩龙说。

    “事情一旦进入法律程序,根本无法隐瞒,到时候难免出现一些流言蜚语,再说,市政府班子严重不和,我的责任最大。”正所谓杀人一万,自损八千。在这件事情上,罗子良也很为难。

    “那就太便宜他了。”孟恩龙也知道,一旦市政府在群众中的威信扫地,对下一步的工作是致命的。

    “好在这件事情的结果也不是我们刻意为之,知道有这回事就好。”罗子良说。

    “问题是,如果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装着不在意,他也肯定不会收手,相反,还觉得您好欺负呢。”孟恩龙还是不能释怀。

    “我本来考虑到他是老干部,不跟他计较,如果他继续找死,我也不会手软的。”罗子良淡淡地说。

    ……

    其实,苏利楠被抓进公安局的消息被他老婆田翠娥知道后,马上就跑到单位里来打探消息。

    如果是平时,领导的夫人来到单位,单位的工作人员肯定笑脸相迎,有求必应,但现在就两说了,唯恐避之不及,大家都关着门办公,一问,皆礼貌地摇了摇头。

    最后,问到组织人事科的唐艺珍。

    唐艺珍正在对镜自怜伤春悲秋呢,听到问话,没好气地说,“你丈夫胆子大,花钱请人去永昌酒店闹事,不知道是他的主意呢,还是被人当枪使了……”

    “你什么意思?”田翠娥立起了眼睛,永昌酒店闹事的缘由她也知道,觉得唐艺珍这种人不配讥笑她。

    “没什么意思,我也是为了你好,你丈夫的事情严重了,判个几年还是轻的,他有什么关系,你应该也清楚,赶紧去找一找,晚了就来不及了。”唐艺珍说。

    田翠娥听到这么说,也很着急,马上下了楼,开车来到市政府办公楼,进入王德志的办公室,着急地说,“王市长,我家利楠被市公安局的人抓去了,您帮忙过问一下吧?”

    王德志得知苏利楠被抓,也很惊呀,就问,“他做了些什么?”

    田翠娥说,“具体我也不是太清楚,市公安局那边根本不让我见人,在他的单位,倒是有人说,他跟永昌酒店发生的闹事有关系……”

    “他跟永昌酒店闹事的事情有关系?什么关系?”王德志霍地抬起头来,有些失态地问。

    “听他单位的人说,他花钱请人去哪里闹事,而且哪些人也被抓了,还说……还说……”田翠娥支支吾吾地说。

    “还听说什么了?”王德志皱起了眉。

    “说我家苏利楠是被人当枪使了。”田翠娥小声说。

    “谁说的?”王德志马上问。

    “他单位组织人事科的唐艺珍。”田翠娥说。

    “哼,就是那个和单位领导开房的唐艺珍吧?这种女人的话你也信?”王德志斥责道。

    “我也不相信,所以才来找王市长您帮帮利楠。”田翠娥小心地说。

    “这件事情有些难呀,永昌酒店的事情,我听说是罗市长亲自去处理的。他这个人六亲不认,很难办呀。”王德志为难地说。

    “不管怎么说,您也是市领导,帮我家利楠说几句好话吧,他只是一时鬼迷心窍罢了,并没有恶意。”田翠娥继续哀求道。

    “好吧,我有机会一定说一说,但你也不要报多大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吧。”王德志叹了口气。

    最坏的打算?田翠娥有些震惊地走出了市政府办公楼。

    田翠娥的来找,让王德志心里也起了波澜,他呆坐了一会,就来到莫晓兵的办公室。

    “王市长,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出什么事情了?”莫晓兵问。

    “还不是永昌酒店出的那件事情。哎呀,真是让人心烦。”王德志苦涩地说。

    “问题到什么程度了?”莫晓兵也吸了口冷气。

    “苏利楠的老婆说,苏利楠是被人当枪使的。”王德志也不隐瞒。

    “嘶!”

    莫晓兵脸一白,有些不自然地说,“流言猛于虎呀,这种事情怎么能乱说呢?”

    “别人乱说,我倒是不在乎,如果那位也这么想,那就麻烦了。”王德志隐晦地说。

    “现在是法制社会,那个人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苏利楠,他不是你以前的秘书么?你觉得他会不会乱说话呀?”莫晓兵担忧地问。

    “小苏是个聪明人,分得清楚分量。”王德志说。

    “那也不保险,如果他走投无路,说不定也会咬人呢。”莫晓兵说。

    “那依莫市长的意思,怎么办?”王德志问。

    “想办法把他捞出来。”莫晓兵说。

    “这谈何容易?市公安局的段立超根本就不听我们的。”王德志苦笑。

    “检察院和法院也不归我们市政府领导呀。”莫晓兵笑笑。

    “我明白了。”王德志点了点头。

    等苏利楠的老婆田翠娥再次来找的时候,王德志就对她说,“利楠的事情,在公安局这边不好办,可是你可以在检察院那边想办法,不行再找法院……”

    “那他的工作还能保得住么?”田翠娥问。

    “只要他不被判刑,工作当然还能保留,说不定他的副主任还在。”王德志肯定地说。

    田翠娥心领神会,只要还能当官,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经过一番操作,果然,市检察院起诉科那边作出了证据不足、事实不清的结论,苏利楠被取保候审,回到原单位上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