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945章探望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

    “你要我家钥匙干什么?”郑祖林问。

    “啪!”

    鲁婉婷直接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别在我面前耍滑头,我的耐性是有限的。”

    “你怎么随意打人了?我要控告你!”郑祖林叫了起来。

    “啪~咚!”

    鲁婉婷二话不说,直接一个飞腿,把他连同椅子踢翻在地!

    郑祖林的手被手铐铐在椅子上,他一倒,椅子就摔在他身上,让他好一阵挣扎……

    “给我打死他!”鲁婉婷怒火很盛,她最讨厌这种拿鸡毛当令箭的人。

    那个老孟警官急忙把郑祖林扶起来,劝道,“你最好老实点,惹恼了我们鲁队长,有你好受的。”

    郑祖林这才乖了点,但他说,“我的钥匙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呀,你们抓我的时候,心里很慌乱,也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还不老实,是吧?”鲁婉婷冷冷地说。

    “我真的不知道呀,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知道。”郑祖林哭丧着脸说。

    鲁婉婷看了郑祖林几眼,然后掏出电话来,打给吴海霞,“海霞呀,郑祖林的钥匙确实不见了,你安排保护好现场,我马上到!”

    打完电话,她又对孟警官说,“老孟,去查一下刚才是谁押送郑祖林的,凡是和他有过接触的都叫过来,逐一审查!”

    “是!鲁队长。”老孟急忙去了解去了。

    “郑祖林,你的问题太大了,杀人,抢公安人员的枪,你离死也不远了,我不想跟你废话了,谁拿了你的钥匙,很快就能调查得出来。”鲁婉婷说着就走了出去。

    “我哪里杀人了?”郑祖林大吃一惊。

    “难道你们村里的二愣子不是你杀的?”鲁婉婷远远的声音传了过来。

    “啊……”郑祖林脸色一变,额头浸出了汗珠。

    鲁婉婷到刑侦支队去叫了两个痕迹专家,又带上两条警犬,开车直奔尚司村。

    鲁婉婷刚刚出市公安局,就接到手下老孟的电话,“鲁队长,押送郑祖林的人员中,许国舜联系不上……”

    “对他立即抓捕!”鲁婉婷命令道。

    “好的,鲁队长。”老孟吸了口气,执行命令去了。

    鲁婉婷来到尚司村郑祖林的家,吴海霞和孟恩龙都守在那里,见状急忙迎上去说,“鲁姐,怎么回事呀?”

    “内部出现了败类,马上就能查出来。”鲁婉婷说。

    随后,就让刑侦支队的两名干警进卧室里取指纹。接着又把警犬送进来嗅气味。

    经过半个晚上的追踪,终于把勾结郑祖林的许国舜给抓住了!

    经过审讯,许国舜承认了拿钥匙去郑祖林家转移财产的犯罪事实。这件事情,说明了警队的工作还是存在一些漏洞的,抓捕郑祖林的是特警,他们只负责抓人,因为枪支已经找到,就没有对他家进行搜查,没想到这个村支书还存在很大的经济犯罪问题。

    尚司村接连两任支书倒台,算是彻底清除了这里的黑恶势力,为这个安置区的建设和经济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当市公安局长段立超把后续工作向罗子良汇报的时候,罗子良皱着眉头说,“我们的公安人员怎么回事?为什么经不住一点利益的诱惑?接连不断地倒下,这个问题不得不令人感到深思呀。难道给他们的工资不够高吗?”

    段立超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涌现了很多有钱人,而我们的办案人员一接触到这类人多了,心里难免会产生不平衡,意志力弱一点的,就会心存侥幸,被拉下水了。”

    “教育和监督,两者之间缺一不可。我们的执法人员,要是出了问题,影响是极其恶劣的。”罗子良凝重地说。

    “罗市长放心,我一定拿出一套整顿方案来,好好整顿一下。”段立超立即保证。

    ……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省纪委工作人员解除了对窦文娟的限制,她伯父的贪污和她海外姑姑的财产没有任何关系。相反,王德志副市长的老婆徐玉凤和王柄龙、黄靖雯三人都受到了严肃处理,分别被判了三到八年的有期徒刑。

    通过这一件事情,窦文娟反而想起了她伯父对她的好来。

    周末的时候,她就跟罗子良说,“子良呀,我想去看看我伯父。”

    罗子良就说,“去呗,反正你现在没什么事情做,什么时候去都可以。”

    窦文娟说,“我有时间去,但你得安排时间呀。”

    “你让我也去呀?”罗子良一怔。

    “当然是了,到了现在,他还不知道我们结婚的事情呢。”窦文娟说。

    “对对对,我怎么把这件事情忘了呢,哎呀,该死!”罗子良自责地说。

    “你忘了什么?忘了和我结婚的事情了吗?”窦文娟不满地说。

    “不是,我忘了我和窦书记还有这么一层亲戚关系,当然得拜访一下他了。”罗子良摸了摸鼻子。

    “以你现在的身份,去探望我伯父,不怕别人说闲话么?”窦文娟歪着头问。

    “嗨,我去看我家亲戚,关别人毛事?”罗子良粗俗地说。

    可这话听在窦文娟心里,甜滋滋的,她腻声道,“你真好!”

    “其实呀,什么事情只要做得光明正大就好,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会处处去立牌坊的。”罗子良说。

    窦文娟的伯父窦正峰被关在省城监狱。

    罗子良和窦文娟在会客室见到他的时候,发觉这位昔时的市委书记变成了一个头发全白的老人,没有了往时的威严和神采……

    “伯父……”窦文娟看到焦悴的伯父,不觉悲从中来。

    “窦书记。”罗子良一进改不了称呼。

    窦正峰对窦文娟点了点头,然后对罗子良说,“子良呀,我虽然在监狱,但你的事情,我从新闻上都看到了,你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有能力,有气魄,将来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工作上我没有什么要教给你的,但提醒你一定要敬畏权力,要以我为鉴,不可重蹈覆辙。想当初,我也满怀豪情,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绩出来,但在权利场里浸泡久了,丧失了自我,失去了斗志;做出一点成绩,就躺在功劳簿上睡觉、享受,教训很深刻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