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939章苍蝇二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

    警务室设立以后,护村队的行为收敛了许多,不敢明着收取管理费了,工作似乎没怎么做,治安就好了起来。

    但这些只是表面现象。一天晚上,吴海霞接到报警电话,说有人在一座民房里赌博,就带着曹焕河和一个辅警赶过去。

    等他们赶到那幢二楼小洋楼里时,从外面看到不少人聚在一起,里面的气氛很热烈,男男女女在大呼小叫……

    看到那么多人聚在一起赌博,吴海霞马上拔出手枪,一脚踹开门,第一个冲进去,“都别动,举起手来!”

    她的话音刚落,宽大的大厅里面本来嘈杂的声音都安静了下来,几十个人都转头一齐怔怔地看着她……

    这种情况,让吴海霞都不明所以,心想,自己有这么威严么?怎么有这么好的效果?但慢慢地,她还是发现了不对劲。因为那些人看她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害怕,有的只是讥讽,像看一个白痴似的。

    “都把手举起来,抱头,没听到吗?”吴海霞又喝了一声。

    “凭什么呀?吴所长。”一个青年咧嘴问。

    “有人举报,你们在聚众赌博,这是违法的行为,哪道你们不知道吗?”吴海霞反问。

    “谁他妈那么缺德呀?敢诬赖我们赌博,谁赌博呀?”那青年愤愤地说。

    “不赌博?那你们这么多人在这里干什么?”吴海霞收了手枪,挤了进去。

    “我们在打牌贴胡子,难道这样也不行吗?”那青年不解地说。

    吴海霞挤到桌子边的时候,还真是怔住了,坐在桌子边的四个人脸上、鼻子上都贴满了纸条!她到另外的桌子去看,都是一个结果……

    这么多二十几岁的青年聚集在一起,专门做这种孝子玩的东西?这太不合常理了,她不想相信,但事实摆在面前,又不由得她不信。

    “吴所长,要不要也来玩玩?”一个大汉轻挑地问。

    “对呀,对呀,几位警官,都来一起玩玩,看谁脸上贴的纸条多?”

    “来呀,来呀,一起玩。”

    “不嘛,挺好玩的……”

    周围的人都起哄了起来……

    吴海霞哼了一声,对着身后的手下说,“回去!”就带头走了出去。

    在回去的路上,吴海霞心里很不是滋味,难道是有人报假警?但看情况确实有些不对劲,那么多人聚在一起贴纸条,这种三岁孝玩的事情说出去有人相信吗?是他们傻,还是自己傻?

    “吴所长,农村人嘛,没有什么娱乐的,现在又无事可做,大家聚在一起玩乐一下也很正常,可能是有人太敏感了。”曹焕河说道。

    “不对呀,明明是有人报警的,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怎么会是这样?”吴海霞自言自语地说。

    “哎呀,说不定有人和你开玩笑也说不定呢。”曹焕河说。

    “开玩笑?报假警是违法的!”吴海霞严肃地说。

    “呵呵,是呀,不过,农村人嘛,哪知道那么多,还是别在意了,没有发现有人赌博毕竟也是一件好事嘛。”曹焕河说。

    “不行,我得亲自问一问那个报警人。”吴海霞说着就拨打那个报警人的电话,把他约出来见面。

    “吴所长,我陪你去吧。”曹焕河马上讨好地说。

    “不用了,我一个去就行。”吴海霞摇了摇头。

    “吴所长,咱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连路灯都没有,一个人不太安全。”曹焕河说。

    “那好吧。”吴海霞同意了。

    报警的是一个工地的工人,名字叫李诚,他面对吴海霞的询问,有些不可置信地说,“不可能,我今天晚上去哪里找工友,亲眼看到的。”

    “那你那工友呢?”吴海霞问。

    “他去市里玩去了。”李诚说。

    “可我们过去的时候,没发现他们赌博呀,这是怎么一回事?”吴海霞不解地说。

    “可能是走漏了风声吧?”李诚说。

    “走漏风声?我接到你的电话以后就带人赶了过去,很及时,怎么会走漏风声呢?”吴海霞想了想各种环节,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要不,可能是他们有人在外面放哨吧?”曹焕河插嘴说。

    “有可能!这样,老曹,我们现在再去一趟,来个回马枪,一定能抓个现场。”吴海霞说。

    “好,没问题。”曹焕河爽快地同意了。

    农村是没有路灯的,他们摸上去的时候,是用手机的电筒功能照亮的。磕磕碰碰着从另一条路摸到那幢二层楼房。

    可是,吴海霞和曹焕河再次进去的时候,看到的还是那个样子,大家还是在一起贴纸条……

    吴海霞两次都抓不到聚众赌博的证据,垂头丧气地回了警务室,躺在铁架床上生闷气去了。

    在一个工地的简易木棚里,半夜里闯进了几个青年,把睡得死气沉沉的李诚蒙住嘴巴,抬了出去。

    李诚被抬到一个没有人的工地,被扔到地上。哪些人二话不说就对他一阵拳打脚踢!

    “你们为什么要打我?我哪里得罪你们了?”李诚拼命护着自己的头,在地上不断哭嚎着。

    “真是不知道死活,居然敢举报我们?给我打死他!”为首的青年疾言厉色地说。

    第二天早上,上工的工人发现了奄奄一息的李诚。于是,就立即报警了。

    吴海霞带人赶到,看着被打得不成人样的李诚,一边安排人叫救护车,一边俯下身,问道,“怎么回事?”

    李诚听到吴海霞的声音,身体不由自主地一抖,睁开眼睛哀怨地看了她一眼,就闭上眼睛不肯再睁开,只看到两行眼泪溢了出来……

    无论吴海霞怎么问,李诚就是不开口。

    吴海霞马上意识到出了什么事情,她咬牙切齿,双拳紧紧握着,心里充满了无奈和愤怒!

    不久,救护车来了,吴海霞帮着扶这个李诚上了救护车,然后谁也不打招呼,一个人失魂落魄地走回警务室。现在她才清楚,这里的情况远远比她想像的还要复杂,她面临的情况很严峻,但应该怎么做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