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937章村霸六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

    陈胖子就是陈实,和郑珊都是唐平县的建筑商。

    陈实看到罗市长来到他的工地,激动地说,“罗市长,您怎么来了?”

    罗子良笑道,“陈老板,工作还顺利吧?”

    “还好,还好,哎呀,罗市长,这里乱七八糟的,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怠慢了。”陈实看了看几张脏兮兮满是灰尘的长条凳,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

    “这不是坐的地方么?看来你好像不太欢迎我呀。”罗子良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那能呢?求都求不来呢。”陈实尴尬地陪笑着。

    “你也别客气了,我现在以唐平老乡的名义来看你而已,你还得管中午饭。”罗子良说。

    “吃饭没问题,我们开车进市区去吃,这里一个好的饭店都没有,没什么好吃的。”陈实急忙说。

    “每一个唐平人过来找你,你都要请他下馆子么?”罗子良笑笑,然后说,“我就在你的工地上吃,你们平时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这怎么能行呢?”陈实很为难,一个堂堂的市长跑到工地来吃饭,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

    “陈老板,罗市长都这样说了,你也就别娇情了,让人去准备吧。”秘书孟恩龙说。

    陈实就不再提去饭店吃饭的事情,但他还是到村里买了一只鸡来杀,又买了一打啤酒。煮好以后,在他的简易办公室里,三个人吃了起来。

    “陈老板,在这里盖房子,没有什么困难吧?”喝了几杯酒后,罗子良就问。

    “还行,就是嘛,这里的治安好像不是太好。”陈实和郑珊关系好,所以,她弟弟郑利军的事情,陈实也一清二楚。

    “这个事情我知道了,不瞒你说,刚才我们来的时候,我还被敲诈了几百块钱呢。”罗子良平静地说。

    “罗市长被人敲诈?”陈实吃惊地含着一块鸡肉都忘了吃了。

    “我们来的时候,正遇到几个护村队员在收管理费,一个老大娘没有钱给,就互相拉扯了起来。罗市长下车推了那个人一下,没想到那个人居然要罗子良开五百块钱。”秘书孟恩龙解释道。

    “这些人太过份了,简直是目无法纪!那个郑支书在这里纯粹就是一个土霸王,无恶不作!”陈实愤愤地说。

    “你还听说什么了?”罗子良感兴趣地问。

    “嗨,他纵容手下强买强卖,欺行霸市,在尚司村子里,设有赌惩风月场所,还有,郑老板被他要协,成了郑老板公司的股东了呢。”陈实说。

    “一个村支书,居然会做出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出来?”连见多识广的罗子良都感到有些意外。

    “事情多着呢,这个郑支书呀,就是一黑社会头目,就连他们村子里的村民被欺负了也是敢怒不敢言……”陈实说。

    “真是前腐后继呀,刚倒了一个,又出来一个更嚣张的。”孟恩龙插嘴说。

    “上次被抓的那个郑支书,是这个郑支书的哥哥呢,亲兄弟。”陈实说。

    “陈老板,你们的工作得抓紧呀,我等着要房子呢。”罗子良转移了话题。

    “是是是,罗市长放心,我们都在日夜赶工呢。”陈实急忙说。

    “赶工可以,得保证质量,同时也要注意安全。”罗子良叮嘱道。

    “是,这方面我们都会小心的。”陈实再三保证。

    罗子良和孟恩龙在其他工地转了转,向其他建筑老板聊了聊,等到太阳落山以后才开车回去。

    上了车,孟恩龙就说,“罗市长,您那几百块钱还没要回来呢,这就回去了么?”

    罗子良无所谓地说,“听说郑支书不在家,村子里没有人认识我了,算我倒霉得了。”

    两人一边说,一边开车走了一会,在一个弯道,孟恩龙发现路上堆了向块大石头,急忙停下车,开口骂道,“谁这么缺德?居然用石头堵路了……”

    车子刚停下,周围脚步声起,五六个手拿棍棒的青年从路两旁向车子跑了过来!

    “罗市长,这些人……”孟恩龙紧张了起来。

    “下车吧,别让他们把车子打坏了。”罗子良说着就推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罗子良下车站好,那些人就到了跟前。他看到其中一个居然是早上和老大娘拉扯的那个,就笑道,“你是来还我钱的吗?”

    那青年说,“靠,你还挺会异想天开,实话告诉你吧,你那几百块钱老子都输光了……”

    “那你想来再要点?”罗子良打断他的话问。

    那青年明显一怔,然后说,“你还真是明白人,我一看你就是个有钱人,是不是想到这里来看项目?这样吧,你再给我一千,算是交个朋友,以后你到这里来盖房子哥们关照你。”

    “你们居然敢拦路抢劫?不怕天理国法吗?”旁边的孟恩龙气愤地斥责道。

    “别说得这么难听,我只是没钱用了,就带几个兄弟过来借一借,你们就当是扶贫了。”那青年嬉皮笑脸地说。

    “如果我不给呢?”罗子良问。

    “你敢不给,那我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那青年学了一句流行语。

    “咚!”

    罗子良不等他说完,一脚正对他肚子踢过去,那青年就来了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的动作,摔出去几米远!

    接着,罗子良快速地握着左边那个还在发愣的青年手中的木棍,一个侧踢,踹倒了右边的那个……

    这时候,孟恩龙也紧握拳头,冲向了其中一个。

    孟恩龙跟着罗子良也当了一段时间的警察,学了一些打斗经验,虽然现在赤手空拳,但很快就放倒了一个。也抢到了一根棍子,和剩下的打了起来。

    那个被罗子良抓住棍子的青年,拉了几次拉不动后,一撒手,居然跑了!

    看到有人跑,其他人心头的恐惧弥漫开来,也相继狼狈地跑开,其连滚带爬的样子,真是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罗子良也不追,招呼孟恩龙去让开车前的石头,上车回了市里。

    “没想到这个地方的治安情况,比我们想像的还要严重,还要恶劣。”孟恩龙一边开车一边说。

    “这个地方就交给了吴海霞,看看她的本事吧。”罗子良叹了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