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928章馅饼二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

    “郑支书,我听说一棵果树要赔几十上百块,你为什么只给我们一棵五块呀?”这时候,人群中一个青年叫了起来。

    “二愣子,果树是老子花钱买的,凭什么要给你那么多钱?”郑祖明怒喝道。

    被叫为二愣子的青年也姓郑,叫郑祖光。这个人之所以叫二愣子,其实并不太傻,只是有点‘二’,经常油嘴滑舌,喜欢胡说八道。又是个好吃懒做的人,所以从小就被村里的人叫二愣子。

    “那我不要你的树苗,我自己到山上挖去。”二愣子还挺会算账。

    “我靠!你自己挖来栽的能算数吗?神经!”郑祖明也不管是在开会,直接骂了起来。

    “那拿你的树苗又怎么算数?”二愣子不甘示弱。

    二愣子这么一说,其他村民也都好奇地看着村支书,眼巴巴地听他解释。

    “告诉你又怎么样?我已经花钱买通了上级的政府干部,到时他们下来核实的时候,就是老子带队,老子说行就行,说不行就不行,懂了吗?”郑祖明也不避讳。

    “啊……原来是这样!”村民们纷纷恍然大悟,原来支书有门路,有后台,怪不得敢这么做呢。

    “你们愿不愿栽吧?不愿意的话,就他娘的滚蛋!本来想到是乡里乡亲的,有点好处让大家分享一点,既然不领情,老子找别人去。”郑祖明阴着一张脸说。

    “郑支书,我愿意!”

    “我也愿意……”

    “……”

    农村里,闲时的时候,无事可干,也没有什么娱乐设施,打牌打麻将混日子的人多,很多人手头都很紧,听到栽一棵树苗能拿到五块钱,自然乐意,纷纷举手了。

    虽然村里的一些正直的老人,尤其是老党员觉得这种欺骗政府的事情有些不妥当,做看到自家的儿子、儿媳都去领树苗了,只能摇了摇头,没有办法了。

    农村的老人基本上没有退休金,人一老,失去了劳动能力,在家里就没有了地位和威严,不被儿子儿媳骂老不死的已经很不算了,根本就没有了说话的权利。

    最后,二愣子也不甘落后地领了几十树苗回家去栽种了。

    根据郑祖明的安排,领树苗的村民必须连夜栽种完,把新挖出来的泥土踩实,最好在新栽种好的树苗下放一些草屑遮盖好。

    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下,整个尚司村都忙碌了起来,一个晚上的时间,村民们全家出动,打电筒在自己家的自留地栽上了各种不同的果树……

    等第二天东方的太阳一出来,各家各家都种得差不多了,路上都是扛着锄手回家休息的村民。

    郑祖明为了骗取补偿款,不光让村民为他栽种果树苗,他还让人连夜从领村借来了几个蔬菜大棚的材料,在自己的田地里安装上。

    塑料大棚的补偿款是165-280元一个平方。

    两天后,高田区政府负责征收的工作人员下来了。这些人中,其中就有原晓新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王柄龙,和早就因为违纪而离开开发区行政综合执法局副局长岗位的黄靖雯。

    原来,徐玉凤经过暗地里操作,把这两个犯过错误的人员调到了高田区,并进了区政府设立的征收工作组。她用这样的人,才会对她死心踏地,对她言听计从。

    别看徐玉凤不是政府的官员,但她是市委常委、副市长王德志的老婆,任着这个身份,找人调动两个已经成为普通工作人员的干部易如反掌。

    不管什么时候,在地方领导干部队伍中,有很多正直无私的官员,但也不缺少很多喜欢跪舔的。

    值得一提的是,王柄龙还有一个身份,他老家也是尚司村的,只不过从他父亲开始,因为吃上皇粮,就搬到市里去住了,很少回来。但村里还有他的叔伯兄弟,不少人还是认得他的。

    二愣子就认得他。就在王柄龙来到二愣子家的自留地里核实果树的数量时,二愣子趁着一起来的村支书郑祖明不注意,悄悄问道,“柄龙哥,一株板栗树补偿多少钱呀?”

    王柄龙用手指勾了勾,说,“九十块。”

    二愣子听到是这个价格,就扳手指算开了:一株九十,昨天晚上他一个人栽了四十五株,那就是二千零五十块钱。如果按村支书郑祖明说的一株只给五块钱,那只能得到二百二十五块,这相差就太大了!

    征收田地以及地上附作物的补偿款,都是以户为单位进行发放的。换句话说,村支书郑祖明委托村民栽下去的果树所得到的补偿款,还得一家一家地去收回来。

    整个尚司村,绝大部分人都不敢贪村支书的这一点钱财,在扣除了每株五块钱的费用外,都乖乖地把钱返回给了郑祖明。

    但这个二愣子就不返还。

    他对前来讨要钱财的郑祖明说,“郑支书,我顶多赔你的树苗钱,你说多少钱吧,我给你。”

    郑祖明恼羞成怒,抓住二愣子的衣领说,“二愣子,别他娘的不识好歹!那天晚上我都说了,愿意栽就栽,不愿意栽就拉倒,没有逼你。你自己领果苗去栽了,现在赖账算什么回事?”

    二愣子挣扎说,“我是被你骗了,你说自己从山上挖来栽的不算数,我要是知道是柄龙哥来检查的,他一定也会认可我的树苗的,再说,这次你赚了那么多的钱,还不满足么?”

    “啪!”

    郑祖明气愤地给了二愣子一耳光,骂道,“小兔崽子,翅膀硬了是吧?信不信我收拾你?”

    “你收拾我,我就去向政府控告你,让你坐牢。”二愣子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郑祖明一愣,随后脸色就缓和了下来,拍了拍二愣子的肩膀说,“哎呀,咱们还是本家兄弟呢,那点钱不给就算了,你年纪也不小了,当是送点钱你讨媳妇吧。”

    “那就多谢郑支书了。”二愣子得胜地咧嘴笑了。

    当天夜里,几个戴着头套的青年闯进二愣子单独住的小瓦房,把他按住,逼问出银行卡和密码,并打断了他的一条腿,才扬长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