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923章开条件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

    胖哥看到家里来了几名警察,有些不可置信地问,“你们找谁呀?”

    “当然是找你了,还能找谁?”吴海霞冷笑。

    “你是派出所的吴警官吧?找我有什么事情?”胖哥强制镇定地说。

    “咔嚓”

    吴海霞掏出手铐搭在他手上,锁牢,才揶揄地说,“别装傻,跟我回派出所,你有几个手下在那里等你呢。”

    看到手上的手铐,胖哥才彻底清醒了起来,马上说,“能不能让我先打个电话?”

    “打给谁呀?分局的王大队,还是市局的杨局长?”吴海霞平静地问。

    “你……你也知道我和分局的王大队长和市局的杨局长关系好,你还敢来抓我?”胖哥怔了怔。

    “走吧,有什么事情到派出所了再说。”吴海霞把他推出了门。

    到了派出所,胖哥却一声不吭了。无论问什么,都不回答,像老僧入定似的。

    “你是不是想等杨局长来救你?”吴海霞用笔敲了敲桌子。

    胖哥这才立起眼睛来看她一眼,然后垂眉顺目了。

    “宋增涛!”吴海霞喊着胖哥的名字,讥讽地说,“你在社会上混了大半辈子,还是孝子吗?为什么还要这样执迷不悟?”

    “吴警官,你什么意思?”胖哥抬起头来问。

    “没错,出租车里面的视频没有了,陈涛师傅手机里的也被你毁坏了,现在,知道真相的只有你一个人了,你觉得杨局长会放过你吗?”吴海霞一针见血地问。

    “啊?!”胖哥又怔了怔。

    “不要装傻,为了你的安全,我劝你还是说吧。我给你做个假设吧,你就是一句话不说,但今天晚上你派人去抢劫陈涛师傅,已经构成了抢劫罪,判几年是少不了的。这意味道,你要在看守所和监狱分别待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面,你还能安全走出来么?”吴海霞问。

    “嘶”,胖哥暗暗吸了口冷气,他并不傻,这些年的打拼,知道了人情冷暖,和世态炎凉,很多光鲜的关系,只是建立在利益之上的,没有了钱维系,一切都是扯蛋!现在他是唯一知情人,杨先友为了自保和安心,有可能会把他置于死地!

    “你公司那个挖掘机师傅也已经供认了,那天晚上他不在徐云的房间里,是你叫他来顶包的。徐云的死,跟你没什么关系,最多,你再加上个强暴徐慧的罪名。然而,你只要一交待,只要检举,就会立功,也判不了多少年。这里面的轻重得失,你自己选。或者你是不是还想再考虑考虑?要不要我把你移交给分局,或者市局?”吴海霞趁热打铁地问。

    “我说,我说……”胖哥知道没有了退路。

    半夜三更,很多人都进入了梦乡。但几辆警车却停在了杨副局长的别墅外面。

    车子上面下来的人有省公安厅专案组的成员,还有市公安局长段立超,以及市特警支队长鲁婉婷和她的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手下。

    一个特警先去敲门。一会儿以后,睡得迷迷糊糊的杨家的保姆来开门,还没来得及问话,鲁婉婷就撞开了她,带头冲了进去……

    杨先友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有些疑惑地坐了起来,刚打开床头灯,就看到一支黑漆漆的冲锋枪对准了他!

    “鲁队长,怎么回事?”这位杨副局长虽然强制镇定,但声音还是禁不住有些颤抖。

    “不许动,举起手抱头!”鲁婉婷喝道,一个市局的副局长,手里面有枪,不敢大意。

    “不是,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杨先友心有侥幸地问。

    “对呀,你一个部下,怎么跑来抓你领导?还有没有一点规矩?”杨先友的老婆也醒了。

    “对对对,你有什么资格来抓我?啊?出去!”杨先友摆起了领导的架子。

    “你再多话,我就打死你,信不信?”鲁婉婷冷酷地说,也把枪顶到了杨副局长的头上。

    看到鲁婉婷严肃的态度,杨副局长的心也沉了下去,在心底里叹了口气,不敢再动。

    鲁婉婷从床头柜子里搜到了杨副局长的配枪,带着手下出了房间,来到客厅里等着。

    几分钟后,杨先友穿好衣服来到客厅,看到省公安厅专案组的人和段局长也在,脸色变得死灰,自觉地伸出了双手……

    第二天上午,晓新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王柄龙在办公室里也被市局的人带走,接受调查!

    市公安局副局长杨先友一落网,他不但承认了欲强行和徐家小女儿发生关系致其跳楼死亡的事情,还供出了更换毒镖,以求早日结案,从而让温鹏飞逃脱制裁的犯罪事实。

    杨副局长这边一开口,温鹏飞无可抵赖,也不得不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一切……

    至此,福台市市长罗子良被暗害一案,终于尘埃落定!

    温鹏飞,杨先友,还有胖哥随后被正式逮捕,移交检察院起诉了。迎接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厉制裁!

    晓新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王柄龙主动退还了索贿得到的房子后,并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只是被撤了职,并调离了公安系统。

    案件的后续处理问题,都是政法机构在办,而此时,罗子良并不在市里,而是在省城。他为了安置地块尽快批复的事情,在一家大酒店约见了省国土厅的几位领导。

    就像一句话说的那样,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罗子良虽然不想做这些有悖于心的事情,但是也没有办法,有些东西,不是他一个人能改变的,为了广大拆迁户能尽快住进新家,他不得不和这些手握审批权的领导们把酒言欢。

    一桌子人,这边只有罗子良和秘书孟恩龙,其他六位都是苍北省国土厅大腹便便的正副厅长们。

    喝的都是五十多度的白酒。敬了一圈酒下来,罗子良也已经脸红筋涨了,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各位领导,我实在是不行了,你们随意……”

    “哎,谁不知道福台市的罗市长是海量呀?这怎么能说够了呢?”国土厅长张小波笑道。

    “张厅长,我再能喝,也挡不住各位领导的轮翻进攻呀……”罗子良的脑袋已经在打晃了。

    “这样吧,这里还有一瓶酒没有开,只要罗市长能把它全部喝进肚子里去,我答应,明天批复你们的申请咋样?”张厅长把一瓶高度白酒推到了罗子良的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