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921章目击证人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

    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王柄龙听说徐慧已经疯,放了心,也担心事情闹大了不好,就让人把徐志亮放了。

    徐志亮回到家,发现自己如今唯一的女儿生活已经不能自理,顿时感到天旋地转,瘫坐在地!

    徐家本来有一对漂亮可爱的双胞胎女儿,街坊邻居都极其羡慕,但如今看到这两个小女孩一死一疯,无不感到婉惜,也对道听途听的事情议论纷纷起来……

    徐家所属的社区片警是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小女警,她把听到看到的事情回到派出所一说。吴海霞也就知道这件事情了。

    刚开始出的案件本来就是吴海霞处理的,她万没想到还会出现这么多事情来,就跑去徐家进行了解。

    徐志亮就一把鼻涕一把泪把这几天以来发生的事情都详细讲了。吴海霞听完吃惊不已,也深深自责起来,觉得徐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跟她的工作不仔细有很大的关系。

    晚上下班的时候,吴海霞就懊悔不跌地跟和她已经住在一起的孟恩龙说了这件事情,“都怪我,徐家的事情极有可能就是一起刑事案件,可我却以治安案件来处理了,看到那个小女孩的情况,我都无法原谅自己……”

    “不必太自责,每个人都可能会犯错。我听你这么一说,这件事情可能会牵涉到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即便你当时判断错了,但后来徐家不是又报警了么?由晓新区刑侦大队处理,可为什么也是一样的结论?还有,徐志亮只不过申诉的频率高一点罢了,怎么却被治安拘留了?”孟恩龙分析说。

    “是呀,当事人之一叫胖哥的人在我们辖区是个很有势力的人,是不是他在暗地里买通了办案的人员?”吴海霞说。

    “很有可能,这些搞房产开发的,和公安系统的官员关系向来很密切,称兄道弟的。”孟恩龙点了点头。

    “那怎么办?分局那边都做出了不予立案的结论了,不好再介入调查,我们派出所也没有这个权限了。可不,你跟罗市长提一下这件事情吧?”吴海霞期盼地说。

    “哎,这么一件小事情也不好跟他说呀,主要是这段时间他为了高田区安置地块的事情有些焦头烂额,心里窝着火呢。”孟恩龙为难地说。

    “是村民不肯搬迁吗?”吴海霞问。

    “不是村民不肯搬迁,而是省里一直拖着不批。”孟恩龙说。

    “省里为什么不批呀,是不合规定么?”吴海霞又问。

    “不是,主要是省城的温副省长在故意刁难,他的儿子温鹏飞不是被关在了福台市看守所了么?他当然不舒服了。”孟恩龙还是知道一些内幕的。

    “公报私仇?那可以向省委去说嘛。”吴海霞也很气愤。

    “怎么说呀?你又不是第一天参加工作。上面又不是说不批,说在研究,在考虑,你能咬他?”孟恩龙摇了摇头。

    “那还真是难为了罗市长了,他这个人嘛,一心为民做事,得罪的人不少,可怎么办呢?”吴海霞说。

    “谁说不是呢,他当初为了解决拆迁户上访的事情,已经承诺两年内建成安置房,让拆迁户都能住进去。现在可好,地块的事情被拖着,很多人在看他的笑话呢。”孟恩龙叹了口气。

    “这些重大的事情,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但这个徐家的事情,我心里一直放心不下呐。”吴海霞愁眉苦脸。

    “好吧,明天我找机会跟他汇报一下,看看他怎么说。”孟恩龙答应了。

    “谢谢你,还是你对我好。”吴海霞的脸对着他灿烂了一下。

    第二天上午,孟恩龙进去送文件的时候,就随便把徐家的遭遇向罗子良说了。

    听完,罗子良皱着眉说,“十六七岁的小女孩,怎么自愿和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去开房?既然愿意了,怎么可能还会从洗手间的窗户失手掉下来?这件事情开始处理的时候就太大意了。”

    孟恩龙吓了一跳,急忙说,“吴海霞也很自责,主要是死者的姐姐徐慧录口供的时候,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也说是自愿的,没办法立案,才造成了现在这个结果。”

    “这件案子,既然吴海霞介入过,就让她负责到底吧,一定要查过水落石出。涉及到谁,让市局的鲁婉婷配合。市公安局那边,我会跟段局长说这件事情的。”罗子良说。

    “好的,罗市长,我马上给海霞打电话。”孟恩龙说。

    吴海霞接到电话,高兴得跳了起来!

    让她负责查处,还让市局的特警支队长配合她,这说明什么?换句话说,她在办理这件案子过程中的权利很大,涉及到谁她都可以去查,自主性大,不用事事去汇报了。一个派出所的小警察有这样的机遇,可是千载难逢的。

    权利和义务是相辅相成的,兴奋过后,吴海霞冷静下来,也感到了身上的压力,她必须把幕后的真相找出来,给徐家人一个交待,给法律一个交待。

    她根据徐慧父亲徐志亮的叙说情况,知道两姐妹坐出租车的过程中被那个胖哥强制带去ktv歌舞厅的,那么,出租车司机就是关键的证人。

    但是,全市那么多的出租车司机,怎么查呢?

    最后,她想了想,就把徐家姐妹的遭遇做成了简报的样子,复印上千份,拿到市内几家出租车公司里去,让他们发给每个出租车司机。

    这个办法很真管用,当天晚上,吴海霞就接到了一个男子的电话,只听这个低沉的声音说,“这位吴警官,请问你的级别有多大?”

    吴海霞一怔,“师傅,什么意思?”

    那名男子说,“没什么意思,我就是你要找的出租车司机,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涉及了很大的官员,只怕你处理不了。”

    吴海霞想了想,就问,“你口中的官员,级别比罗市长大么?”

    那名男子呆了呆,“你说的是市政府的罗市长吗?那倒没有。”

    “那你就放心吧,这件案子罗市长知道了,他让我专门负责调查的。”吴海霞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