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巅峰官路 第912章路上遇袭

时间:2018-04-22作者:金鸡纳霜

    ,!

    福台市看守所内,张承禹痴痴呆呆地躺在小床上,不言不动。听到开门声的时候,头也没有转动一下,对于他来说,已经变成了行尸走肉,思维已经停止了转动。

    进来的看守并没有去叫他,只是看了看,然后自言自语地说,“你真是命大,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居然还能走得出来……”

    “你说什么?”张承禹终于有了反应。

    “我说,你不用死了。”那位看守说。

    “不用死了?为什么不用死?”张承禹头脑还不会转弯。

    “靠,看来你真的被吓傻了,我们看守所接到通知,你的死刑执行命令取消,案子重新审理。”那名看守说。

    “我不用死了?这是真的吗?”张承禹眼睛开始了转动。

    “我不是说了吗?你这小子真是命大,我告诉你吧,罗市长回来了!高兴吧?”看守神秘地说。

    “罗市长回来了?罗市长是谁呀?”张承禹喃喃自语,回不过神来。

    “妈的,你这蠢货,控告你暗害谁嘛?人家没死,回来了,还亲自跟法院的人说你不是凶手。”看守没好气地说。

    “罗市长没死?罗市长回来了?罗市长没死是真的吗?他真的回来了吗?”张承禹跳下床来,又跳又叫。

    “是,他没死!他回来了!”那位看守再次肯定地说。

    张承禹忽然脚一软,跪倒在地,把额头顶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那位看守并没有阻止他,只是叹了口气。一条生命,不经意间,捡了回来,换做是谁,也会欣喜如狂,神魂颠倒9有机会哭泣,这得多大的福气?他摇了摇头,轻轻关上牢房的门,离开了。

    ……

    罗子良傍晚的时候才从省城回来,下高速进入市区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在一个红绿灯路口的时候,发现前方停了两辆车,车身挤在一起,看样子可能是抢道造成的,两伙人在争吵,在互相指责。两边人分别有三四个,实力相当。

    罗子良看了一会,忽然发现了个诡异的现象,这些在对峙的人时不时瞟着他所坐的这辆车一色,眼睛顿时眯了起来,淡淡地对罗子坤说,“麻烦来了。”

    话音刚落,那两伙人忽然都抽出砍刀,打了起来。然后一伙人往车后面且战且退,向罗子良他们停车的这个方向而来……

    罗子坤马上下车,站在了车门边,凝神戒备。

    开车的是秘书孟恩龙,副驾驶位置上坐着市电视台的叶娜,罗子良和罗子坤两兄弟坐在后排座。

    罗爸爸,罗妈妈,以及窦文娟,罗子良已经让鲁婉婷直接送回了老家唐平县罗家寨,并没有在这里。一个市长被人暗算,这里面涉及到的问题不小,幕后背景强大。罗子良不得不有些顾虑,有所准备。

    双方打斗的人经过罗子坤身边的时候,背对着他的那个青年忽然反手一切,向他砍了过来!

    罗子坤侧身一让,闪电般一脚往对方的腹部蹬去……

    “咚”的一声,那个青年往身坐倒在地!

    罗子坤准备扑上去夺刀的时候,不料又有两把刀同时向他砍了过来!!

    无奈之下,罗子坤只好只好就地一滚,以求自保。

    罗子坤一让开位置,其中就有一个人伸手去拉车门。但车门已经被里面的罗子良反锁。那人拉不开的时候,对着玻璃就是一刀!

    “嘣”

    车子玻璃受损,成了雪花状,好在质量还好,并没有破裂,掉了下来。

    罗子良此时大病未愈,就像玻璃一样,一碰就碎,他可不想去逞匹夫之勇,‘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啊——”叶娜脸上吓得没有了血色,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

    罗子坤倒地的瞬间,脚一扫,就把那个砍车门的青年扫倒在地!青年手上的砍刀也从手上掉了下来……

    罗子坤手一抄,接住砍刀,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一刀在手,他的气势大涨,随手往车门边的另一个青年一劈!

    “呲——”

    砍刀劈在那名青年的手臂上,拉开了半尺长的口子,鲜血飙了出来,染红了半边身子……

    一击得手,左砍右劈,罗子坤控制住了局面。后面车子上的二狗和校纷纷下车,带着十几个兄弟跑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这些事情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

    叶娜回过神来后,心有余悸地问,“罗子良,你怎么知道这些人是冲着我们来的?”

    “做贼心虚,狗急跳墙,就是这样子。”罗子良苦笑。

    “有人要对付你?”叶娜很吃惊,明目张胆地对付一个市长,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和心里承受能力。

    “不对付我?我一旦回到市政府,还有他们的好果子吃么?”罗子良反问。

    “啊?!”叶娜一想到这里面涉及到的黑暗内幕,愣愣地说不出话来了。

    外面的路上,二十来个青年在互相追逐,其激烈程度,不亚于黑帮电影里的火并场面……

    没多久,那七八个青年就被罗子坤的人打倒在地,都抓了起来。

    “大哥,对不起,我以为你们是他们叫来帮手的人呢,误会!误会!”那个最先砍向罗子坤的青年求饶地说。

    “误会你妈的个毛!”罗子坤一脚踩在那人的膝盖骨上。

    “啊……”

    一声长长的惨嚎,真是让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二狗和校等人就把这些人的手脚都捆好,塞上了车子。连那两辆车也一齐开走。

    等罗子坤又上了罗子良的车以后,车队才开进市区。

    二十几分钟以后,罗子良的车进入了市政府大院。

    二狗和校带领的五六辆车在市政府门前的路边排成一排,耐心等候。

    车子一停,罗子坤把折叠轮椅从后备箱取出来,打开,小心地把罗子良扶上坐好,推向办公楼。

    罗子良转身对关车门的秘书说,“恩龙,打电话叫段局长到我办公室来。”

    段局长就是公安局局长段立超,因为受到打击和排挤,一时想不开,就长期休病假了。

    “罗子良,你刚回来,晚上也要加班处理公务吗?”叶娜不解地问。

    “呵呵,我能休息么?”罗子良苦笑着摇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