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209章 吼一嗓子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凌司夜不置一词,目光阴冷的注视着她。

    有时候,即便一句话也不说,那也是相信一个人最有力的证明。

    不存在这种假设,以至于他理都不想理这个话题。

    对于凌司夜这态度,刘敏脸上的笑倏然收了起来,双手紧握成拳,低吼道:“凌司夜,简悦何德何能,能得你这样毫无条件的信任。你即便是选择相信她,也不愿选择相信我。”

    无视她脸上的不悦,凌司夜语气淡漠如水,“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相信。”

    没有资格,因为你只是一个陌生人。

    没有资格,因为你根本不配。

    平淡不过的话,简单不过的话,却是使得刘敏所有的咆哮,以及未曾暴怒出来的怒火,顷刻间给压了下去。

    事已至此,再装下去,那就没意思了。  刘敏索性承认,冷冷笑道:“这件事的确是我做的,我原本是想把简悦推下去的,即便摔不死,摔个头破血流也行,那也能解我心头之恨。但在最后时刻,我看见了你母亲,我就将计就计,制造出假象

    来,换成自己滚下楼梯。我很高兴,至少你母亲是不会接受简悦这么个心狠手辣的儿媳妇不是吗?你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母亲相信了,她相信了自己眼睛所见的。”

    闻言,凌司夜脸色愈发的冷了,眼底寒霜遍布,这个女人还真什么都做得出来。

    “你离开a市吧。”再出口,已是不容置喙的语气。

    刘敏情绪极为激动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咬牙拒绝,“你让我离开就离开,你当我是什么?你要我走,我就偏不走,我就是要看不得你好,看不得简悦那丫头好。”

    “三天,给你三天的时间。”凌司夜多余的话也不说,简单明了的直接给出期限。

    刘敏突然大笑起来,“凌司夜,你这么对我,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

    “后悔?我们就走着瞧。”凌司夜依旧是平淡无波的口吻。

    他转身走了出去,在拉开门之前,忽而想起什么?侧头看了过来,“你额头的疤,一辈子都留着吧,反正你喜欢。”

    把这残忍的话扔下后,凌司夜拉开门走了出去。

    其实,伤害一个人,只需对症下毒就好。

    说再多的废话,不如说句恶语伤人,六月寒的话。

    打击一个人,不如攻其心,打蛇打七寸,不正是一样的道理吗?  刘敏如同晴天霹雳,整个人都僵住了,惊恐的摸上自己额头缠着纱布的地方,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随即回过魂来,哭着喊着道:“有疤?怎么可能留疤呢?不可能的,不可能留疤的。一定是凌司夜在

    骗我,一定是。”

    她一把抓起床上的枕头,跟得了失心疯似的砸向早已紧闭的房门,破口大骂道:“凌司夜,你别高兴得太早了,你以为简悦那臭丫头现在就好过了吗?我告诉你,绝对不可能,不可能。”

    回答她的只有无边的寂静。

    摔了枕头,刘敏还不解气,又一把扫下桌子上所有的东西,水果、水杯,花瓶等东西一股脑滚落在地。

    水果滚落一地,在光滑的地板上四处逃窜,水杯花瓶随声而碎,玻璃碎片四溅,整个安静的房间,发出一阵阵的嘈杂声,极其的刺耳。

    刘敏手上还吊着瓶,因为她大幅度的动作,针管的地方,有殷红的血倒抽回去,她却两眼喷着怒火,恍然未觉。

    在同一时刻,简悦被带进了大厅,偌大的大厅里,除去沈眉和刘氏,还坐着好有几张她陌生的面孔。

    简悦刚踏进大厅,在场的人一致把目光聚拢了过来,尔后抬手朝她指指点点,活像她挖了他们家的祖坟一样,紧跟着各种议论声砸进耳膜。

    “就是她?看她年纪轻轻的,模样又这么清纯,竟然能下得手把我们家小敏从楼梯上推下来。”

    “可不是吗?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小小年纪怎么能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必须得管教,不然今后指不定要危害社会。”

    “······”

    垂在身侧的手紧握,简悦才发现,面对这么多人指责,甚至是质疑的目光,她还是有点怕的,尽管她想到了凌司夜。

    凌丰明和刘石先后入座。

    刚坐下,刘石率先开口,“老兄,这事既然交给了我,那就由我们刘家的人自己解决。”

    凌丰明面色不改,问道:“说说看。”

    刘石郑重其事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不想太为难她,只要她亲口承认,这件事是她做的,且亲自向我们二老跪下来磕头赔礼道歉,这事也就这么算了。”

    沈眉静观其变,有凌丰明在场,她无需开口。

    凌丰明淡淡一笑,语气铿锵有力,“赔礼道歉可以,但这跪下来磕头就免了吧。”

    刘太太一脸愤然道:“怎么能免了?这丫头把我家小敏推下来,连容貌都毁了,女孩子家最注重的便是容貌了。要想免了可以,除非她也自己从楼上滚下来,这事我刘家就不追究。”

    想到刘敏毁了容貌,刘太太要是不激动,那才是怪事。

    “对,就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让她亲自体会一下,这种滋味好不好受?她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做?”在场的一个妇人,急忙接过话,紧跟着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起来。

    “男人讲话,何时轮得你一个妇人插话?”凌丰明蓦然拔高了声音,脸色沉沉,眉峰隆起,尽显肃穆。

    此话一出,那几个想要搞事的妇人被吓得不轻,顷刻间把嘴巴紧紧闭住,迫于凌丰明的威严。

    面面相觑过后,均纷纷低下头来。

    好歹凌丰明也是从过军的人,还混了个不小的军衔,随便吼一嗓子,足以把在这场的人给震住。

    刘石不悦的看了旁边的刘氏一眼,在怪她的没眼力,怪她的胡来,他刚才都使了眼色了。

    宽敞明亮大厅很静,再没有七嘴八舌的三八声。  凌丰明把目光投向简悦,放缓了语气,“你怎么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