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206章 你喜欢听吗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心顿时一沉,忽而想起什么?凌司夜大步流星朝走廊的尽头走去,推开了最角落的房间,那是一间画室。

    听到声音,简悦被吓到,扭头一看,便一眼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男人,他眼里带着焦急,还有担心,隐约中还夹着一丝丝的害怕。  简悦赤着脚坐在地面上的,她面前是以前胡乱涂鸦的图纸,明明画得很丑,可某人却昧着良心说好看,愣是把她做的画全部都保存下来,她比较喜欢的,还拿去框起来,并挂在房间里,整个房间乱而

    不杂。

    简悦缓缓站了起来,刚站稳,还没迈出一步,整个人就被男人动作粗鲁的拽入了怀中。

    她垂在两侧的手也跟着抱住他精瘦的腰身,诺诺的喊道:“小叔。”

    凌司夜不做理会,紧紧抱着她,眼睛微闭,拼命的闻着属于她身上的味道,这一刻至少是心安的。

    怀中温暖的触感,告诉他,她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并没有离开。

    腰间的手越发的缠得紧了,简悦顿感难受,微微推搡,低声道:“小叔,你怎么了?”

    凌司夜一言不发,直接把人拉开,捏住她的下巴,直接擒住她的唇。

    他想给她惩罚,想狠狠咬破她的嘴唇,但偏偏舍不得她疼,舍不得她受委屈,舍不得她被欺负,舍不得她哭,所有的舍不得迫使他最后放弃了这个念头。

    突如其来的一幕,倒是使得简悦不知所措,连人都处于傻愣状态。

    直到凌司夜松开她,她呆呆的看着眼前俊美的男人,是她的错觉吗?她怎么感觉到小叔在怕。

    是的,在怕。

    想到她刚被沈眉说,可能还是几句重话,凌司夜原本到唇边,要说她几句的心思瞬间没了。

    “以后去哪都要告诉我?知道吗?”他沉沉说着。

    简悦乖顺的点点头,“我以后一定会说的。”

    凌司夜没打算扯老宅的事,他松开简悦,捡起地上的一张画,漫不经心的问,“怎么突然想来这里了?”

    “突然就想来了。”简悦凑到他手边,眼睛盯着他手上的图纸,存了为难他的心思,“小叔,你还记得这张画吗?”

    简悦的画工很渣,没事,尽管再渣,在三少看来,那也比这世上的名画还要名贵。

    这画上的事物很简单,只有一个房子,门外还有几棵树,树底下的秋千上,还画着一大一小的人。

    凌司夜轻笑,“你的第一幅画。”

    那时候,简悦说希望他们能永远在一起,即便是她父母来接她。

    若说别的画,他不一定认得出来,可这一张恰好是她做的第一幅,他在旁边坐着,亲眼看着她画完。

    这小东西还献宝似的,把这画送到他面前,他还夸好看。

    视线往下一瞥,见简悦光着脚丫子,他把手中的画往旁边一放,忽的把人抱了起来,无声叹息,“天气变凉了,别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容易受凉,说都不听。”

    简悦搂着他的脖子,心头一暖,很狗腿的亲了他一口,又咬了咬他的下巴,哼唧道:“我一时忘了。”

    换来男人的一声冷嗤,想到她受委屈,恐怕连晚饭都没吃,他故作不知情道:“饭呢?吃了吗?”

    察觉到他眼神不善,简悦刚想矢口否认,肚子很不配合的咕噜咕噜的发出了抗议,她顿时跟只泄气的皮球一样,认怂的咕哝道:“还没。”

    “为什么还没吃?”凌司夜倒是要看看她要装到什么时候?

    简悦摸着饿得瘪瘪的肚子,打着马虎眼道:“还没饿。”

    “没饿?没饿叫什么?”

    “它喜欢叫。”

    凌司夜冷冷道:“你喜欢听吗?喜欢就听到明天,保准你听个够。”

    “······”

    凌司夜虽语气不善,但还是把人抱到楼下,让陈管家把饭菜端上来,先让她填饱肚子。

    简悦看他也不吃饭,只是看着她吃,不由得觉得头皮有点发麻,她小小声的问,“小叔,你不吃吗?”

    眼看准备七点,她才开始吃晚饭,凌司夜都想斥责她两句,奈何触碰到某人亮晶晶的黑眸,瞬间没了脾气,依旧口吻强硬的道:“吃过了,你吃吧。”

    简悦乖乖巧巧的“哦”了一声,继续认真吃她的饭。

    吃饱之后,简悦刚放下碗筷,凌司夜推椅起身,对她道:“跟上。”

    简悦顿时心虚了,她怎么觉得这事情不简单呢?她又很听话的“哦”了一声。

    进了房间,关了门。

    凌司夜直接道:“你就没有话要跟我说?”

    简悦懵了懵,难不成小叔知道了?消息还真快,兴许是陈管家告的密。

    “在想怎么糊弄我吗?”男人凝了声。

    简悦急忙摇头,“我没有,我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凌司夜轻轻扣住她的手腕,把她轻拽了过去,简悦臀下一软,便跌坐在他的大腿上。

    男人很自然的抓着她的手把玩,听似毫不在意的道:“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简悦眼睛低垂,盯着他的手,认真道:“小叔,是刘敏自己滚下去的,不是我推她的。原本她想推我的,但刚好看到阿姨出来,所以她就自己滚下去了。”

    前面一句,凌司夜没觉得有什么?但后面一句,他倏然眸光一寒,若不是他母亲突然出现,那今天下午滚下楼梯的人,便是他怀中的人了。

    事不过三,刘敏当真不把他的话听进去,非得逼他做坏人。

    也罢,给她平坦的路,她不走,偏要走这么荆棘的路,这能怪谁。

    别说是摔下来毁容,即便是摔个半身不遂的,那也是她活该,更是她自找的。

    看凌司夜不置一词。

    简悦扯了扯他胸口的衣服,小脸上盛满委屈,“小叔,他们都说是我把她推下楼的,说我心肠狠毒,虽然不是我做的,但听了,我心里不好受。”  凌司夜亲了亲她的发旋,柔声安慰道:“他们不相信你,我相信你,别人的话,你也不必听进去,只要记住我的话,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好,懂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