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205章 有没有打她?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陈管家后面的话,直接止在了舌尖上,没再吐出来。

    面前的简悦,眼眶红红的,明显是哭过了,那模样看起来有几分可怜和小委屈。

    陈管家很有眼力的把声音压低,讪讪道:“少奶奶,您这是怎么了?出去时,不是还心情很好吗?”

    简悦看了他一眼,嘴角勉强拉开抹笑,“眼睛不小心进沙子了,我没事。”

    眼睛进沙子?总不能两边都进吧?这话扯得有点不太离谱。

    心里这么想,陈管家也不好当着简悦的面吐出来。

    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简悦不再说旁的话,独自上了二楼。

    陈管家愣在原地,摸着下巴冥思苦想。

    心里认定,简悦定是在老宅受了委屈,有了之前他的粗乎,换来凌司夜一脚的前车之鉴。

    陈管家私下认为,他该重视这件事,弄清简悦为什么红着眼睛回来的。

    要知道,少奶奶不高兴,三少就不高兴。三少一不高兴,他这做管家的也好不到哪去?

    思前想后,他都得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好向三少报备。

    思及此,陈管家把刚才开车的师傅叫来问话。

    那人是御宝林的人,更是凌司夜雇佣来的,自然是听他的,便把自己所知道的都道了出来。

    从司机口中,陈管家得知刘敏从楼梯上滚了下来,还被送进医院急救,而且推她的人,还是简悦。

    陈管家顿时纳闷了,跟听了个天大的笑话一样,摇头笑道:“少奶奶会推人?推的人还是刘敏,即便是真的推了,那刘敏也活该,八成是自己挖的苦肉计。”

    陈管家感叹了一句,女人心,海底针。

    转身立马拨通了凌司夜的号码,他得把这重大消息传递给三少了,不然回来,某人看到自己的小心肝受委屈,准得找他麻烦。

    电话刚一接通,陈管家就跟小鞭炮似的噼里啪啦的道:“三少,不好了,少奶奶被欺负了,据说那刘小姐自己作死滚下楼梯,竟然说是少奶奶推的。”

    话音刚落,电话那头一阵嘟嘟嘟声,陈管家顿时愣住了,三少这是什么意思?

    简悦去凌家别院,凌司夜是知道的,她去之前,给他打过电话,心情很是不错。

    下班时,他也给简悦打过电话,但电话是关机的,想到沈眉接受了她,便不做他想。

    谁知不过是一个下午的时间,竟发生了这样的事。

    他以为简悦在老宅吃晚饭,他都没打算回去,在外面吃了饭。

    今晚有一场酒会,需要他出席。

    彼时,凌司夜坐在车里,好看的眉毛微微蹙起,挂了陈管家的电话,紧跟着便打了过去。

    看到凌司夜的来电,沈眉愣了愣,但也很快明白过来,他这是打过来兴师问罪了。

    她接通,先发制人,“这件事你都知道了吧?那丫头把小敏推下楼,害得小敏毁容。”

    凌司夜冷笑一声,语气薄凉道:“她把人推下楼,你怎么不说是刘敏自己使的苦肉计。”

    “司夜,你不能再这么护着她,她这是在做犯法的事。我虽然老了,但还不至于老糊涂了。”沈眉不由得拔高了声音,她都亲眼看见的事,还怎么狡辩?怎么不承认?

    “就算你们所有人都认为这件事是她做的,我都相信她。”凌司夜无视她语气的诸多不满,冷冷道:“我打给你不是争论谁对谁错的,我只想知道,你有没有打她?”

    沈眉眉头皱得老高,更是被他语气里的冰冷给刺到了,她也气着了,不可置信的问,“我要是动手打她了,你还想打回来不成?”

    “妈,如果你想我最后这么一次叫你的话,你下次就别碰她。”凌司夜语气平静,且又极为淡漠的说着。

    沈眉闻言,整个人直接跌坐回沙发上,压住心头的怒火,咬牙恨恨道:“我没打她,她做错事了,我还不能说她两句吗?你这样宠着她,迟早会害了她的。”

    说到底沈眉还是比较怕这个儿子的,她没敢说自己把简悦关了起来,还没收了她的手机,否则凌司夜非得跟她闹不可。

    “她要真的做错了,我的人也该我来管,你们瞎凑什么热闹?更何况她还没做错,你们凭什么对她做出批判?”

    “好好好,我不管了行吗?你们爱怎样就怎样?”

    这次是沈眉怒挂凌司夜的电话,可见气得不轻,要不是身体硬朗,没啥毛病,估计这会都被他气到医院去了。

    这番话的确重了,但凌司夜有必要提醒,简悦是他的人,除了他能欺负之外,别人最好别乱动。

    更何况他自己都舍不得欺负简悦,哪能任由别来胡来,这不是嫌麻烦事少吗?

    说实话,即便真的是简悦不小心把人从楼梯上推下来,对方又是刘敏,凌司夜是没什么意见的,护短肯定护到底了。

    参加酒会,肯定是不可能了。

    被人误会,那小东西还不得躲起来,偷偷伤心难过。

    是以,凌司夜便让老郑折了回去,又拨通了乔宇的手机,让他代自己出席酒会,还说要是别人问起,便说他身体不舒服。

    身体不舒服,只是个借口,虽说以凌司夜这样身份的人,即便不找借口,那也没人敢说他的不是。

    但人不能太高傲,太过于随性,有时候找些委婉的借口推拒,总比什么都不找的强。

    人不过是风光一时,谁知道能不能风光一世呢?

    不过是十来分钟的路程,车便到了御宝林。

    陈管家听到车声,急忙屁颠屁颠的跑了出来,看到凌司夜急忙道:“少奶奶在楼上。”

    凌司夜迈着长腿走进去,“她哭了?”

    “眼眶都红了,还说什么眼睛进沙子。”陈管家紧紧跟上,很诚实的道出实情。

    凌司夜剑眉拧地越发的紧了,就连薄唇也拧得紧紧的。

    到了楼上,推开房间的门,里头空荡荡的,连个人影也没有。

    他大步而入,又打开了浴室的门,还是没人。  从房间里转出来,顺手推开隔壁她住的房间,仍旧不见踪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