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160章 一口一个老婆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简悦气得不行,忍住把衣服直接砸在男人脸上的冲动,转身直接把外套一股脑给塞进垃圾桶里。

    彼时,凌司夜正坐在床边,曲指松领带。

    简悦走过去,没好气的问,“你去的饭局是不是有女人?”

    “嗯,有的。”他回,还很老实的。

    闻言,简悦那叫一个气啊,即便凌司夜不会和那些女人有什么,但一想到那些女人跟活苍蝇一样,一个劲的往他身上沾,她还是不高兴,她咬牙问,“你是不是摸她们了?”

    凌司夜目光与她平视,嘴角咧开浅浅的弧度,把站在床边,气呼呼的想要质问自己的小东西给搂了过来,躺倒在身后的大床上。

    “我只摸我老婆。”他笑得那叫一个妖孽。

    简悦才没闲情逸致和他开玩笑,正色道:“你不摸她们,那是她们摸你,你享受了?”

    “没有,她们不敢碰我。”凌司夜顺着脑子里的记忆说。

    简悦抓住他握住自己腰间的手,很是揪字眼的问到底,“意思是说,她们敢摸你,你也不拒绝了?”

    凌司夜顺势把她压在身下,双手撑在她两侧,“不,我只给我老婆摸,你喜欢摸哪都可以。”

    简悦说他也不是,骂他也不是。

    要说他醉了,他又能清清楚楚回答你的问题,要说他没醉,偏生他和往日高冷淡漠的形象又大有出入,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现在的凌司夜,在简悦眼里,那就是个执拗的孩子,有点不可理喻,有点可爱,还有点油嘴滑舌。

    油嘴滑舌,这不是小白脸才有的潜质吗?

    简悦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撇了撇嘴,“谁要摸你?”

    “你不摸,我摸。”说罢,他的手便不安分起来。

    男人身体的重量有点压下来,简悦不乐意了,她使劲推了推,“你压着我,真重。”

    “嗯,是有点重。”身上的男人很配合的回她,“换你压着我,我喜欢。”

    话口未毕,简悦还没反应过来,天旋地转间,她已经跨坐在男人身上,他双手握住她的纤腰,那双迷人的桃花眼轻轻眯起来,似在打量着她。

    简悦紧张得眼睛无处安放,她垂下眼帘,视线落在男人胸膛,随即抓住他那微微松了的领带,圈在手指上把玩。

    她漫不经心的问,“外面那些女人有我好看吗?”

    眸中倒影着那张熟悉不过的小脸,凌司夜记得她笑起来很好看,他喜欢她笑的模样。

    凌司夜倒也没别的动静,双手一直扶着她的腰身,“嗯,比你好看。”

    简悦怒,俯下身来,张嘴就咬住他的唇瓣,想咬破,可又舍不得。

    凌司夜双手顺势一滑,掌住她的后背,把她压向自己,任由她对自己胡作非为。

    他喝了酒,她咬他,倒是嘴里有点酒味了。

    简悦觉得不值当,便松了嘴,然后他亲着她的耳蜗,低声呢喃道:“她们是生得好看,但在我眼里,你才是最好看的。”

    简悦不屑道:“你刚才还说她们比我好看,我现在就不高兴。”

    “不高兴?”他剑眉皱了皱,亲了她一口,很认真的问,“这样高兴吗?”

    “······”

    简悦顿时哑口无言,说得他的吻很值钱一样,不过是亲她一口,她就得高兴吗?

    简悦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别的女人想要得他正眼瞧都难,更何况还是被他亲一口。

    要真被凌司夜亲上一口,还不得乐得三天三夜睡不着,说得夸张点,有人会当场晕过去都不为过。

    见简悦怔忡的看着自己,一脸的不可置信,凌司夜道:“亲一下不满意,那就亲两下。”

    说话间,还真凑过来直接把简悦吻了个晕乎,这是一个热吻。

    一吻即罢,简悦趴在他健硕的胸膛上,耳朵贴着男人的心脏处,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格外的好听,可她气得干喘气。

    凌司夜摸了摸她的脑袋,跟给宠物顺毛似的说:“还在不高兴?以后我只给你亲,只给你摸,只给你睡,你都还不高兴吗?”

    她不想和喝醉的男人说话,真的会被气死。

    换做平时,他连一句有点情调的话都不说,结果喝醉了,左一句,右一句的,当真令她大跌眼镜。

    半晌,简悦坐了起来,想要从他身上下来,奈何男人不许。

    简悦揪着他的领带,霸气的宣布,“你是我的,以后眼里只能有我一个,也只能看我一个。别的女人看都不准看,连想都不行。”

    凌司夜一笑,柔声道:“听你的。”

    闻言,简悦才咧嘴一笑,抓着他领带的手一松,张嘴就咬他。

    先是啃他的脸颊,又啃他的嘴巴,最后还啃他的脖子,像是要在他身上留下属于她的记号。

    两人在床上耳鬓厮磨了许久,简悦才下床穿鞋,进浴室去给凌司夜放温水,让他好好泡个热水澡,这样就不会那么疲倦了。

    趁放热水的时间,简悦查找了关于醒酒的法子,然后就匆匆下了楼,在冰箱里拿了一罐牛奶出来。

    喝牛奶也能醒酒,简悦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管不管用,反正喝了又不会死人,怎么着也得试试看。

    简悦甩开脚上的拖鞋,爬到床上去。

    凌司夜半眯着眼,似乎准备要睡过去了。

    简悦拧开瓶盖,又倒在杯子里,然后挪到他旁边去,“小叔,快喝,喝完明天起来头就不会那么疼了。”

    凌司夜睁眼开来,倚着床头坐着,瞥了眼她手中的杯子,懒懒的说:“叫老公,还有你喂我。”

    干脆忽视他前面的话,简悦哼唧道:“我不喂你,谁喂你。”

    她将杯子送到凌司夜嘴边,他却不配合,头往后仰去,然后一个劲的盯着她看。

    “你怎么不喝?还是说你想喝热的,那我去给你温一温。”简悦秀眉微蹙,还以为自己说对了,便要下床。

    “不用。”凌司夜扣住她的手腕,他问,“你不是说要喂我吗?”  简悦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我刚才不是喂你吗?你自己不张嘴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