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156章 他的温柔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简悦听言,慌了乱了,小小声的说:“可以轻轻的吗?”

    凌司夜抬起头来,居高临下睥睨身下小脸红扑扑的简悦,咬咬牙,不可拒绝的道:“不行。”

    简悦被他又黑又暗的黑眸给蛰到了,紧张之余,不忘要讨价还价,“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给你。”

    “······”

    凌司夜脸色都黑了,她还会说这样的话,果真是胆子肥了。

    等到了秋天的尾巴,简悦就十九岁了,也是个小小的大人了,而且她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

    对男女之间的一些事,有了潘小玉这个家伙做好友,简悦也就耳濡目染了,知道这点东西也不是什么大事。

    简悦不知道的是,凌司夜吃了那种药,和往常不一样。

    蓦然想起凌司夜的手还在流血,简悦突然惊呼出声,“小叔,快起来。”

    身上的男人动作一顿,不解的凝着她,“做什么?”

    这个时候,她还想跑了,真是想得美。

    简悦眼睛看向他的手,并抬手指了指,“它还在流血,我们能不能把伤口包扎了先。”

    “不碍事。”凌司夜复又把人压了回去。

    “怎么能不碍事呢?快点起来。”简悦双手抵在他健硕的胸膛处,一脸的不情愿。

    凌司夜从凌家别院,一直忍到现在,已经算是很有耐性了,现在都快要把持不住了,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包扎伤口,先把正事做了再说。

    为了不让某个小东西叽叽喳喳个没完,凌司夜干脆直接擒住她的唇,把她的话给堵在唇舌间,真是话多的小东西。

    男女力气悬殊,简悦自然不是凌司夜的对手,不过是片刻功夫,她只觉身上一凉,低头一看,自己早已被扒拉了个干净。

    她还没反应过来,有东西已经破土而入,撕扯着疼痛,在全身蔓延开去。

    简悦双眼一红,双手用力抓住男人的肩膀,张嘴在他肩头狠狠咬了一口,以作惩罚。

    起初,简悦还能坚持,到后面直接受不住了,哭着喊着说别来了,奈何身上的男人可听不进去。

    这药劲还没过去,凌司夜怎么可能收得了手,换做平日,他定是不会欺负这小东西,可现在不行。

    直到后半夜,简悦哭得抽抽嗒嗒的睡了过去,凌司夜才退身出来,又低头一一亲吻去她脸上的泪珠,不嫌脏的,动作极为有温柔的。

    简悦睡过去之前的第一想法就是,小叔一定是个男人,一个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男人,她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凌司夜赤着身子下床,进了浴室,又给简悦放了洗澡水,自己则站在花洒下冲洗。

    出来时,他只套了件居家悠闲裤子,上半身仍旧是光着,左肩头还有简悦咬下的两排整齐的牙印,淡淡的,浅浅的。

    凌司夜站在镜子前,瞧了眼肩头上的痕迹,又低头看了眼,那胸膛上被简悦抓出来的红痕,心里格外的满足。

    这都是小东西给他留下的痕迹,不管是狼爪,还是狼牙,他都觉得看起来格外的可爱。

    可不是可爱吗?也只能用可爱来形容。

    凌司夜心头软得不行,很想再亲亲她,再抱抱她,多么柔软可爱的小东西,就应该捧在手心里,好好呵护,好好疼爱。

    出了浴室,凌司夜抱起床上的简悦,把她带进浴室,放在浴缸里,帮她清洗身子。

    再出来时,凌司夜把她放在沙发上,自己则把床单都一一换了,这才抱着人躺在床上,低头凑过去,闻着她身上沐浴过后的清香味道,没来由的心安。

    简悦虽睡得熟,许是察觉到某人的不安分,她不满意的咕哝一声,然后把脑袋拱进了男人的怀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又沉沉睡去。

    见状,凌司夜有些哭笑不得,简悦这动作跟那些个刚出生的小奶狗一样,眼睛还没睁开,但也知道要找吃的。

    忽而想起一事,凌司夜把简悦往旁边一挪,他起身下床,先是在床头柜里找了圈,没看见,又步履匆匆去了书房。

    再回来时,手上多了瓶药,他掀开简悦身上的被子,又解开了她身上的睡袍,很认真的给她上药。

    做完之后,他才开始处理自己手上的伤,被玻璃割破,有些玻璃渣子陷在肉里,他拿着镊子一一取了出来,又涂抹了药,做简单的处理。

    这些药直接放在茶几上,凌司夜没多余的心情去做收拾,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把那温软的小东西抱在怀里。

    好在简悦早上没课,不用赶着去学校。

    这一觉倒是沉得很,连早饭都不吃了,凌司夜来了两次电话,陈管家都说没起。

    要不是凌司夜去上班之前,提前跟陈管家打招呼,恐怕陈管家都要上楼去叫人了。

    以前,凌司夜对于简悦的饮食问题很是重视,能多吃几顿,就是不能少吃一顿。

    只不过这最近来,凌司夜突然放宽对简悦的约束,陈管家心里很纳闷,还以为是他想通了,不再管那么多小事呢?

    简悦睁了睁眼,再眨了眨眼,发现自己身处凌司夜的房间,昨晚的一幕顿时浮现脑海,她脸蛋发烫。

    她揭被而起,低头一看,毫不例外的看见一些小小的红印子,在她身上绽开,格外的醒目。

    知道她还要出去见人,凌司夜没太过分,脖子以上的没痕迹,可脖子以下的,几乎无一幸免。

    简悦脸色黑了黑,他到底什么时候把她亲了个遍的,她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真是奇怪。

    到了楼下,简悦看见守在大厅的陈管家,低头做沉思状,她出声率先打招呼,“陈伯,你在想什么呢?”

    陈管家回过神来,看着她道:“简小姐,您终于醒了,我这叫厨房的人上菜,您还没吃早饭呢?”

    “陈伯,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什么话?”  简悦只能耐心的再度把话给重复了遍,陈管家笑呵呵的说:“昨晚三少不是还很生气吗?怎么今天早上,神清气爽,脸上一派春风得意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