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132章 光长个,不长脑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闻言,何彦哪里还能淡定,不恼火才怪,当场起身,直接抬脚踹了过来,不偏不倚正中那人的腹部,男人闷哼一声摔倒在地。

    不知是他反应太快,还是那个男人有意不闪避,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

    张勇连忙拉住这火气冒烟的主,不断安抚,“老大,算了,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何彦充耳不闻,挥手一把推开他,怒声道:“我今天就偏要和这种人一般见识,让他知道我何彦不是那么好惹的,更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那人被他踹倒后,捂着肚子哀嚎出声,“何大少爷打人了,何大少爷打人了,他要打死我了。”

    这边的动静,早就引起注意,经他这么一喊,来围观看热闹的人群便越发的多了。

    见状,何彦更是怒不可遏,上前又踢出一脚,狠狠踹了那人几脚,冷冷道:“刚才还不是很神勇吗?现在装什么孙子,李权,你他妈才是个孬种。”

    张勇怕闹出大事来,连忙扯住何彦,急切道:“老大,他不过是为了博眼球,你何必动怒,着了他的道,这样反而对你的名声不好。”

    说完,他对着地上的李权道:“你这人也正是的,想要钱就直说吗?干嘛要动手打人呢?我老大今天心情本就不佳,再经你这么一激怒,自然是更气了。”

    说这话时,张勇突兀的把声音提高,好让大家都能听得到,所谓的眼见不一定为实。

    当然他的话也起了作用,很多人都对着地上那人指指点点起来,直说是碰瓷的。

    冷静下来的何彦尽管不乐意,但为了面子,不惊动自家的老头子,还是从钱包里把钱掏出来。

    张勇从他手中接过,然后弯下身子,塞进了李权手中。

    何彦气哼哼的率先出了酒吧,张勇紧随其后。

    一直存着坏心思的刘敏,这几日只要有时间,便去凌家别院四处逛悠,以拜访沈眉闲聊为由,实际上心里打的什么坏心眼,也只有她自己清楚。

    刘敏在等,等一个机会,一个合适宜出手的机会。

    简悦盯着无缘无故休假的某人,唉声叹气了一会,希望她昨天恼羞成怒的那一巴掌,不会给潘小玉带来多余的麻烦,不然她可就是罪人了。

    她有小叔做靠山,但潘小玉没有,真怕她的话不管用,何彦听不进去。

    凌司夜闻声看了过来,简悦双手枕着下巴,似在想什么?一对秀眉紧紧蹙着,样子很是苦恼,便悠然开口,“过来。”

    简悦想得出神,并没有听见,直到她的手腕被扣住,整个人被拽了过去,她跌在男人怀中,才惊醒过来。

    凌司夜的这一举动,简悦表示有点茫然,结结巴巴道:“小······小叔。”

    “你一个人在那唉声叹气什么?”迎上她晶莹干净的眼睛,凌司夜问。

    简悦第一反应,那就是不能说,不能把昨天的事给说出来。

    思及此,她摇摇头,“没什么?”

    凌司夜把她放开,冷哼出声,“非得要我严刑逼供。”

    严刑逼供?什么时候小叔也学会开这种无聊至极的玩笑,简悦脑袋懵了懵,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只不过她这笑声很快便戛然而止了,旁边的男人淡淡的说:“今晚要你好看。”

    脸上的笑顿时僵住,简悦呵呵的笑了笑,“我说。”

    她脑子转得快,蹩脚的借口很多,“过几天就开学了,我这不是觉得自己要当学姐了吗?有点伤感。”

    她的这个回答,换来男人的一声冷嗤。

    “伤感?放假前,是谁兴高采烈的说自己要当学姐了,再也不是小孩子。”凌司夜丝毫不给情面的拆穿她。

    “我现在后悔了不行吗?”简悦小脸一垮,就差没捶胸顿足了。

    凌司夜不再理她,简悦自顾看着电影。

    看着看着,她突然“呀”的一声,旁边的男人斜眼看了过来,眼里是询问之意。  简悦摸着胸~口上方数寸的地方,愣愣道:“我记得我看过电视里这么一个剧情,凡是哪个派的传人,或者是家族的继承人,身上都会有相对的标记。我这里不是有个类似胎记的东西吗?形状还挺好看

    的。”

    凌司夜闻言,眸光微闪,但也不过是眨眼之间,又恢复常态,随口道:“怎么?还看上隐了,还是以为你就是那故事中的主角。”

    简悦凑过来,笑嘻嘻的说:“还真别说,没准我就是哪个盗墓派的传人也不一定。”

    凌司夜不以为意,打趣她,“光长个不长脑子是吗?”

    简悦听了可就不乐意了,撇了撇嘴道:“谁说我不长脑子的,我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

    话锋一转,她问,“小叔,你今天为什么偷懒?”

    她指的是他为什么不去公司的事,在家里和她闲扯。

    手中的书一扔,凌司夜挑眉看了过来,别有深意的说:“我不去公司,你似乎很有意见?”

    简悦哪敢点头,咧嘴一笑,“没有,完全没有。”

    不行,她怎么能每次都让他欺负呢?她怎么也得有次是欺负回来的?

    是以,下定决定要欺负回来的简悦,呼哧呼哧的说:“小叔,你为什么喜欢我呢?我说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喜欢就喜欢了,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对于简悦这种听似白痴的问题,凌司夜简单粗暴的说了这么一句。

    简悦咬咬牙,总觉得他这个回答,实在是太随便了,太敷衍了,也太不重视了,还有就是她太不满意了。

    如果他说日久生情,对她来说起码还能有点可信度,但他说的这话,她不能接受。

    毕竟像小叔,这么完美优秀的男人,平时出席的场所,以及场合,没有名媛千金,那是绝对不可能。

    那些个有意带着宝贝女儿去的老头,难道不想拉拢他,想与凌家攀亲,然后好分一杯羹。  简悦虽有时脑子转不过弯来,但总归是没那么傻,多多少少能看得透一些表明上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