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114章 惊心动魄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有了上次,凌司夜的警告,简悦总算是安分得多了,不敢再挑他不爱听的话说。

    这天晚上,简悦半夜突然醒了过来,她意识混沌,莫名觉得很渴,便穿鞋下床。

    走到书桌旁,桌子上的水杯,已经没了水。

    她无奈摇头,打开房门,到楼下去拿水喝。

    来到大厅,简悦打开冰箱,拿了杯水,连灌了几口,干掉了半瓶水。

    她边走边上楼,在路过凌司夜的房间时,顿住脚步,她记得睡前,他好像还没回来,这几天,他都很晚才回来。

    手落在门把上,简悦又折回来,直接打开了凌司夜的房间。

    打开灯,她走进去时,房间里空无一人。

    简悦微微皱眉,床上没人,就连浴室也没有,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小叔这个时候,难不成还在应酬?

    可是不对啊,他一般不会应酬这么久,而且他最晚也是十二点回来的。

    记得小时候,她还和他同床共枕的那会,她怕得睡不着,那次等得最晚了,不过是凌晨的一点多。

    简悦愁眉紧锁,出了房间,她又下了楼,去车库看了一眼,结果凌司夜的车回来了。

    怎么回事?车在,人怎么不在?还是说他在书房?可是这大半夜的,他去书房做什么呢?

    脑子里冒出一串的问号,来不及多想,简悦决定去书房看一眼,要是人还没回来,她就给凌司夜打电话。

    上了楼,顺着走廊一路走,书房的灯是亮着的,很明显里面是有人的,连门都没关好,开着一道小小的缝隙,有微亮的灯光散出来。

    简悦心头一喜,小叔一定是在里面,她踩着快步走近。

    “三少,我现在就给你止血。”

    一道沉稳担忧的声音落地,简悦落在门把上的手也僵住,止血?小叔受伤了?

    脑子想的与行动相比,终究是前者慢了半拍,她猛然推开门,“小叔,你怎么、”

    顷刻间,黑洞洞的枪口便对准她的太阳穴,剩下的话,简悦再也吐不出,浑身发抖得厉害,几乎站不住,额头冷汗也直冒。

    “黑子。”凌司夜一声低喝,却是威慑力十足。

    被称作黑子的男人,闻言把枪收了起来,看了简悦一眼,退到一旁。

    “小叔。”

    简悦奔到凌司夜身旁,见他手捂住腹部,嫣红的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流出来,突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哽咽的说:“小叔,你怎么流血了?你是不是要死了?你不能死,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凌司夜脸色有点苍白,许是受了伤的缘故,用另一只没沾血的手,帮她揩去眼角的晶莹,“我没事,你放心。”

    没想到受点伤,还能听到这小东西发至内心深情的话,似乎也觉得值了。

    简悦眼泪止都止不住,跟坏的了水龙头似的,越哭越凶,奋力的摇摇头,显然不信他的话,“你都流血了,你还说没事,你别骗我了,我不信你,我再也不信你了。”

    “乖,听我的,我还死不了。”凌司夜柔声安慰简悦,随即目光越过她,看向身后的男人,“过来帮我止血。”

    站在旁边的黑子,听言抬眸有意无意的瞥了眼简悦,但很快又垂下眼帘。

    现在简悦才反应过来,凌司夜身旁,便有一个打开了的药箱,想必刚才是要止血上药的,她却突然闯了进来。

    简悦不愿放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明明怕得要死,但还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黑子手脚麻利的给凌司夜包扎伤口。

    处理好伤口,黑子道:“好在伤口不是很深,好好休养几天,只要不沾水,很快就能痊愈的。”

    黑子正要站起身,简悦却是一把抓住他的手,迫不及待的开口,“小叔,他真的没事了吗?”

    黑子视线落在她的手上,简悦也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把手缩回来。

    只听他一字一句道:“放心,三少不会有事的。”

    说罢,他对凌司夜道:“三少,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得到男人的应许,他转身出了书房。

    简悦根本摸不清,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刚才那人突然拿枪顶在她脑门上,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身上会有枪呢?

    “怎么这么晚没睡?”凌司夜的话把简悦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简悦看着他道:“我半夜起来喝水,突然想到你还没回来,你房间没人,但车子又在车库里,我就想到你可能在书房就来看看。”

    “小叔,你真的没事了吗?伤口还疼不疼?”简悦皱着张脸,盯着他腹部处,那刺眼的白纱布,隐约还有血渗出来。

    彼时,凌司夜身上的衣服是敞开的,露出里头结实健硕的肌肉,但简悦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上面。

    男人嘴角的弧度越发的深了,轻笑,“我又不是跟你一样,怕疼怕得要死。”

    简悦囧,忙转移话题,“小叔,你干嘛不回房间,要来这里止血上药?”

    “怕把你吵醒,被你发现,但还是瞒不住你。”

    凌司夜的确是怕动静太大,会把隔壁的简悦给吵醒,这才让黑子把他扶来书房上药的。

    想到刚才那个男人,简悦好奇心便上来了,“小叔,刚才那个人是谁?”

    “一个朋友。”凌司夜没有要说下去的意思。

    但简悦对他的话存有疑虑,如果是朋友,就不应该是那种语气,命令的语气。

    而且在她看来,那个人更像是凌司夜的手下。

    这一点简悦想不通,在她印象里,凌司夜就是个继承家族企业,年轻有为的总裁,普通的商人而已。

    可今晚的这一出戏,简悦又觉得不简单。

    简悦低头不语,凌司夜便知道她在思考,正色道:“这伤口是被一破产的老板给伤到的。”

    他说这话,无疑就是打消简悦脑子里想的那些东西,打消她的疑虑。

    当然,他的目的也达到了。

    简悦抬眸看他,认真的问,“那你为什么不去医院?”  凌司夜轻笑,“怕你醒来找我,你看你不也出来找我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