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95章 隐瞒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身子也有了感觉,凌司夜手顺着她那未被采掘的地方,慢慢推入,简悦疼得低低叫出声。

    凌司夜没想到的是,他已经做好准备,没想到简悦竟然昏睡了过去。

    他心存疑虑打电话给医生,医生过来一瞧,告诉他药是过期的,她只要好好睡一觉就好。

    送走医生,凌司夜便去浴室洗澡。

    再出来时,他身上松松垮垮系着个浴袍,随手打开床头柜,里头躺着一包烟,这是他平日里中午不回去,偶尔会来住的,稍作休息,闭目养神用的。

    房间里面的摆设都是按他的喜好来,和在御宝林他的房间一样,唯一不同的便是没有简悦送的礼物。

    他坐在床上,抽出根烟,并点燃,含在嘴里吸了一口,未吐出,目光下意识的瞥了眼简悦,起身出了阳台。

    他站在阳台上,望着远处的夜色下的景色,花灯四起,别有一番繁华。

    夜,便是勾起人心底欲~望的源头。

    转过身,视线飘向大床的方向,床上的人安安静静的躺着,凌司夜吐出口中的烟雾,烟雾弥漫,在他周身飘起,有几分的不真实。

    凌司夜又狠吸了几口,零星的焰火忽明忽暗,把烟蒂掐灭在阳台上,他提步走了进来。

    重新在床上躺下时,他伸臂一伸,把人揽入了怀中。

    简悦幽幽转醒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她睁开眼,入目是熟悉的景物,这是在她的房间。

    她猛然坐了起来,手在脑门轻拍,关于昨晚的记忆,逐渐在脑子里浮现出来。

    何彦把她带走了,再后来的事,她不记得了。

    但现在她在家醒来,这是不是意味着,后面小叔找到了她,然后把她带了回来。

    简悦穿鞋下床,刚迈步某处却微微有点疼,她下意识的盯了眼前面,她该不会被何彦给那个了吧?

    不然为什么会疼?简悦脸色微变,低头仔细检查自己,没发现传说中的,男女欢~爱过后,会留下的暧~昧吻~痕。

    难道她没有被那个?可是那里为什么会疼?

    不是很疼,只是微疼,若不是她怕疼,可能这点感觉,根本察觉不出来。

    简悦百思不得其解,进了浴室,上了厕所,还是觉得疼。

    她不懂自己现在这种状况到底是不是?又不好意思直接问潘小玉,只好自己动手百度,但得到的答案,没一个是合心意的。

    换好衣服下楼,简悦皱眉吃完午饭。

    陈管家见她心事重重的模样,便问,“简小姐,您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

    简悦看向陈管家,“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便回来了,简小姐您怎么记不住了?”陈管家一本正经的答话。

    简悦困惑的挠了挠头,“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我真的是昨晚就回来了吗?”

    “那当然,还是三少抱您回来的呢?您当时是睡着的。”陈管家解释。

    简悦想不透,昨晚她不是被何彦下药了吗?而且后来还差点被他给那个了。

    她拿起电话,忍不住还是给潘小玉打了电话,“你昨天有看见我小叔吗?”

    “有,昨晚是他及时赶到,不然你就被何彦给那啥了。”潘小玉老实的说,同样也带着几分歉意,她不知道实情,仅凭猜测。

    “然后呢?”

    “然后三少就把你带走了,后面我也不清楚了。”

    挂了电话,简悦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心情也很烦躁。

    她双手捂住脸,突然长叹了口气,转身到楼上去。

    陈管家看她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这才松了口气。

    其实,刚才他说了谎,而这话是凌司夜授意的。

    昨晚三少出去后,便一直到今天早上才回来,回来时怀中还抱着简小姐,简小姐当时睡得正香。

    三少把人安置好后,换了身衣服下来,把他招了过去,嘱咐他该说什么?什么不该说?

    他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总觉得不寻常,而这事还与简小姐有关。

    不然三少也不会如此,这般小心翼翼的嘱咐他。

    与此同时,凌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凌司夜的心思,全然不在眼前的文件上,手执金笔,但却没动作。

    他本不想瞒着简悦,但又不想她知道这人心的丑陋,她该是天真活泼的。

    今早回去后,他怕她察觉,亲自给她上了药,以至于没那么痛,又吩咐陈管家,她问起时,该怎么说?

    他喜欢简悦依赖他,粘着他,甚至是缠着他,心里也只能有他。

    让她明白,她只能爱他。

    有人说爱是伟大的,爱一个人就要她幸福,就要她一辈子快乐无忧,即便是放手让她与别的男人结婚,甚至是生子。

    但他认为,爱是自私的,除了要爱她护她宠她,还要把她绑在身边,一辈子都在一起,而不是放手让给别人,让她与别的男人结婚生子,而自己却嫉妒得要发狂,这样的爱情是傻的,而他不是。

    他爱她,就要把她留在身边,即便她不喜欢,不乐意,他也要这么做。

    是以从今天起,他要让她明白,她是喜欢他的,也只喜欢和他在一起,除了他,再没别的男人合适她。

    乔宇在门外敲了半天的门,里头都没人应,最后他还是不经同意,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

    他在办公桌前站定,“总裁,会议还要开吗?”

    “会议取消。”凌司夜随手合上文件,推开座椅起身。

    他心思不在这方面,不如回去看看那个小东西。

    回到御宝林,凌司夜没瞧见那抹熟悉的身影,陈管家很合适宜的开口,“简小姐吃了饭,便去了楼上。”

    凌司夜面色从容,“她问了什么?”

    陈管家一一答了,把简悦的话一五一十的道了出来,末了,他说:“简小姐就问了这几句,然后又给她同学打了电话,便上楼去了。”

    到了楼上,凌司夜推开简悦卧室的门,她双手枕着下巴,目光毫无焦距,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想什么?”  简悦循声看去,两步开外的男人,正面无表情的凝着她,双眸微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