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67章 一脚踹翻在地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知道简悦今天就考完试,凌司夜又两天没见着她,心里委实想这个小东西了。

    应酬完已是晚上十一点了,但想到简悦半夜见到他,那欣喜又震惊的神色,凌司夜觉得再晚赶回去,那也是值得的。

    是以,饭局一结束,凌司夜连夜赶了回来。

    回来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

    陈管家已经睡了,除了轮流守铁门的人没睡,整个御宝林都静悄悄的。

    车子在院子一停,凌司夜摔上车门,便大步进了大厅。

    大厅里也有壁灯是亮着的,他也不开灯,直接三步并作两步,一路朝简悦的房间而去。

    即将三日不见,他迫不及待想见到这个小东西了,知道自己亲自过来接她,小东西定是惊喜不已。

    凌司夜轻轻推开简悦房间的门,缓步走进去,连脚步声都特意放慢,就怕把她吵醒了。

    大床中间,凸起一团团小小的地方,凌司夜知道,简悦卷着被子睡在里头,房间里的暖气开得适宜,盖着被子刚好不冷不热的。

    床头灯散发着温暖的灯光,照得眼前这一幕,有点小温馨。

    凌司夜走过,在床边坐了下来,声音难掩喜色,“小东西,我回来了。”

    “······”

    他可没忘,简悦睡着了很难叫醒的。

    凌司夜倒也不急,直接把手伸进被窝里,把她的小手抓在手里,谁知她的手烫得吓人,如同沸腾的水。

    凌司夜脸色一变,意识到不对劲,他登时起身,把简悦身上的被子揭开,在暖黄灯光的照应下,他终于看清了床上人的样子。

    简悦双眼紧闭,额头冷汗直冒,小脸绯红,显然已经没了意识。

    凌司夜当即把人抱了起来,哪里还管得那么多,直接冲下了楼。

    开车的老郑还在犯困打哈欠,抬眼就看见凌司夜疾步而出,怀中还抱着一人,他急忙下车,拉开了后车座的车门。

    方才听到车声,陈管家也醒了,知道定是凌司夜回来了,他起床也下了来。

    看到凌司夜抱着简悦出来,陈管家还没意识过来事情的严重性,人还有些困意,迎了上来,“三少,您这要、”

    余下的话,陈管家还没说完,腹部一疼,人已教凌司夜给一脚踹翻在地,他只来得及痛苦的闷哼一声。

    他听到男人愤怒烧火,冰冷刺骨的声音,“连个人都照顾不好,要你何用。”

    陈管家趴在地上,眼前掠过男人的裤腿,疾风而去。

    随即凌司夜抱着人上车,冷声吩咐,“去医院。”

    既然去医院,说的是当然是a市最有名的医院了,老郑不敢含糊,应了声便发动车子。

    未到医院之前,凌司夜一通电话过去,要医院那头先安排,等人一过去马上就能进行救治。

    陈管家好半天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可见凌司夜当时有多愤怒,连下手都不顾轻重。

    陈管家仅存的困意,被凌司夜这一脚给踹得早已没了影。

    缓过神来,陈管家不敢在御宝林等消息,也开了车跟着去了医院。

    vip病房里。

    简悦躺在病床上,小脸也开始恢复了正常,凌司夜坐在床边,一手握着她的小手。

    脑子里闪过医生的话,“简小姐,因被狗咬了,伤口没能及时处理,引起破伤风。一般的破伤风是有潜伏期的,可能咬简小姐的狗带有病毒,导致高伤不退,好再送来及时,没错过治疗的时间。”

    被狗咬?她自小怕狗,他早就吩咐下去,御宝林十米之外,不准有这种东西出现,怎么可能还有狗?

    凌司夜把她的手塞回被窝里,起身出了外头。

    病房门外,站有一人,那人便是陈管家。

    他轻声拉上门,对着陈管家面无表情的说:“跟我来。”

    陈管家想到今天凌晨凌司夜那阴沉得骇人的神色,擦了擦额头尚未渗出的冷汗,点头跟了上去。

    到得花园外,凌司夜问,“这是怎么回事?”

    医生说的话,陈管家也听到了,都怪他一时粗心,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差点就害了简小姐。

    他解释,“昨天下午,太太带了刘小姐过来,中途还把我支开了,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回来时,看见刘小姐怀中抱着只狗,那时候简小姐脸色不好看,想必是吓到了。”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句,“听太太说,那狗是刘小姐想送给简小姐的。”

    凌司夜眼底的寒光更冷了,冷冷道:“昨晚你怎么不说?”

    “太太要我不告诉你的,说这是小事。”陈管家悻悻然。

    “小事?一条人命,这也能算得上是小事,要不是我临时赶回来,恐怕赶回来连人都看不到了。”凌司夜几乎是咬牙蹦出来的。

    陈管家低垂着头,“三少,都怪我没能发现简小姐的异常,是我大意,不够细心。”

    “没有下次了,记住你是谁的人。”凌司夜掏出手机,给在d市的乔宇打了电话,要他处理那边合作的事。

    凌司夜吩咐完,转身朝简悦的病房走去。

    陈管家莫名松了口气,那压迫而来的强大气压,终于散了。

    他两腿发软,走不动,直接跌坐在花坛边上。

    陈管家认定了一个理,那便是刘敏就是他的灾星,她一来,凌司夜就找他麻烦。

    以后再见到她,干脆扫把侍候就好。

    直到中午,简悦才幽幽转醒,睁眼入目的是一片的白,也是陌生的地方,伴随的还有难闻的消毒水味道。

    凌司夜坐在床边闭眼假寐,从d市赶回来,简悦又出了这档子事,他忙活担心了一整夜,哪里还有心思睡。

    简悦的烧退了,他沉下去的心,才得以缓解。

    “小叔?!”简悦转眼就瞧见近在咫尺的男人,她不可置信的喊了声。

    怎么可能?她一定是在做梦?小叔现在不是在d市吗?

    这小小的惊呼声,使得凌司夜睁开了幽深的双眸,剑眉拧成了疙瘩,“知道醒了?”  “小叔,真的是你?你不是在d市出差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