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66章 被狗咬了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你看,姐姐都跟你道歉了,你怎么还这么小气。”沈眉似有所不满,在来的路上,刘敏跟她说了,陈管家不欢迎自己,说话时一定得把人支开。

    简悦进退两难,只好道:“好吧,我跟小叔说一声就是了。”

    她说的说一声,只是和凌司夜把沈眉的话原封不动说出来而已,她又不傻。

    前两天,凌司夜在她手心的那两下,那种痛,她到现在还记得,怎么可能还想再重蹈覆辙。

    想到刚才陈管家拎着行李下来,瞬间了然,沈眉道:“你是不是想去司夜那?”

    简悦点头,“小叔要我过去。”

    沈眉又说:“你就说不去了,司夜他在忙,你过去做什么?免不了要给他添麻烦。”

    简悦低头不说话,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悦悦,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我想你应该喜欢。”刘敏脸上带笑,眼中的笑却是冷的。

    “谢谢。”简悦伸手接过,眼里没多大的兴趣,随即放在茶几上。

    简悦根本不想要这所谓的什么礼物,凌司夜送她的东西多得是,她喜欢的,想要的,他都送了。

    兴许看出简悦提不起好奇心,刘敏笑着提议,“快看看我送你的礼物是什么?”

    “我也好奇,你这突然半路去取的东西是什么?”沈眉说的是真话,她不知道这里面装的东西是何物?

    简悦推脱不得,只好把礼物盒拿过来,放在膝盖上,解开系的绳子。

    刘敏眼里看好戏的味道,越发的浓了。

    盒子里面的东西会动,这是还没打开盒子之前,简悦唯一意识到的一点。

    当纸盒一打开,里头的东西便朝简悦扑了过来,毛茸茸的,凶猛的双眼。

    简悦顿时小脸刷的白了,尔后惊得说不出话来,本能的伸出手去挡和抓。

    那毛茸茸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简悦曾经被咬过,如今一直怕的狗。

    至于是什么品种?简悦根本无暇顾及,抓住那只狗的脚,那狗叫了声,转头一口咬住她的手。

    简悦瞪圆双眸,整个人都处于呆滞的模样,连被咬的地方都不觉得疼。

    沈眉反应过来,急忙道:“小敏,还不赶紧把这东西拿走。”

    “好。”刘敏眼里的笑一闪而过,她把伏在简悦身上的狗拿开。

    看到简悦小脸白得无血色,故作不知情的道:“悦悦,你怎么了?”

    简悦还没回过神来,人也傻懵了,只是道:“狗,我怕狗。”

    “真是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你怕狗,怪不得御宝林一只宠物也没有,原来是你怕狗。”刘敏一脸的抱歉,仿若她真的不知情。

    其实,她无意间得知简悦早些年曾经被狗咬过,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不是没有道理的,是以她才会故意买了狗,并当做礼物送给简悦。

    没想到,效果还真是不错。

    看到简悦这失魂落魄的样子,沈眉倒也同情起她来,这小脸都被吓白了,她庆幸凌司夜出差了,不然看到了,还不得大发雷霆。

    沈眉视线一落,一眼便瞧见简悦虎口处有血渗出,她吃惊不已,“流血了,刚才被咬了。小敏,你这哪买的狗,这么咬人呢?”

    刘敏皱着双柳叶眉,一脸内疚的说:“伯母,我也不知道,你看我抱着就没事,定是悦悦刚才肯定是太害怕,把它抓疼了,这才会惹得它咬人。”

    刘敏三言两语便把自己的过错,推到简悦身上。

    这狗刘敏是在狗狗收留所里买来的,而不是从正规的店面买,她也听里面的工作人员说了,这只小狗曾经被人打多了,有很强的警惕性,一旦遭到危险,它就会主动出击,很高兴的便买下了。

    沈眉道:“你拿回去吧,她不喜欢狗,瞧这小脸都吓成什么样了?”

    简悦抬手遮住了被咬出血的伤口,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恰好陈管家赶了回来,笑着说:“太太,您要的东西,我已经给您取来了。”

    “我也该回去了,还约了李太太她们打麻将呢?”沈眉拎包起身。

    陈管家一眼就瞧见刘敏手中的狗,再看到简悦小脸透着的难看之色,他沉声道:“刘小姐,我家简小姐怕狗,难道你不知道吗?赶紧把这东西扔出去。”

    陈管家紧张得连敬词都忘了说了,急得不行。

    鉴于沈眉在场,刘敏不敢直接和陈管家怼,一脸委屈的看向沈眉。

    “好了,她也不是故意的,她也是好心,想送简悦点礼物,谁知道这丫头怕狗,她这是无心之过,你也不要责怪她了。这事你不说,这丫头不说,司夜不会知道的。”沈眉忙替她解释。

    有了沈眉开腔,陈管家也不好再追究,但还是极其不满的瞪了刘敏一眼。

    送走了两人,陈管家进来时,简悦已经不在大厅,想到她刚才不舒服的样子。

    左思右想,陈管家还是上了楼,轻轻敲了敲简悦的房间,听到回应,他推门进去。

    “简小姐,您没事吧?”陈管家一脸的担忧,要是这小祖宗出了事,三少回来还不得踹死他。

    简悦摇摇头,“我没事,我只是吓着了。”

    “那就好,等下晚饭准备好,我便上来叫您吃饭。”

    “好。”

    听得那头轻微的关门声,简悦这才把压在伤口处的纸巾拿开,纸巾上沾染了不少血,伤口还在流血,她又抽了几张纸巾压下去,直到血不再流出来。

    简悦把那沾有血的纸巾扔进垃圾桶里,听到门外陈管家说可以吃饭了,她这才下了楼。

    这次晚饭,简悦只吃了一碗,食欲不振,推座起身。

    “简小姐,是不是这饭菜不合胃口?您喜欢吃什么?我这就人去做。”陈管家跟了过来。

    简悦一口回绝,“我不饿,我先上去睡了。”

    她上去后不久,陈管家便接到凌司夜的电话,对于今天的事,他不敢多说,更没有提,甚至还谎报军情。

    洗漱完,简悦抱着手机,想跟凌司夜说一声,但又怕打扰打他,只好作罢。  简悦从小就被凌司夜宠惯了,几乎什么事都由他经手,是以她的伤口没做处理,直接倒头就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