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57章 他的心尖宠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简悦突然问,“小叔,有一天,你会不会也不要我?”

    心里的害怕,迫使她问出了这个,她不愿意问的问题,害怕听到答案的问题。

    “不会。”简单明了,铿锵有力。

    简悦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她点点头,又有凌司夜大手顺着背,她很快就睡着了。

    床头壁灯,仍旧亮着,散发着柔和的暖光。

    听得简悦细微的呼吸声,凌司夜嘴角勾了勾,倾身凑过来,在她脸颊亲了亲,低声说:“好女孩。”

    凌司夜睡觉不喜开着灯,他习惯了黑暗,偏偏简悦和他的习惯相反,她怕黑,睡觉必须得开着灯,不然睡不着。

    是以,凌司夜只能让灯就这么一直亮着,哪怕他自己睡不着。

    旁边有这么个佳人,若是躺着一动不动也就算了,然而并不是。

    简悦睡着睡着,不知怎么的把怀中的抱枕给挤到床下去,怀中没了东西,空荡荡的。

    把随手抓到的东西紧紧抱住,不肯松开。

    凌司夜被她抱着手臂,他想抽出来,但简悦死死不放手。

    想掰开简悦的手,她却低低呜咽起来,嘴里一个劲的重复,“不要丢下我,不能不要我。”

    豆大的泪珠,砸在他的手上,烫手得很,连同他的心也跟着发烫发疼。

    以为她醒来,凌司夜低头看去,怀中的人双眼紧闭,长且黑的睫毛下,还挂着颗晶莹的水珠,眉心紧紧蹙起,他没辙,只好妥协。

    如果只是这样,那也就算了。

    可简悦是个不安分的家伙,抱着怀中的东西,一个劲的猛亲。

    凌司夜顿时僵住,唯恐控制不住自己,把这小东西给怎么了?

    简悦突然扔掉他的手,感觉到旁边巨大的暖壶,她爬了上去,跟只章鱼一样趴在男人身上,张嘴凑上去就咬。

    只不过她真会找地方咬,随便咬都能咬到凌司夜的唇瓣。

    其实,简悦以为自己咬的是怀中的抱枕,软乎乎的,和以前不同的是还能动。

    凌司夜感觉自己都快被身上这个小东西给逼疯了,她黏在他身上,还不安分的动来动去,这根本就是无形的诱惑,真是太可恶了。

    她两只小手滑进他的浴袍取暖,还一个劲的乱摸。

    凌司夜脸色都黑了,呼吸急促,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不能保证自己不对她做些事来,他声音暗沉的威胁,“你再敢乱动,看我怎么收拾你。”

    像是听到他的威胁一般,简悦配合的咕哝了声,然后真的动也不动,这下真的安分守己了。

    她的乖巧配合,使得凌司夜哭笑不得,平时怕他,没想到睡着了,亦然如此。

    次日,简悦醒来时,宽大的床上,只余下她一人。

    她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入目房间的摆设,她懵了懵,脑子停机了片刻。

    随即,简悦才想起来,昨天她做了梦,然后跑进了凌司夜的房间,还提出要和他一起睡。

    想到她已经十八了,竟然还像小时候那样提出这种幼稚的要求,简悦懊恼得只想咬舌自尽。

    掀被而起,简悦欲跳下床,便瞧见床边端端正正摆放的拖鞋。

    简悦突然“咦”了一声,记得昨天,她怕极了,直接赤脚跑过来的,想来定是凌司夜拿过来的。

    穿了鞋,简悦折回了房间,洗漱完便下了楼。

    到得大厅,简悦四处张望,并没有瞧见凌司夜的身影,这大早上的,又是周末,他还能去哪?

    陈管家恰好忙完,出来一溜达,心知她在找凌司夜,上前几步,“简小姐,三少他有事出去了,他说了,早饭您自己吃。”

    简悦蹙眉,“出去了?小叔有说是什么事吗?”

    有事出去,能有什么事?难不成是昨天的事?

    陈管家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但还是笑着说:“简小姐,早饭准备好了,您可以吃了,免得误了饭点。”

    简悦点头,“嗯。”

    昨天刚回来,凌司夜便接到李向的电话,电话里请求,无论如何都要给他一个赔罪的机会。

    起初,凌司夜想拒绝,最后还是应下。

    挂了电话,凌司夜又给乔宇打了电话,要他把网站上流出的视频全部黑掉,还要通知各出版社,关于昨晚闹市的照片,不能以文章报纸的形式刊登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不管睡得多晚,凌司夜都没有晚起的习惯,都是在固定的时间起来。

    况且,今天简悦又睡在他床上,他醒得更早,又发现简悦昨天是光着脚跑过来的,他便到她房间,把她的拖鞋带了过来。

    寻思着时间还早,凌司夜便去健身房锻炼了半个小时,回来洗个澡。

    出来时,简悦还在睡,他坐在床边看了她会,昨天哭过的缘故,她白嫩的脸颊上有几道清晰的泪痕,跟个小花猫似的。

    他抿唇笑了笑,穿戴整齐,又帮她掖好被子,这才转身出了房间。

    来到约定地点,李向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凌司夜推门进去,他忙起身迎接,“三少。”

    “嗯。”凌司夜淡声回了个字。

    两人相继入座,便有人来上菜。

    李向也不含糊,举杯朝凌司夜敬酒,直接道:“三少,这杯酒我待我那不懂事的女儿向你陪个不是。”

    话口未毕,他仰头饮完杯中酒。

    凌司夜静坐不语。

    李向见他面无表情,只是盯着自己看,心里不由得嘘嘘,悻悻道:“三少,私事归私事,昨天的事,希望你能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女儿那愚蠢的行为。”

    凌司夜淡淡一笑,“我这人公私分明,从不会混为一谈。”

    听言,李向暗暗松了口气,欲拿起酒杯,再向凌司夜敬酒时,又听他冷且凝的说:“但也有例外的时候,我喜欢护短,我的人,除了我能欺负,却容不得别人动她一根头发丝,哪怕一毫也不行。”

    昨晚简悦即便是连睡觉都不安稳,那打湿枕头的泪,不是随便三两句话就能挽回的。

    他们想,那也得问他愿不愿意。  李向脸色蓦然一变,看着凌司夜,“三少,容我说句实话,你昨天也折断了我女儿的手,难道这还不够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