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55章 凌三少一手遮天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凌司夜抿着唇,倾过身子,把她拥进怀中,心也疼得发胀。

    紧抿的薄唇,微微张开,才后知后觉,在各种大型场合,都能应付自如的他,竟然也有词穷的时候。

    词穷,这两个字放在他身上,真的有点不可思议。

    简悦这一连串的问题,使得凌司夜眉心微拧,他知道今晚李晓,肯定是说这方面刺激她的话。

    犹记得,在简悦七岁那年,她除了只问过一次,她为什么没有爸爸妈妈之外?他们是不是不要她了?

    那时,他微愣,如何把她抱到膝盖上,捏着她的脸,骗她说,她的爸爸妈妈走丢了,她只要照顾自己,待在这里,总有一天,他们会自己找来的。

    自打那起,简悦不再问这个问题,因为她知道,他的爸爸妈妈会来找她。

    时隔多年,这个问题,今晚又被她翻出来,凌司夜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六岁那年,简悦就开始和他一块生活,除了他,再也不认识别人,连她父母长什么样子,她都记不得。

    她开始学画画时,她不但给他画了幅画,还给她的爸爸妈妈也画了幅,只不过上面的人没有脸,那是一片空白。

    他忍不住开口问,她一脸苦恼的说:“我记不住他们的样子,只能暂时留空白了。”

    那一刻,他心疼这个小东西,在她额头亲了亲,轻声说:“记不住他们没关系,你还有我。”

    小东西喜上眉梢,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吧唧便是几口。

    凌司夜知道,即便是简悦嘴上不说,但实际上她是真的希望和别的小伙伴一样,过有爸爸妈妈的童年,那样的童年才是完整的。

    凌司夜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过了良久,他才说:“如果你没和他们走丢,你也不会遇见我,更不会认识我。”

    顿了瞬,他又问,“还是说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简悦愣住,从他怀中抬起头,盯着眼前这张妖妖绝美的脸庞,她本能的摇头,“不,我愿意和小叔在一起,也喜欢和小叔在一起。”

    说话之间,简悦搂着男人的腰身更紧了。

    凌司夜亲亲她的额头,难得柔声道:“别想太多,回去睡一觉醒来,那就什么都好了。”

    简悦吸了吸鼻子,红着眼,低软的“嗯”了声。

    凌司夜动作轻柔的替她擦拭眼底的泪,语气认真道:“长得本来就丑,再哭就更丑了。”

    闻言,简悦忍不住笑了出来。

    话说李晓在两位玩伴的帮忙下,来到了医院,买单挂号时,直接被拒绝了。  李晓顿时气得不行,连忙把自己父亲的名字给搬出来,没受伤的手,用力一拍桌面,厉声急色,“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没钱吗?不会给你钱吗?我爸可是李向,你这里还是大医院。你叫什么?我要投

    诉你。”

    “不好意思李小姐,这是上头下的命令,我只服从上头的安排,您别为难我。”柜台的美眉一脸的为难之色。

    “什么上头不上头的,我今天非得在你这边看病,要是不给看,大可以把我扔出去。”此时此刻,李晓还没知道凌司夜已经插手其中了,不然哪里还有现在的嚣张气焰。

    “好,李小姐,您稍等。”说完柜台的美眉便拨通了内线。

    在李晓以为上头会同意,甚至还会亲自来向她道歉时。

    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穿着保安人员制服的三四个男人进来。

    前台的美眉抬手指向李晓,说道:“就是她,想在这里闹事,你们把她带走。”

    李晓满眼的不可置信,然后连同和她一块来的人,被医院的保安人员给扔出了医院外。

    李晓后知后觉,觉得这个上头,没准就是凌司夜下的命令。

    但她不死心,又在玩伴的陪同下,又连续去了市里几所较有名的医院,奈何都一一被拒了。

    李晓脸色惨白不已,脸上也是毫不掩饰的惊恐。

    去的医院,前台的人,说的话都一样。

    她们都说,这是上头下的命令。

    一夜之间,甚至是一时之间,她一律被医院拒接,这说明真的是凌司夜下的命令。

    怪不得,他刚才会说那样的话,原来不是没有道理的。

    凌三少,名称不是盖的,他真的有一手遮天的本事。

    这一刻,这一刹那间,李晓真的怕了,很怕很怕。

    这个男人有着绝美的容貌,可偏偏却有着魔鬼一样的邪恶。

    手腕上的疼,把李晓内心的害怕给散去不少,她回过神来,掏出电话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爸,你要救救我。”

    接到李晓的电话,李向正在外头应酬,接通电话,脸色一变,凝声问,“出了什么事?”

    李晓哭着道:“爸,我的手断了,你赶紧安排医生给我救治。”

    “手断?这是怎么回事?手断了,你不是去医院,你打给我做什么?”李向气极怒极。

    “我去了,医院不要,我能怎么办?我只能求救于你。”李晓哭得越发的大声了。

    李向听得一阵心烦,骂道:“怎么就不收了?有钱不就好了。”

    很快他便反应怪过来,这事不简单,又问,“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得罪了什么人?”

    李晓止了哭泣,哽咽道:“我得罪了凌司夜,他下了命令,市里的医院都不敢收我。”

    李向气得血压都快要飙高了,他登时起身,出了包厢,怒骂道:“蠢货,你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得罪那个恶魔,你这是自找死路,你知道吗?”

    听他这么一说,李晓顿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那现在怎么办?我的手岂不是要废了,我不想,我还年轻,我还有大把的时间。”

    “现在赶紧给我滚回家,我再想想办法。”挂了电话,李向又折回包厢,说了家里出了事,急需回去处理。

    李晓车不能开,只能让同伴再次送回家。

    其中一人怕了,小声道:“我们要不要和她划清界限,凌三少的手段,我们刚才也见识了。”  此话未落,李晓挂了电话,走过来刚好听到,气得一把掌打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