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49章 口蜜腹剑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简悦正打算抱着水果盘,坐在沙发上好好吃个够,伸出的手便被男人给拍了下。

    手背微疼,不解的看向凌司夜,简悦道:“小叔,你做什么打我?”

    “吃这么多,半夜得睡不着。”凌司夜把那盘水果挪远了些许。

    简悦手一摸肚子,也觉得肚子饱饱的,她咕哝,“不吃就不吃。”

    静下来,她想起了件要事来,明天她该怎么去学校,难不成要请假几天?

    是以,她只能问凌司夜的想法,“小叔,我明天还要去学校吗?”

    凌司夜道:“都伤成这样了,去什么去,给我安分的待在家里,学校的事,交给我。”

    次日,简悦坐在大厅看电影时,潘小玉一通电话过来。

    “你请假几天?”潘小玉直奔主题。

    “不知道,是小叔给请的。”凌司夜开口,这件事交给他,简悦自然不会再问。

    “有小叔真好,还是这么牛逼哄哄的。”潘小玉故意把话说得酸里酸气的。

    简悦叹气,换了边手拿,“什么嘛?他可严了,对我做的事都很限制。”

    “这才是真男人的魅力。”

    “······”

    两人又胡扯了两句,简悦托着腮帮子发呆,潘小玉说这才是真男人的魅力。

    说实话,小叔魅力的确十足,有时候她都能盯着他看到发呆。

    话说刘敏被凌司夜发了话,不让她再进御宝林,她是不敢不听,但却是不甘心。

    她这次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反而被限足了。

    不行,要是这样,简悦不就越发的猖狂,和他的感情不就更加牢固了吗?

    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凌司夜对简悦的宠爱,看似叔侄关系,但她隐约看出了不对劲。

    思及其中的利害关系,刘敏便抽空去凌家老宅。

    她的突然到来,倒使得沈眉有几分意外是欣喜,笑着把人迎进去,还叫人端茶奉水。

    刘敏刚一坐下,沈眉拉过她的手,满脸高兴的道:“平日里有空就应该过来陪伯母说说话,解解闷。”

    “这个自然,这不,得空我就过来看您了,伯母伯母最近身体可都好?”刘敏亦是笑容满面。

    “好,都好着呢。”沈眉颇为无奈的说:“要是司夜能结婚,生个大胖小子给我,那我就更好了,可惜他到现在都没动静。”

    刘敏窃喜,没想到沈眉把这事摆在明面上,她正犹豫着该怎么把凌司夜扯进来?

    “伯母,您也别担心,司夜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估计还不想那么早成家。”刘敏尽量的帮凌司夜说好话。

    “早吗?不早了,他都三十多了,都说男人三十而立,他这会也该有个家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拖到现在。”说到凌司夜的终身大事,沈眉是急也急不来,都快上火了。

    刘敏专挑好话说:“可能是司夜公司里的事忙,抽不开身,而且以他的条件,想嫁给他的女人,多得数不清,您只要坐等抱孙子就好,别的就不用多想了。”

    “话虽这么说,但只要他一天没结婚,我这心就定不下来。”说着说着,沈眉突然把目光看了过来,“小敏,你觉得司夜怎么样?”

    刘敏羞涩一笑,但也大胆道:“伯母,你也知道,司夜这么优秀出色,是个女人都喜欢,我自然也不例外。”

    听她这么评价自己的儿子,沈眉眉眼皆是自豪之色,“喜欢就好,我还怕你心里早就有人了呢?”

    “伯母,您说的这是哪里话。”刘敏佯装嗔怒。

    沈眉笑了笑,“这么说,小敏是中意我家那位了,要是如此,不如早点把你们俩的婚事给办了,我也好等着抱孙子。”

    刘敏既不承认,但也没摇头否认,算是默认。

    “丰明也跟我提起过这事,但还没和司夜说,找个时间,我们两家一起吃个饭,也好把这事给定下来,你觉得怎么样?”凌丰明也跟沈眉提过一次,后来也就没了下文。

    刘敏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这事我听你们的。”

    沈眉很满意她的态度,“有空你找司夜出来吃吃饭,聊聊天,这感情不就培养出来了吗?”

    刘敏神色一暗,“伯母,司夜他说不让我去御宝林,今后都不能进去。”

    沈眉一愣,困惑之余,便问,“这是为什么?是不是你做了他不高兴的事?”  “您不是跟我说,他与伯父起了冲突吗?我担心他,便去御宝林看他。”她看了沈眉一眼,很是“善解人意”的继续说:“而且简悦受伤了,我觉得司夜忙了一天也累了,我好心提出让我来帮她上药,奈何

    她不乐意,还推了我一把。司夜闻声赶来,简悦还哭着说我欺负她,司夜生气,这才不让我去御宝林。”

    生怕火不够旺,刘敏神色失落的又添了句,“伯母,我这不是为了司夜好吗?当然,我也不怪他,毕竟简悦跟他生活了十几年,他不相信我的话,我也没办法。”

    沈眉微微蹙起眉头,“这小丫头小时候挺懂事的,她应该不会、”

    “伯母,人长大了心都会变的,你没听过这么一句话吗?恃宠而骄,我们都知道,司夜他宠着她,惯着她,更是护着她,哪里容得别人说她的不是。”看她神色犹豫,刘敏立即出声打断她。

    刘敏这话说得在理,沈眉并不做他想,真以为像她说的那样。

    “你说的我已经记下了,看来我得找个时间,去看看我这宝贝儿子。”沈眉突然想起,前几天简悦挡了一杖,伤的是后背,又不是不能走,结果他儿子却把人抱下来。

    当时,她不过是心疼他,不满的说了两句,谁知他却对自己发脾气。

    要知道,她这个儿子以前叛逆归叛逆,吊儿郎当的,但实际上不曾对她这个母亲无礼,甚至是发火过,哪怕是一句重一点的话也没有。

    经刘敏这么一提醒,她也打从心底认为,凌司夜是太纵容简悦了。  要是再这样下去,那还了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