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46章 陈管家背黑锅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简悦道:“小叔,那你现在去吧,早点处理完,也好早点回来,不用送我到楼上,我还要吃东西呢。”

    凌司夜脚下不停,“会有人送上去给你,不会饿着你的。”

    “我在大厅吃就很好,不用上去了。”

    “等下困了,谁抱你上去?”

    简悦连忙把陈管家给拎出来,“陈伯,不也在家吗?他也可以。”

    刚好忙完过来的陈管家,听得云里雾里的,但还是跟着附和,“简小姐,说得对,我也可以,我能行的。”

    在陈管家眼里,不管是谁说的话,只要点头就好。

    谁知凌司夜一扫陈管家,悠悠来了句,“他都没你高。”

    简悦听得脑袋都大了,“这有关系?”

    陈管家,“?!”

    陈管家瞬间恍然大悟,他是矮了点,但也别小看他的能力。

    短小精悍,他也是有爆发力的好不好?

    “谁说没有,不信你问他。”凌司夜把问题抛给了陈管家。

    简悦很配合道:“陈伯,小叔说的对吗?”

    他能说不对吗?不能。

    陈管家勉强把嘴角扬起,表示自己不生气,很认真的昧着良心说话,“对,三少说得对极了。”

    “吃完东西,我睡大厅的沙发,这样总行吧?”简悦又道。

    “不行。”凌司夜一口回绝,“你现在长身体,睡沙发以后会长不高,就跟陈伯一样。”

    陈管家,“?!”

    他又怎么了?不就是矮了点吗?就这么不被待见,接二连三的躺枪。

    举例归举例,为什么偏偏拿他当例子?就不能考虑考虑他老人家的感受。

    陈管家不得不去别的地方安静待着,他怕自己再听下去,估计都要气得心肌梗塞,不然就是血压升高了。

    陈管家气得扭头就走,只听简悦认真道:“我跟陈伯不一样,我比他高。”

    听了,气得陈管家只想打人,他差点就把老腰给扭了。

    送简悦进房间,凌司夜拉来座椅,坐在床边帮她擦药酒。

    近几日,还真是简悦的不太平日子,后背的伤还没全好,今天又添了新伤。

    简悦咬牙看着他恳求道:“小叔,你太用力了。”

    “这还算是轻的。”凌司夜抬眼看她,从牙缝里蹦出一句。

    简悦以为凌司夜只是和上次一样,嘴硬心软,没想到他真的加重了力道,她疼得直抽气。

    “疼。”简悦看着他咕哝,小脸布满委屈。

    凌司夜减缓力道,哼道:“知道疼,那就给我长点记性,说了不听。”

    他起身,把简悦轻推回床上,“好好待着,等吃了东西再睡觉。”

    “可我现在很无聊。”见他要走,简悦急忙抓住他的手。

    凌司夜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摊开她的手放进去,“玩会游戏,平时你不是最爱玩的吗?”

    她哪里爱玩?她不过是为了解闷罢了。

    凌司夜走后,简悦玩了会游戏,陈管家便把饭菜送了上来。

    填饱肚子,简悦想活动活动,奈何脚不方便,只好作罢。

    本来凌司夜晚上有场饭局,但想到简悦脚受伤了,行动不便,他只好推了,反正也不是很重要。

    刘敏打了个电话到御宝林,试探之下,陈管家没好气的说她骗他。

    说什么明明三少没同意简小姐去参加活动,她却糊弄他,害得三少大怒,还责怪了他。

    挂了电话,刘敏暗暗得意,凌司夜能对陈管家发火,那简悦这个罪魁祸首,岂不是少不了他的一顿骂。

    这么一想,刘敏便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简悦苦着脸,被凌司夜教训的场面。

    刘敏下班后,连晚饭都顾不上吃,直接开车去御宝林。

    凌司夜把手上的几份文件批阅完,再吩咐乔宇关于明天开会要做的事,便提前离开了,且赶在刘敏之前回到御宝林。

    凌司夜到楼上看了眼简悦,但她还没醒,睡得正香。

    他又给简悦掖好被子,才下了楼,坐在客厅看财经节目。

    若真的像陈管家说的,刘敏跟他说的,那她肯定会过来验收成果。

    而他,现在要做的便是等。

    随手打开的财经节目,凌司夜心思并不在上面,尽管眼睛是盯着那闪烁的电视屏幕。

    果然,刘敏很快就来,踩着高跟鞋刚踏进大厅,便四处张望,一眼便瞧见坐在沙发的凌司夜。

    屏幕上打出来的光,打在他脸上,显得他神色愈发的冷,足以表明他此刻心情不佳。

    刘敏大喜,没瞧见简悦那丫头,估计是被骂了,躲在楼上不敢下来。

    正在她左思右想中,陈管家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来,“刘小姐,您怎么有空过来了?”

    刘敏回神,微微一笑,“我就是过来看看司夜。”

    说完,她朝凌司夜所在的方向走过去,“司夜,你今晚回来得真早,莫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嗯,出了点事。”凌司夜点到为止,话到一半,没说完。

    刘敏柳眉一弯,脸上的笑收敛,不假思索的问,“简悦的?”

    紧跟在身后的陈管家把话接过,“除了简小姐,还能有什么事?”

    “简悦怎么了?”刘敏装得那叫一个无辜,她看着凌司夜,奈何他不理人。

    陈管家叹了口气,“前天你不是打电话给三少,说是三少同意简小姐去参加活动吗?这一去就出事了,你说,”

    刘敏故作一脸震惊的看着陈管家,纠正道:“陈叔,你可把给说清楚了,我前天是来过,但我没给司夜打过电话,现在出了事,你怎么能把事情推到我身上,我可没说过这样的话,你真是冤枉我了。”

    陈管家瞬间呆住,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

    刘敏急忙解释,“司夜,你可别听陈叔胡说八道,他怎么能冤枉我呢?这不是平白无故给我乱加罪名吗?我有没有打给你,你不是最清楚吗?”

    凌司夜淡定从容,淡淡的目光朝陈管家瞥了过来,目光询问,“你怎么说?”  陈管家没想到,刘敏会这么说,就差没捶胸顿足了,“三少,您知道,我一直都是听您的话,您之前对于简小姐参加活动一事,已经态度明了。我不可能再和简小姐说这样的话,她这是在冤枉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