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腹黑总裁坏坏爱 第45章 善意的谎言

时间:2018-04-22作者:梅肉包子

    ,精彩小说免费!

    坐在办公室的医生,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医生,带着老花镜,主要他是骨科元老级别的专业人士。

    张医生认识凌司夜,点头问好,“三少。”

    凌司夜颔首,看向简悦,“把脚扭伤了,看看伤到骨头没有?”

    张医生一推鼻梁上的老花镜,瞧了眼,“足踝关节扭伤,我看看。”

    简悦把脚伸出,张医生将其放在膝盖上,手在上面拿捏,简悦秀眉拧成了毛毛虫,只听他轻笑,“三少放心,没伤到骨头,只要把骨头接回原位,擦几天的药酒就好了。”

    凌司夜站在简悦旁边,在张医生准备动手时,简悦怕,不敢看,转过头去,双手抓住男人衣摆,把脸埋在他小腹上。

    想到上次,去医院取鱼刺时,那医生下手不知轻重,简悦两眼泪汪汪可怜的小模样,凌司夜心头一紧,便叮嘱,“轻点,她怕疼。”

    张医生眼里闪过一丝惊色,透过老花镜,忍不住又端详了眼前的小女娃,只可惜简悦把脸蒙在男人怀中,模样看得不真切。

    尽管他认识凌司夜,但也不知道这个小女孩是谁,但看她的岁数,才十几岁。

    这么一想,张医生便想到,这有可能是当年凌司夜当年领养的孩子,不然他找不到别的理由可解释了。

    张医生暗暗猜测,但也不敢直接过问,毕竟他们交情只浅不深。

    “我会注意的。”他忙回答。

    简悦脚踝已经浮肿了,再怎么注意,也不可能一点也不疼。

    凌司夜轻拍简悦的背,目光却落在张医生抓着她的脚踝上。

    张医生不敢马虎,出声提醒,“我要动手了。”

    那锥心的疼,瞬间蔓延简悦的全身,她咬牙忍住,但小身子还是忍不住发抖。

    凌司夜眉心也跟着拧了起来,微凝了声,“再轻点。”

    张医生摇摇头,“没办法,多少都有点疼。小姑娘,忍着点,疼只是暂时的。”

    话音未落,他手上动作一个使劲,简悦低叫出声,凌司夜差点没气得直接一脚把人给踹飞出去。

    明明他已经把话搁下了,还不知分寸,这不是想被打吗?

    “骨头已经接回去了,我开药,三少带回去给她擦几天就行。”张医生缓缓开口。

    “没事了。”凌司夜放柔声音,简悦却不肯从他怀中抬起头。

    凌司夜轻推了两下,简悦怎么都不动,小手死死拽着他的衣服。

    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凌司夜捏住她的双肩,把人拎出来,这才发现,简悦小脸上满是泪痕,眼底雾气腾起,咬着唇瓣。

    这小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凌司夜心疼不已,但又无可奈何。

    薄唇动了动,想说她几句,又舍不得,想打她几下,偏生又下不了手,心痒难耐得很,挠得他心窝难受。

    伸出手揩去她眼角的泪珠,想放软语气,但心里有气,凌司夜板着张脸,“别哭了,走路都能把脚扭伤,笨成这样还好意思哭。”

    简悦吸了吸鼻子,扁着嘴,不敢再说话。

    旁边的张医生,听他这强硬又夹着无奈的口吻,心里暗道,人家小姑娘这么笨,没准还是你惯出来的。

    出了医院,简悦累得直接在车上睡着,小脸哭过,黏黏的,难受得很。

    准备到御宝林时,简悦是疼醒的,她睁眼就喊,“小叔。”

    “还没到,再睡会,到了我叫你。”软腻的声音从旁边的位置传来,凌司夜偏头瞧了她一眼。

    简悦揉了揉眼睛,把身子拉直了些许,顺带瞧了眼窗外的景色,“不想睡了,准备到我们的家了。”

    简悦才不相信凌司夜的话,以前他每次都这么说,结果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我们的家。”凌司夜唇瓣蠕动,跟着重复了这四个字,眼里全是柔光。

    简悦把视线转过来,盯着男人好看的侧颜,不满的嘟囔道:“小叔,你为什么突然叫我回去?”

    凌司夜知道她还是个单纯,又天真的孩子,基本的勾心斗角定是不懂的,只不过是爱恨分明而已。

    “我突然反悔了,你有意见。”凌司夜暂时不打算把刘敏搬出来,这件事他另有打算,不想简悦插手。

    他希望小丫头,一辈子都能保持最纯洁的心。

    简悦想点头,但不敢,撇了撇嘴,“小叔,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为什么?”

    “你是大人。”

    凌司夜微顿,这算什么理由,他反驳,“谁规定大人不能说谎,大人不能,小孩就可以?”

    简悦解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大人应该要做好榜样。”

    凌司夜轻哼,去他妈的榜样,只要他想,只要他喜欢,这些统统都见鬼去吧。

    当然,说出口的话,凌司夜是这么说的,“只要是善意的谎言,那就可以。”

    简悦歪着脑子想了想,这哪里跟善意的谎言,扯得上关系?

    “我怎么没觉得是善意的谎言?”

    “不懂没关系,慢慢的你会懂的。”

    对付简悦这小丫头,凌司夜是越来越顺手,把话说得简悦一愣一愣的,还辨别不了话里的真实性。

    到了御宝林,才下午三点。

    凌司夜抱着简悦下车时,陈管家发现她的脚是肿的,嘴里急忙“哎呦”一声,心疼道:“我的小祖宗,你这是怎么弄的,瞧这小脚都快肿成什么样了?”

    陈管家还想再歇斯底里的哀嚎两声,凌司夜不耐烦的喝道:“行了。”

    陈管家把嘴一闭,整个大厅就很安静。

    简悦一手抱着凌司夜的脖子,她朝陈管家去看,“陈伯,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没事?刚才是谁在医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凌司夜冷声接过,简悦吐了吐舌。

    末了,他又添了句,“做点她爱吃的东西,等下送到她房间去。”

    很明显,这话他是吩咐陈管家的。

    陈管家领命而去。

    简悦的确饿了,但听他这话,好像他还要出门,“小叔,你是不是还要去公司?”  凌司夜轻应了声“嗯”,然后又说:“还要去公司,处理急需的文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