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669章:顶上三花胸中五气(第一更)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杨戬被擒下,黄天化也紧随而至,大呼一声,杀进九曲黄河阵中,他现在要表忠心,总不能让姜子牙他们觉得自己有问题。

    “大胆,休得伤害吾道兄。”

    黄天化此刻气势汹汹的杀进九曲黄河阵,话音刚落,他便遭到了混元金斗的厉害,直接摔昏了过去。

    当然无论是杨戬还是殷发,三霄娘娘她们都未真正的动用混元金斗那恐怖的力量,否则他们绝对不会幸免的。

    三霄娘娘没有动黄天化,是因为黄天化是帝辛的义子,而她们对杨戬也是那般的照顾,则是因为帝辛提前提醒他们的缘故。

    但是他们不动杨戬和黄天化,但并不代表她们就不会动别人。

    姜子牙他们眼见杨戬和黄天化都被擒下,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顿时骇然。

    姜子牙看向燃灯道人,燃灯道人朝他摇摇头,姜子牙不由的无语,继而快速的收兵。

    既然连燃灯道人都觉得不可行了,他也不敢再去逞能,否则惹出什么乱子来,那可就真的出大问题了。

    当然还有一点,姜子牙他可不想就这般不明不白的死了,那可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回了西岐城,燃灯道人与姜子牙道。“那三霄娘娘擒拿黄天化和杨戬的法宝乃是混元金斗。贫道掐指算起,推演出来,众位道友都要逢此一场劫数。你们神仙之体有些不祥。入此阵内,根深者不妨,根浅者只怕有些失利。”

    众仙都一副骇然,但是谁都没有去多说,谁让他们是阐教教主元始天尊派来的,他们总不能现在听到有些危险,都掉头离开,这些他们还是做不到的。

    相比西岐城的压抑,朝歌这边众将士都兴奋的庆贺起来。

    三霄娘娘再次与帝辛见面。

    “陛下,那杨戬和黄天化该如何处置?”碧霄有些疑惑的问道。

    毕竟已经将他们擒下来了,总不能就这般再送他们回去吧,这样子就要出大乱子了。

    “不着急,等明日将阐教那些二代弟子擒下几个再说,至于殷发和黄天化,就都仍在阵里便是。”帝辛一副毫不在意的说道。

    从他的语气中听着就像是在打发叫花子似的,一副极其随意的样子。

    次日,双方再次会面,五位道姑齐至篷前,坐名请燃灯答话。燃灯同众道人排班而出。云霄见燃灯坐鹿而出,不由的多看了一眼,只见燃灯双抓髻,乾坤二色;皂道服,白鹤飞云。仙丰并道骨,霞彩现当身。

    燃灯道人见了云霄,不由的假惺惺的打稽首说道。“道友请了!”

    云霄娘娘根本就没有给燃灯道人机会,指着燃灯道人道。“燃灯道人,今日你我会战,决定是非。吾摆此阵,请你来看阵。只因你教下门人将吾道污蔑太甚,吾故此才有念头。如今月缺难图。你门下有甚高明之士,谁来会吾此阵?”

    燃灯道人此刻强做畅笑道。“道友此言差矣!佥押‘封神榜’,你亲自在宫中,岂不知循环之理,从来造化,复始周流。赵公明定就如此,本无仙体之缘,该有如此之劫。”

    那燃灯道人不提赵公明这一茬还好,刚提到赵公明,三霄娘娘顿时脸色就变了。

    她们之所以在此摆九曲黄河阵,一方面是受了帝辛的邀请,二方面则是因为他们的兄长遭到了阐教的暗算惨死,她们是来替他报仇雪恨的。

    琼霄此刻则抢过话茬来。“姐姐既设此阵,又何必与他讲甚么道德。待吾拿他,看他有何术相抵!”

    琼霄娘娘在鸿鹄鸟上仗剑飞来,就欲要对燃灯道人动手。

    而就在这时,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杀了出来,一出场还来了一句唱词,直接就是肆无忌惮。

    “高卧白云山下,明月清风无价。壶中玄奥,静里乾坤大。夕阳看破霞,树头数晚鸦。花阴柳下,笑笑逢人话;剩水残山,行行到处家。凭咱茅屋任生涯,从他金阶玉露滑。”

    歌罢,那道者此刻居然大声呵斥道。“少出大言!琼霄道友,你今日到此,也免不得‘封神榜’上有名。与你兄长一同封神之宿命!”

    琼霄娘娘此刻闻言顿时暴走,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赤精子。

    三霄娘娘也都一脸的怒色,她们最气愤什么,她们偏偏说什么,这简直就是自己找死的节奏。

    原本三霄娘娘娘还没有多少心情的,可是现在一看,顿时暴走,而且还是极度的暴走。

    赤精子说完,轻移道步,执剑而来。

    琼霄娘娘此刻怒气冲天,含怒出手,脸上变了两朵桃花,仗剑直取。

    步鸟飞腾,未及数合,云霄娘娘原本并没有想参与,可是奈何那赤精子的嘴巴太臭,不由的让把混元金斗望上祭起,一道金光,如电射目,将赤精子拿住,望“黄河阵”内一摔,跌在里面,如醉如痴,实时把顶上泥丸宫闭塞了。

    那混元金斗可不是谁都可以避开的,即便是燃灯道人也不敢去多触及,甚至是那陆压道人更是诡计多端的直接有多远跑多远了,现在那赤精子没事找抽,自己找罪受。

    先不管别的,赤精子被混元金斗这一甩,可怜他那千年功行,坐中辛苦,一旦遇到此斗,装入阵中,总是神仙也都没用了。

    其实要是赤精子不是那般说话,或许凭着云霄娘娘那好脾气或许还不会对他如此去做的,可是谁让那赤精子没事在这里扯犊子,还一番嚣张跋扈。

    广成子见琼霄如此逞凶,又见云霄娘娘使用混元金斗将赤精子给拿进了九曲黄河阵中,顿时不由的大叫一声道。“云霄休小看吾辈,有辱阐道之仙,自恃碧游宫左道!今日看贫道不将你镇压才怪!”

    云霄娘娘见广成子来,原本刚刚将赤精子给解决了,怒气还在气头上,此刻忙催青鸾,怒气冲天的上前怒道。

    “广成子,莫说你是玉虚宫头一位击金钟首仙,即便是燃灯老贼进来,若逢吾宝,也难脱厄,也是有死无生之理。”

    广成子此刻好似被元始天尊那家伙给洗了脑似的,一副很萧然自得的说道。“吾已犯戒,怎说脱厄?定就前因,怎违天命。今临杀戒,虽悔何及!”

    广成子说完,便仗剑来取。

    云霄娘娘则也同样执剑相迎,云霄就是想看看那广成子究竟还有多少本事,也算替帝辛试探一下所谓的阐教十二金仙的斤两,毕竟乳后还要继续面对着对打,若是不知道情况,对帝辛而言是很被动的,帝辛要做的就是让他们十二金仙都进入封神榜,而非截教的众多门徒。

    碧霄娘娘此刻换了个神,又祭金斗,只见金斗显耀,目观不明,广成子还没有跟云霄娘娘面对面的打一场,双方刚刚接触,战斗便已经结束了,因为那混元金斗也将广成子拿入“黄河阵”内。

    广成子此刻就如赤精子一样相同,直接被甩了眼冒金星,尚未来得及开口,便遭了难。

    此战三霄娘娘使用混元金斗将玉虚门人俱拿入“黄河阵”,闭了天门,失了道果。

    此刻帝辛就冷冷的看着场面,他没有去阻止,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还有更加紧迫的任务要去做,尤其是非常令人震撼的,混元圣人之间的对决,各个都是疯狂且犀利的。

    云霄娘娘接下来又使用混元金斗拿下文殊广法天尊,拿普贤真人,拿慈航道人、道德真君,拿清微教主太乙真人,拿灵宝太法师,拿惧留孙,把十二弟子仅剩的十一个人俱拿入阵中,那所谓的十二金仙在对上混元金斗时,那是一丁点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杀的四分五裂,找不到北的节奏。

    此刻场中止剩的燃灯道人与姜子牙。燃灯道人老谋深算,他是绝对不可能去杀进去的,自找死路的,而姜子牙那家伙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胆量和能耐,他知道即便是他杀进去,那也是以卵击石,无疑是自找没趣,毕竟连他们阐教最强大的十二金仙都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他是哪根葱哪根蒜,根本就更没有机会了。

    云霄娘娘此刻玩的上瘾,既然已经做了,要说先前她还放不开,现在他就完全的放开了,此刻又倚金斗之功,无穷妙法,朝着那燃灯道人肆无忌惮的挑衅起来。“那个燃灯老贼,月缺今已难圆,作恶到底!燃灯道人,今番你也难逃!看贫道的混元金斗,定将你化为血水,让你彻底的失去一切!”

    云霄娘娘此刻气呼呼的又祭混元金斗来擒燃灯,燃灯见事不好,借土遁化清风而去。

    三位娘娘见燃灯走了,转向闻仲,当然是转向闻仲身后的帝辛,只见帝辛微微颔首,三霄娘娘就没再继续追击,便与闻太师一起暂归营帐。

    闻太师见“黄河阵”内拿了玉虚许多门人,十分喜悦,当即吩咐众人设席贺功。

    云霄娘娘虽是饮酒而散,默坐自思道。“事已做成,怎把玉虚门下许多门人困于阵中,……此事不好处,使吾今日进退两难。”

    待酒席散去,云霄娘娘偷偷的寻到帝辛。“陛下,现在吾姐妹将元始天尊座下的宝贝徒弟都给擒下,而且还削去了他们的顶上三花和胸中五气,而我们的大师伯是最护犊子的,一旦被他知晓,定然不会放过我们的,这可如何是好,还请陛下能够指点迷津。”

    帝辛看着云霄娘娘,淡淡的一笑,并没有去绕弯子继而开口道。“娘娘多虑了,朕都已经替你们考虑到了。此次将阐教十二金仙一并拿尽,那元始天尊定然会来的,不过不用着急,他元始天尊要出面,那通天教主也会出现的,他们那个级别的对决不会牵扯到我们的,你就的放心去吧。”

    “啊……师尊也要来?”云霄娘娘此刻惊讶的问道。

    帝辛微微颔首道。“是的,通天教主是要来的,而且一个不好还要与元始天尊对决的,这件事只是早晚的,谁都无法去避开的,谁让那元始天尊和老子如此的咄咄逼人。”

    “嗯。”云霄娘娘此刻闻听通天教主要来,顿时松了口大气,不由的点点头。

    她极度的相信他的师尊的力量,一旦通天教主亲自出马,那一切都不是没有可能的。

    “那陛下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就是将他们仍在九曲黄河阵内,不理不会吗?贫道担心时间久了,他们就要彻底的沦为废人了。”云霄娘娘此刻再次看向帝辛,想等待帝辛的安排。

    毕竟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也没有了主意,一切都全凭帝辛的安排。

    虽然他对帝辛并不是太熟悉,但是按照帝辛与通天教主的关系,她知道相信帝辛是没有错的。

    当然他这种想法是对的,而且是相当的对。

    “朕要与汝进一趟九曲黄河阵,朕要与找一个人好好聊聊。”帝辛深吸口气,他知道这次才是关键,是牵扯甚大的。

    “善。”云霄娘娘也察觉到帝辛语气透着的凝重,不由的肯定的点点头道。

    九曲黄河阵内,三霄娘娘按照帝辛的吩咐,将其他的人都击昏过去,只剩下了玉鼎真人。

    此次帝辛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玉鼎真人,而陪同帝辛一同前来的是袁洪和孔宣。

    帝辛需要他们两个帮他做点事情。

    帝辛四人来到玉鼎真人的面前,玉鼎真人此刻盘腿坐在阵中,一脸的平静。

    “玉鼎真人……”云霄娘娘此刻开口唤了一声,其实云霄娘娘对玉鼎真人还是比较欣赏,可奈何他们此刻的阵容不同,所以也没得什么话可说的。

    玉鼎真人闻言,不由的睁开眼,起身朝着云霄娘娘微微一稽首。“贫道见过云霄娘娘。”

    云霄娘娘尚未开口,玉鼎真人继而转向帝辛。“大商人王陛下帝辛是也?”

    帝辛微微一笑,并未被玉鼎真人那先声夺人的气势给吓住,相反还一脸悠然自得的道。“正是朕。久闻玉鼎真人学究天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陛下过誉了,贫道再强现下不也是您的囚徒而已。”玉鼎真人此刻倒是放得开,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更像是在他的洞府内,与帝辛他们品茶论道一般,这幅心境,帝辛都不得不佩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