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664章:三霄对阵陆压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五位仙姑刹那间来至成汤在西岐城外的营门,碧霄娘娘下了神鸟后,命旗门官通报。

    旗门官不敢有丝毫怠慢,毕竟刚刚他们是亲眼所见五位仙女是从天而降,那手段可非他们所能媲美的。

    那旗门官慌忙报入中军,闻太师听到后急忙出营迎请至帐内,打稽首坐下。

    云霄娘娘缓缓启口道。“前些时日吾兄被太师请下罗浮洞来,不料被姜尚射死。我姊妹特来收吾兄骸骨。如今却在那里?烦太师指示。”

    闻太师悲咽泣诉,泪雨如珠,那样子可谓是悲痛至极,站在暗处的帝辛和孔宣看着闻太师的表演,直接无语至极,他们对闻太师的表演能力感动由衷的佩服。

    帝辛对其都自愧弗如。

    碧霄娘娘此刻也不由的插嘴问道。“太师,不知吾兄棺椁在那里。”

    闻太师吸口气,将那泪眼止住,叹息一声道。“在后营。”

    琼霄娘娘此刻也坐不住了,不由的起身道。“吾去看来。”

    云霄娘娘止住道。“吾兄既死,何必又看?”

    云霄娘娘这般举动其实是为了阻止琼霄和碧霄触物生情,她已经听申公豹提到了赵公明的死状,此刻可谓是极度的惨死状态,没见到真人说什么都还好,但要是见到真人的惨状,那她们是绝对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的,哪怕是她云霄也未必能够控制的住。

    碧霄娘娘可不管那么多。“既来了,看看何妨?”

    琼霄娘娘和碧霄娘娘可谓是意见一致的很,此刻拔腿就走,云霄无可奈何只得同行,她与她们一起,总比让她们两个单独去要好的多,至少场面她或许还能掌控一下,不然任由着琼霄和碧霄暴走,那可就真的是个大麻烦。

    闻太师与三霄娘娘来到后营,三位娘娘见了棺木,揭开一看,见只见那赵公明二目血水流津,心窝里流血,不得不怒,她们即便是再淡定此刻也无法淡定了,赵公明的惨状实在不是一般的凄惨,尤其是那人还是她们的兄长,她们如何能承受得住。

    琼霄大叫一声,几乎气倒。

    碧霄更是暴怒道。“气死我也,气死我也!陆压你个恶贼,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碧霄说完继而转向气的娇躯连连哆嗦的琼霄道。“姐姐不必着急,我们拿住他,也射他三箭,报此仇恨!”

    云霄娘娘此刻深吸口气。“那野人陆压,弄这样邪术!一则也是吾兄数尽,二则邪术倾生,吾等只拿陆压,也射他三箭,就完此恨。况且陆压乃妖族六太子,当年与吾巫族的新仇旧恨也一并解决!”

    云霄此刻也无法冷静下来,毕竟如他猜测的那般,一旦见到赵公明的惨状,谁都无法去控制自己的情绪。

    入夜,闻太师设席与众位共饮数杯。

    次日,五位道姑出营。闻太师掠阵;又命诸位将军护卫前后。

    云霄乘鸾来至篷下,大声护道。“传与陆压,早来会吾!”

    西岐的大军中左右忙报上篷来。“启禀丞相,成汤大营中有五位道姑欲请陆老爷答话。”

    陆压起身畅快的大笑道。“贫道一往。”

    陆压根本就没等姜子牙等人的话语,便独自提剑在手,迎风大袖飘飘而来。

    陆压其实在听到道姑的称呼时,便猜到了是三霄娘娘驾到了,只不过他没有猜到剩下的两个女子是谁,他此刻极其的好奇。

    其实若是有机会,陆压都想杀死那三霄娘娘,毕竟在他看来当年那一场巫妖大战,若不是巫族的咄咄逼人,他们妖族现在还是天庭的主人,可是现在……

    陆压无法忍受这种变化,他到现在还没有脱离出来。

    云霄娘娘深吸一口气,他发现了陆压的不同之处,遂对二妹道。“陆压这家伙的实力非同小可,我们待会可要小心对待。”

    陆压道人轻飘飘的徐徐而至,念几句歌词而来。“白云深处诵‘黄庭’,洞口清风足下生。无为世界清虚境,脱尘缘万事轻。叹无极天地也无名。袍袖展,乾坤大;杖头挑,日月明。只在一粒丹成。”

    在封神演义中,每逢有人出场,总是没事先念几句牛叉的歌词,如此才体现出自己有多么的牛叉。

    说白了其实就是自吹自擂,先从嘴上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陆压歌罢,见云霄娘娘把个稽首。

    云霄尚未开口,那琼霄娘娘已经忍不住,指着陆压质问道。“你是散人陆压否?”

    陆压答道。“然也。”

    陆压此刻就是一副极其拽起的样子,他现在已经完全确认,眼前这三女便是三霄娘娘,也就是赵公明的妹妹。

    琼霄娘娘此刻深吸口气,怒道。“你为何射死吾兄赵公明?”

    陆压含笑着答道。“三位道友肯容吾一言,吾便当说;不容吾言,任你所为。”

    云霄娘娘此刻倒是好奇起来,他很想知道那陆压究竟要如何去说。“你且道来!”

    陆压含笑着道。“修道之士,皆从理悟;岂仗逆行。故正者成仙,邪者堕落。吾自从天皇悟道,见过了多少逆顺。历代以来,从善归宗,自成正果。岂意赵公明不守顺,专行逆,助灭纲败纪之君,杀戮无辜百姓,天怒民怨。且仗自己道术,不顾别人修持。此是只知有己,不知有人,便是逆天。从古来逆天者亡,吾今即是天差杀此逆士,又何怨于我!吾劝道友,此地居不久,此处乃兵山火海,怎立其身?若久居之,恐失长生之路。吾不知忌讳,冒昧上陈。”

    云霄沉吟,良久不语,想看看从那一方面用言语将他堵住,可是此刻……

    琼霄娘娘却突兀的大喝道,她与云霄可不一样,可不会被他绕了弯子了去。“好孽障!焉敢将此虚谬之言,簧惑众听!射死吾兄,反将利口强辩!料你毫末之道,有何能处。”

    琼霄娘娘怒冲霄汉,仗剑来取。

    陆压剑架忙迎。

    未及数回合,碧霄娘娘更加狠辣,她可不像是云霄那般温柔,也不像琼霄那般与他搏杀。

    她碧霄除非不动手,动手就玩狠的,这是她们的徒儿殷发教给她的先进性作战战略,此刻二话不说直接将混元金斗望空中祭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