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647章:钉头七箭书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很快,羽翼仙兴致高昂的随着袁洪回来,在走到帝辛身前时噗通跪倒在地。

    “五叔,羽翼在这里叩谢。”羽翼仙二话没说朝着帝辛磕了三个响头。

    帝辛本欲要阻止,却被孔宣拦住,孔宣此刻摇摇头。

    “起来吧。你能有这份见识很不错,日后跟随你五叔纵横天下,不要辜负了你五叔对你的期望。”孔宣朝羽翼仙招招手,示意他起身,淡淡的说道。

    “羽翼明白。”羽翼仙此刻已经下定了决心,这辈子就要效忠于帝辛,不再有二心。

    帝辛则含笑,他不曾想到就这般容易的将羽翼仙跟降伏了,这让他很是激动。

    羽翼仙虽然在封神原著中被燃灯道人给收复,但是若非中了燃灯道人的诡计,他或许还不是那般容易被驯服的,这点是很清楚的。

    ……

    帝辛没再犹豫,赶快上路,很快他们便出现在了西岐。

    而就在帝辛刚到不久前,西岐那边刚刚将十天君仅剩的三阵之一的红水阵给破了。

    而破除红水阵的是道德真君,之前也是用了待死之人,燃灯道人这一招可谓是狠辣至极。

    道德真君杀进红水阵,王变在台上,将葫芦如前一样打将下来,顿时搞得红水满地。

    道德真君很清楚红水阵的来历,因为在之前燃灯道人已经将红水阵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此刻他把袖一抖,落下一瓣莲花,道德真君双脚踏在莲花瓣上。任凭红水上下翻腾,道德真君只是不理。王天君又拿一葫芦打下来。真君顶上现出庆云,遮盖上面,无水粘身;下面红水不能粘其步履,如一叶莲舟相似。

    道德真君脚踏莲舟,有一个时辰,王变情知此阵不能成功,方欲抽身逃走,道德真君忙取五火七禽扇一搧。道德真君可不能让王变给逃走了。

    道德真君把七禽扇照王变一搧。王变大叫一声,化一阵红灰,径进封神台去了。

    道德真君遂破了“红水阵”。

    红水阵被破,帝辛恰好赶至,听闻闻太师属下传来的消息,不禁朝闻太师看去。

    闻太师叹息一声。“陛下有所不知啊,此扇有空中火、石中火、木中火、三昧火、人间火,五火合成此宝;扇有凤凰翅、有青鸾翅、有大鹏翅、有孔雀翅、有白鹤翅、有鸿鹄翅、有枭鸟翅;七禽翎上有符印、有秘诀。五火奇珍号七翎,授人初出乘离荧。逢山怪石成灰烬,遇海煎干少露泠。克木克金为第一,焚梁焚栋暂无停。王变纵有神仙体,遇扇搧时即灭形。”

    帝辛叹息一声,有些惋惜,他还是晚来了一步,在他看来,他能早来一步,能救一个是一个,可是现在……

    帝辛满是无奈。

    “陛下,我们……”

    此刻大营里只有闻太师、帝辛、孔宣,就连羽翼仙都待在外面守着营门,生怕被外人偷听到什么。

    “赵道友呢?”帝辛摆摆手,打断他的话,有些急切的朝闻太师问道,其实他最关心的还是赵公明,毕竟赵公明称得上是他的得力助手,他不能容他有失的。

    “陛下他在后营。”闻太师一听到帝辛询问赵公明的事,不由的忙朝帝辛道。

    帝辛随着闻太师来到赵公明的住处,只见赵公明昏乱,不知军务,只是睡卧,尝闻鼻息之声。古云‘神仙不寝’,乃是清净六根,如何今日六七日只是昏睡!

    此刻,姜子牙拜掉了赵公明元神散而不归,但神仙以元神为主,游八极,任逍遥,今一旦被子牙拜去,不觉昏沉,只是要睡,其实原理跟袁天军的落魂阵折腾姜子牙的方式差不多而已。

    闻太师心下甚是着忙,不由的朝帝辛道。“陛下,赵道兄为何只是睡而不醒,必有凶兆!若是老臣没有猜错的话,定是西岐那边动的手脚,不然赵道兄不会有事的。”

    闻太师愈觉郁郁不乐。

    赵公明这几日一天比一天越觉昏沉,就好似现在这般睡而不醒人事。

    帝辛入内帐,就那般看着睡榻上的赵公明,只见其鼻息如雷,用手推而问道。“道兄,你乃仙体,为何只是酣睡?”

    赵公明果真被帝辛给推醒了,揉了揉眼皮,不由疑惑的朝帝辛道。“陛下汝怎么在此?还有我并不曾睡。”

    而赵公明说完不由的哈欠连天,在此到头就睡。

    闻太师此刻一见,不由的上前朝帝辛抱拳道。“陛下,据老臣等观赵道兄光景,不是好事,想有人暗算他的……”

    帝辛微微一笑,继而转向孔宣道。“太师所言甚是有理,兄长可掐算一下。”

    孔宣眉头微皱,轻轻的掐算一番,不由的眉头紧皱。

    “术士陆压将钉头七箭书,在西岐山要射杀赵公明,这可谓是阴险狠辣,待本尊去灭了他。”孔宣气呼呼的说道。

    “兄长可知那陆压的真身?”帝辛此刻疑惑的朝孔宣问道。

    “陆压乃天庭妖族的六太子,当年后羿射杀九日,唯独他躲过了一劫,不曾想后来巫妖大战,导致妖族和巫族衰败,人族崛起,自从自后,他也无可奈何,谁让天道如此,别说是他,即便是他父王也无计可施。”孔宣此刻淡淡的说道。

    帝辛闻言微微颔首,他还是比较认同孔宣话中的意思的。

    不过他尚未开口,闻太师则率先开口道。“既然知是陆压,吾辈须往西岐山,抢了他的书来,方能解得此厄。”

    帝辛闻言不由的一愣道,继而摇摇头。“不可。他既有此意,必有准备,只可暗行,不可明取。若是明取,反为不利。”

    “陛下的意思……”闻太师此刻也没了主意,毕竟陆压那家伙的手段通天,再加上西岐有着燃灯道人坐镇,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帝辛则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淡淡的摇摇头道。“太师不需要着急,朕自有办法,你就尽管去迎战即可,赵道兄这里有朕足以。”

    闻太师闻言不由的一愣,他有些搞不懂帝辛究竟想要如何去做的,但是甭管帝辛如何去做,但他相信帝辛一定会有办法的。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