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630章:计中计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此刻军政官苦苦坚执不放,他要是让金吒和木吒离开,那他如何回去跟邓九公交代,这是他如何都不知该如何去做的。

    “师父若不回去,我也不敢去见老爷。”

    木咤此刻看了一眼那军政官,又看了看金吒道。“道兄,邓将军既来请俺回去,看他怎样待我们。若重我等,我们就替他行事;如不重我等,我们再来不迟。”

    金咤此刻想了想,最后方勉强应允。

    二人回至府前,军政官先进府通报。邓九公慌忙迎了出来,朝金吒和木吒抱拳道。“二位道者快请来!”

    而此刻躲在内室的邓婵玉恰好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将两人的相貌通过黄飞凰送给他的相机给照了下来,然后通过她体内的微型智脑传递到黄飞凰的手上。

    此刻黄飞凰正与姜文媛和杨曦兮待在一起,她们正在聊着苏妲己的事情。

    帝辛临行前,将苏妲己的事情与三女都说了一番,让她们都不要去打扰她,毕竟现在的苏妲己已经迷途知返,那还是不错的,所以他需要的便是这种情况。

    “大姐,你觉得那苏妲己是真心改过,还是想借着可怜劲赢取陛下的欢心?”黄飞凰此刻托着腮,看着姜文媛,淡淡的笑着问道。

    姜文媛此刻则微微一笑,摇摇头道。“虽然我也不知该如何去说,但是我觉得苏妲己这次或许是真的,但是究竟真假真的很难去分辨,毕竟她的背后还有人在,有些事情身不由己也就这样了。”

    杨曦兮闻言也微微颔首。“大姐说得对,即便是那苏妲己想要放下,可是她背后的大人物是不是也和她想的那般,臣妾倒觉得这个才是最关键的。”

    “那我们还是小心点才是,原本我还想去看看她,看来这个计划还是搁浅吧。”武皇妃黄飞凰淡淡的道。

    她是众姐妹中唯一可以在外面行走的,至于姜文媛和杨曦兮在外人看来都已经是死人一个了,要是她们大摇大摆的出去,非得将宫里的人下破胆。

    “嗯哪。”姜文媛和杨曦兮也都附和的点点头。

    嘀嘀……

    就在这时候,武皇妃黄飞凰手上的智脑响了起来,黄飞凰一愣,打开看去,只见她那宝贝义女邓婵玉给她发来的视频消息。

    “母妃娘娘,我们三山关来了两个道士,他们说是海外修仙,不过婵玉觉得他们有问题,所以将他们的容貌照了下来,还请母妃娘娘帮着鉴定一下。”邓婵玉的声音响起。

    黄飞凰闻言一愣,继而打开那图像,此刻姜文媛和杨曦兮也凑了上来。

    “嗯?他们看起来很像啊……”杨曦兮开口。

    “怎么感觉他想一个人?”黄飞凰也开口。

    三女继而对视一眼,都想到了那个人,他不是别人,而是他们那宝贝义子殷发。

    “殷发。”三女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难道他们是……”此刻三女再次想到了一起,顿了顿便异口同声的喊道。“金吒和木吒!”

    三女说完都朝着对方点点头,继而笑了起来。

    “他们两个还真是胆大包天,居然只身潜进了三山关,难道想要与李靖里应外合,将三山关给取下来吗?”黄飞凰此刻一脸的怒意,一提到李靖,她就有种无名之火,无论是帝辛还是她都对其恩重如山,可是他二话不说,说反叛就反叛,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感情,这让黄飞凰很暴走,若非她现在还不能离开朝歌,她定会在三山关等着他们,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婵玉,此二人乃是金吒和木吒,是李靖那混蛋的长子和次子,你不要动声色,也不要去揭穿他们,本宫觉得你父亲应该已经察觉到他们的身份,他应该有了自己的想法,他自然会对付他们,你只要在背后秘密配合便是。”黄飞凰此刻将她的想法跟邓婵玉说了一遍,并再三提醒她,不要让她出手,生怕一不小心将事情搞砸了,毕竟金吒和木吒身份不明,邓九公绝对会生出警惕的,再加上那里还有刑天在,有他在,一切都没有问题的。

    正在三山关等待黄飞凰回信的邓婵玉在得到武皇妃黄飞凰的回话后,顿时明白了,不由的撅噘嘴。

    “嗯,金吒木吒?原来你们真的是叛贼,等时机到了,看本小姐不将你们打的神魂俱灭才怪。”邓婵玉此刻手里攥着那五色石,一副兴冲冲的说道。

    ……

    当夜,三山关可谓是热闹非凡,邓九公命左右排酒上来。

    金、木二咤慌忙摆手道。“贫道持斋,并不用酒食。还请将军莫怪。”

    邓九公闻言随在殿前蒲团而坐,亦不敢强,安排素食,并且派鸾凤请刑天出来一起用膳。

    邓九公之所以请刑天出来,并非是他所想的,而是刑天刚刚传音给他的,让他这般去做的。

    片刻,刑天一副很衰弱的样子,不断的干咳,在侍者扶着走了出来。

    “末将见过……咳咳……见过总兵大人。”刑天干咳两声,一副很虚弱的样子。

    “这位是……”金吒和木吒都愣了,他们觉得出来刑天乃是练气士,这是刑天刻意释放出来的气息,让他们可以感受得到,他现在需要一步步的去引诱他们,让他们进入他的囚笼。

    “此乃天刑将军,也是为练气士,他昨日曾与鄂顺营中的一个道者交手,受了点伤,哎……”邓九公一副很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他所说的都是刑天教给他的。

    先前邓九公还不知道刑天想要做什么,但是此刻他隐隐有些明白,昨日刑天出手,那李靖定然得知了消息,所以在正常情况,要是知道他一点伤都没有的情况下,定然是不会出兵的,所以刑天现在做的,就是一步步的引诱他们掉入自己设下的陷阱。

    “啊……那天刑将军的伤势无碍吧?”金吒和木吒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那一丝欣喜,先前他们还担心刑天,现在看来一切都无碍。

    刑天没有说话,只是叹息一声摇摇头,邓九公那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他们都没有说话,但是金吒和木吒却什么都明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