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602章:鄂顺崩溃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鄂顺惊呆了,他看着那大商周刊,一些子脑袋彻底的失去了原有的运行轨迹,就像是遭了失心疯似的,彻底的没了性子。

    “怎么会这样子?怎么会这样子?”鄂顺喃喃自语,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干什么了。

    他如何都没能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般地步,这其实是他做的最坏的打算,而且鄂顺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这简直就是……

    大商周刊肆无忌惮的报道,一下子将鄂顺给推到了制高点上,他也彻底的崩溃。

    原本鄂顺已经做好了一切,甭管暴风雨来的再如何激烈,他也要去做到更好的准备,可是他现在却发现事情跟他想象的完全就是两个样子,根本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二三。

    鄂顺懵了,懵的有些恐怖。

    “不对!”

    鄂顺一屁股坐在地上,就那般傻乎乎的看着天,什么话都没说,静静的看着。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一个问题,一个前所未有的大问题,这个问题才是最最令人恐怖的。

    鄂顺快速的起身,冲向了他囚禁父亲的地下室。

    咣当。

    当他将房门打开的时候,那囚禁的地下室内传来了一阵微微的臭味,很快当他踏进去的时候,那囚禁的房间内,他的父亲大人,曾经威震天下的南伯候鄂崇禹彻底的崩溃了,他已经失去了一切的支柱,他的父亲的死状与那大商周刊上报道的一般无二,而且那画师描绘的极其的形象且具备着无尽的艺术。

    “父亲大人!”鄂顺猛地扑到了已经散发着略微腥臭味的鄂崇禹的尸身前,抱头痛哭。

    “父亲大人都是孩儿害了你,都是孩儿害了你啊!”鄂崇禹此刻抽泣着,整个人就像是遭了电击似的,浑身在那里抽搐着。

    他已经失去了整个的世界,他是如何都不想让他的父亲死的,可是现在却……

    鄂顺知道,他父亲的死他有着直接的关系,是他一步步的将他父亲逼死的,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也不愿意去面对这些,可是事实就是事实,谁都无法改变,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改变。

    鄂顺就这样子抱着他父亲的尸首,虽然他不知道父亲究竟是谁杀的,但是他知道这应该与朝歌有关,与帝辛有关,或许这一切都是帝辛动的手脚,可是他又不太相信,因为在他看来帝辛昏庸无道,是绝对做不到这些的,可是……

    “那究竟是谁?父亲您告诉孩儿,这究竟是谁?”鄂顺此刻已经着了魔似的,不停的晃动着他父亲的尸首,整个人似癫似狂,一会儿清醒,,一会儿又好似着了魔似的。

    他到现在还不愿意相信他的父亲已经消亡了,而且还是彻彻底底的消亡,再也不会回来了,这一切让他真的失去了一种依靠。

    鄂顺哭的稀里哗啦的,哭的稀里哗啦的,但是一丁点的用处都没有,因为鄂崇禹已经死了,而且死的彻彻底底的,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就这样子,鄂顺彻底的被披上了恶名,再也无法扯掉那骂名,在大商这个时代,要是不忠不孝,将会受很大的歧视的,地位越高越是如此。

    ……

    鄂顺将鄂崇禹悄无声息的埋掉,花费了整整三天的时间,三日后,他的府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当年曾经挑起他**,让他想着去争夺天下的燃灯道人。

    在鄂顺眼中,燃灯道人他有着绝对的力量和无敌的操守,他可以助其一臂之力,将他所要面对的敌人统统斩与旗下,让他们都彻底的无声无息的失去战斗力,这才是鄂顺真正感到有保障的地方,这才是关键的环节。

    “仙师请。”鄂顺提起精神,他原本很颓废的精神在这一刻又打起来了,彻彻底底的提高了警惕。

    燃灯道人此刻缓缓起身,入座,也没有跟鄂顺客气什么。

    “侯爷的家父仙逝,还望侯爷能够镇定。”

    燃灯道人开口,他虽然搞不懂究竟怎么回事儿,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鄂崇禹不是鄂顺杀死的,也绝对不是阐教的人,那究竟是谁?

    燃灯道人到现在也还很奇怪,他现在其实很郁闷,因为准提道人逼得紧,他还有些拿不定主意,毕竟元始天尊和老子的境界太高,若是双方开战,老子和元始天尊两人足以镇压西方教双圣,所以燃灯道人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前,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所以他现在还在按照元始天尊的思路在不断的前行,欲要争霸天下。

    当然燃灯道人这段时间心情并不是太好,他被元始天尊喊去聊了很长时间,不为别的,北海的遭遇同样让燃灯道人大吃一惊,他现在不断的在想,究竟是不是还有另外一方强大的力量,而且这股力量竟然连元始天尊都敢挑衅,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燃灯道人着实是想不通,究竟还有那股力量,若是除了元始天尊、老子和通天教主、西方教双圣以及女娲娘娘,最后再加上天庭,这几股力量定是其中一股的,那么究竟是谁?

    燃灯思考了很长时间,但是却始终没有理出个头绪来。

    “到底是谁?”燃灯道人很是痛苦的,但是痛苦归痛苦,他实在是想不通。

    当然再加上鄂崇禹被杀这件事,燃灯道人不由的将目标转移到了朝歌身上,他开始关注起朝歌的情况,尤其是帝辛,但是他发现这是不可能的,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燃灯道人再次将目光转移到朝歌的顶梁柱闻太师,最后又从闻太师的身上转移到了闻太师所属的截教的教主通天教主身上。

    “难道是通天教主搞的鬼?这不太可能吧?”燃灯道人其实一直在盯着通天教主,但是最后却摇摇头,他接触过通天教主,按照通天教主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

    但是燃灯道人却忘记了,人是善变的,尤其是在遭遇一些事情的时候,这种情况是更加快速的促成这种变化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