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599章:鄂氏父子的冲突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而就在姜子牙金台拜将,势欲要朝歌开战的同时,天下大反,西边有西岐大军,算是最强大的一波。

    东边的姜桓楚到现在还在不断的冲击着朝歌边境线,虽然他的力量时不时的被东夷所牵制,但是不得不说他的毅力还是相当恐怖的,他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对朝歌的攻击。

    当然帝辛也一直没有将东鲁那边放在心上,因为要是帝辛想要致他于死地的话,姜桓楚绝对活不过一个月,不过帝辛是不会将姜桓楚搞死的,再如何说姜桓楚也是他的老丈人,是姜文媛的老爸,他虽然反叛了,但是也是为了姜文媛,所以有些事情帝辛还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帝辛不是古人,他对那皇权的掌控度还不是那么的恐怖的,还不是一点都不允许挑衅的。

    帝辛其实还是比较倾向于亲情的,为了不让姜文媛感到为难,他是不会那般绝情的,况且姜桓楚也没有做出什么破坏大商的举动,况且他在东边造反,也会让西岐那边产生一些错误的判断,这或许也是他提早去拜将的原因。

    当然除了早先就反叛的东鲁,还有已经被朝歌镇压的西戎和北狄,他们揭竿而起,势要与大商一决高低。

    当然在这之前,姜子牙便派出了使者前往西戎和北狄,欲要跟他们联合一起反抗大商,将大商彻底的推翻,同时还承诺了一大堆的好处,就差推翻了让他们来做大王,来做主宰者,他们就是替他们做嫁衣的,可是鬼才信这些。

    不过西戎和北狄之王却信了,这并非是西岐的使者的沟通技巧太强,而是西戎和北狄的王都是帝辛的人,也都得到了帝辛提前的提醒,尤其是西戎,西戎现在的王乃是洪锦,他彻头彻尾的是帝辛的人,北狄的那个王也是很早以前姜文媛在北狄安插的棋子。

    ……

    这些都是顺理成章的,也都是西岐看似很容易做到的,当然他们不知道的是西岐需要感激的人唯有帝辛,是帝辛给他们创造了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是他们真的知道了这些,那姜子牙恐怕绝对不敢去劳师动众的金台拜将,这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

    而在金台拜将之前,朝歌的南边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变故,南伯候鄂崇禹是老实巴交之人,他一直都是相助于朝歌大军,对抗着南疆那边的暴动。

    不过自达武皇妃黄飞凰离开了南疆,将大军的统帅之权交给了陈塘关总兵李靖后,便跑到了朝歌与那寿妃娘娘苏妲己拼命后,南伯候鄂崇禹那边也遭到了一些变故。

    鄂崇禹对大商朝是忠心耿耿,但是他忠心耿耿是一码事,他的儿子鄂顺却不是一个喜欢一劳永逸的,甘心一辈子都屈居于人下的家伙,虽然他老子挂了了,南伯候的位子就是他的,但是他还想去玩个更大点的。

    其实之前他这种想法是一直存在的,可是他不敢,因为朝歌的强大,他与其去赌,还不如老实的待在祖地做一方诸侯,至少可以统帅二百诸侯,平日里耍耍威风也是很潇洒的,可是现在……

    center/center整个大商诸侯四起,北地已经彻底的完蛋了,西岐也开始在骚动,东边早就开始了,就剩下他们南边了,要是他们南边也开始动手,那么朝歌将受到四面埋伏,将会彻底的走向毁灭,这个谁都无法避免的,哪怕是帝辛是个明君,是一代最强大的统帅,都无法挽回这场败局。

    大商走向了毁灭,谁都无力挽回,可是接下来的天下将会是谁的?谁都不清楚。

    那么他鄂顺同样有想法的,但是他一直没敢动手,按兵不动,一是南方的诸侯掌控者他的父亲鄂崇禹还在,而且是健壮之年,他有想法也无济于事,他没有权利去掌控这些的。

    那么只有一种情况,鄂崇禹挂掉或者是……反正是他需要取而代之方能去施展他的抱负。

    而机会很快就来了,而且是自动送上门来的,那便是阐教的副教主燃灯道人,他巧合的与鄂顺相遇了,而且与鄂顺成了好友,在燃灯道人的蛊惑下,尤其是鄂顺在见识了燃灯道人那通天彻地的手段后,鄂顺彻底的冲动战胜了理智,在燃灯道人的授意下,他囚禁了他的父亲,成功的夺取了原本属于他父亲的权利。

    “混账!你想要做什么?你这是要做什么?!”鄂崇禹在被鄂顺囚禁后,在见到鄂顺后,开口破口大骂。

    鄂崇禹打死都没想到他的儿子会做出这种极端的事情,而且平日里向来听话的鄂顺,现在居然将他这个父亲给囚禁,这是鄂崇禹想破脑袋都无法明白的。

    “父亲大人请赎罪,孩儿这也是没办法的。”鄂顺此刻跪倒在鄂崇禹的面前,脸色有些愧疚的说道。

    “你……”鄂崇禹暴跳如雷。“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这样子做到底要做什么?!”

    “我死之后,南伯候的位子早晚是你的,可是你将我囚禁了,岂不是要让天下人骂你,你日后即便是真的坐到了南伯候的位子上,你又如何服众,如何服众……”南伯候鄂崇禹如何都无法明白鄂顺的心思。

    其实若是鄂崇禹能够明白鄂顺的心思,也就不会出现今日的局面了。

    他们父子本来就不是一类人,所以他们谁都无法理解他们的真正心思。

    “父亲你不懂,你不懂的……”鄂顺此刻摇摇头,苦笑着看着他的父亲,他知道他父亲想要说什么,但是他所要去做的,也同样是他父亲所无法明白的。

    “你……你个逆子,你到底要做什么?!”鄂崇禹此刻彻底的飚了,他知道要是让鄂顺继续这样子做下去,果不住要出大问题,这才是真正让鄂崇禹担心的,他死了倒是没关系,但是他们鄂家几百年的基业不能毁在他的手里,那样子的话他如何去地下见鄂家的列祖列宗。

    “请父亲大人赎罪,孩儿不孝!”鄂顺跪在地上,再次诚恳的说道。

    “你!”鄂崇禹彻底的要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