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565章:申公豹喊话姜子牙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姜丞相,西岐的姜丞相……”申公豹在后面再次喊道,他一直很纠结,不曾想原本老实巴交的姜子牙还真是这般的死心眼,看着就让他上火,其实申公豹内心也是很愤慨的,凭什么他姜子牙要什么没什么,却能够得到元始天尊的信赖,能够让元始天尊委托重任,而他就只能是个间谍,而且还是个很窝囊的间谍,双面间谍,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就造成万劫不复的地步。

    每次申公豹想到这些,他就觉得心里不公平,无非就是他是妖,而姜子牙是人,可就这点差别,却让他得到了这么残酷的对待,但是现在他申公豹在两大混元圣人手中,他就是枚棋子,只能任由他们宰割,却没有丝毫的抵抗和反驳,不然他什么时候魂飞魄散都不知道,恐怕将会在这个世间彻底的烟消云散。

    虽然申公豹明知道姜子牙时得到元始天尊的提醒,配合着他申公豹在演戏,可是姜子牙那绝情的样子就让他很是愤慨,先前在申公豹还不知姜子牙是元始天尊选出来的执掌封神之人时,申公豹对姜子牙可谓是推心置腹,很多时候都在姜子牙受困的时候给予他最大的支持,还传授他一些功法,让姜子牙能够快的融入昆仑,提升自身的法术技能,可是现在……

    申公豹才不相信姜子牙没有听出是他的声音,可是姜子牙居然绝情的不管不问,自顾离开,姜子牙这幅举动顿时让申公豹差点失了分寸,差点就要抓狂。

    “关键时候看人心,果真是这样子的。呼……姜子牙,吾申公豹算是真正看透你了,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好看的。今日你给予我的,我申公豹自当还回去。”申公豹内心相当的狠辣,嘴角不由的浮起一丝狠辣神色。

    当然正忙着快离开的姜子牙却如何都没能料到申公豹内心深处居然种下了这么一颗种子,而且还是如此的狠辣的,若非是背后有元始天尊在那里,恐怕申公豹上去就要了那姜子牙的小命。

    “申公豹?怎么会是申公豹?”姜子牙此刻十分的别扭,他如何都没能料到,居然是申公豹在背后喊他,但是元始天尊和南极仙翁的话还萦绕在耳旁,让他无法下定决心,毕竟要是真的回头了,那到时候出现了什么问题,岂非是要让元始天尊和南极仙翁怪罪下来,可是姜子牙也不是冷血之人,他很清楚,他在昆仑山这段时间,申公豹给予他的支持是最大的,很多时候他都觉得无法坚持下来了,可是每次都是申公豹陪他一起度过的,所以此刻姜子牙的内心很纠结,可是再纠结,姜子牙还是选择相信元始天尊,毕竟元始天尊是混元圣人,元始天尊有着掌控天地的力量,是谁都无法真正的去抵抗的了的,所以姜子牙此刻在内心深处已经背叛了申公豹,选择了实力和境界在这片天地间最为强大的混元圣人元始天尊。

    申公豹虽然痛恨姜子牙,但是他细想之下,或许觉得姜子牙是因为师命不可违才会如此,所以再连声叫三五次,可是见子牙依旧是不应。

    申公豹这次是真的暴走了,他无法相信,也无法容忍。

    “姜子牙啊姜子牙,自今日起,你我情分当一刀两断,我倒要看看你这个被师尊选为执掌封神榜的角色究竟笑到最后还是我这个小角色能够笑到最后!”申公豹内心此刻已经彻底的扭曲,若非还有任务在身,若非知道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都不敢得罪,他现在恐怕就要上去将姜子牙给灭掉,在他看来姜子牙那点本领,跟他比起来还差的太远,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姜子牙的那点能耐确实很差,别说是申公豹,即便是阐教的三代弟子,只要是还算的上号的,就绝对压姜子牙一头,那容的姜子牙在这里肆无忌惮的嚣张。

    当然姜子牙嚣张也有他嚣张的本钱,谁让姜子牙是元始天尊选出来的代言人,所以他现在的地位是很高的,在阐教除了十二金仙恐怕就属他的地位最高了。

    申公豹此刻是刻意装的,也是他按照几乎来继续唱下去的。“姜尚!你忒薄情而忘旧也!你今就做丞相,位极人臣,独不思在玉虚宫与你学道四十年,今日连呼你数次,应也不应!”

    “好好好……你我兄弟今日之后,当恩断义绝,再也没有任何情面,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再也不要相见。”申公豹顿了顿,再次开口,而且那语气极其的绝情,就欲要姜子牙恩断义绝,再也没有瓜葛。

    姜子牙此刻听得如此言语,知道不能再装下去了,再一想到先前申公豹对他的好,他知道要是今日就这般离开,日后再见面兄弟情面不再,或许还会因此成为冤头。

    这可不是姜子牙想要看到的,他很清楚在阐教中,除了申公豹,其余的十二金仙或者是阐教的二代弟子中,和他关系不错的,不是奉了元始天尊的命令,就是有所图谋的,而唯独申公豹才是真心实意的去对待他的,他在阐教就这么一个朋友,他不想失去,可是元始天尊和南极仙翁的话语萦绕耳旁,让他一时无法抉择,可是现在申公豹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要是再不做出点选择,那就当真没有什么玩的了。

    姜子牙缓缓转身,他虽然想了很多,但是却无法让他释怀申公豹对他的好。

    姜子牙此刻转身,装模作样的朝申公豹拱拱手道。“兄弟,吾不知是你叫我。我只因师尊吩咐,但有人叫我,切不可应他。我故此不曾答应。刚才得罪了!还望师弟能够见谅,师兄并无他意……”

    申公豹如何不知姜子牙所言的真实,不由的微微颔。“可是师兄应该听得出是师弟的声音,可为何还要急匆匆的离去?难道生怕师弟对你不利还是觉得师尊说的那人便是师弟本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