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 第548章:冷宫苏妲己

时间:2018-04-22作者:了了而立

    闻太师接了帝辛的命令,回府寻思一会儿,继而招呼左右吩咐道。

    “擂聚将鼓响。”

    不一时,众官俱至参谒。

    闻太师坐在军营大殿中,看着众将道。“列位将军,今黄飞虎反叛,已归姬,已生祸乱,且西岐姬小儿竟敢自称武王,目无朝歌,陛下曾言让姬一月内将反贼黄飞虎押解回朝歌,可一月已过,西岐却毫无动静,今不若先起兵,明正其罪,方是讨伐不臣。尔等意下如何?”

    内有总兵官鲁雄出班,抱拳朝闻太师道。“末将启太师,东伯侯姜桓楚年年不息兵戈,使游魂关窦荣劳力费心;南伯侯鄂顺倒是安稳,不过近日据说也有些骚动,但却按兵不动,对南疆战况也有些爱答不理的,使得征南副帅李靖和邓九公睡不安枕,苦坏生灵。黄飞虎今虽反出五关,太师可点大将镇守,严备关防,料姬纵起兵来,中有五关之阻,左右有青龙、佳梦二关,飞虎纵有本事,亦不能有为,又何劳太师怒激。方今二处干戈未息,又何必生此一方兵戈,自寻多事。况如今库藏空虚,钱粮不足,还当酌量。古云:‘大将者,必战守通明,方是安天下之道。’”

    闻太师静静的看着鲁雄大将军,微微颔,但却深吸口气道。“老将军之言虽是,犹恐西土不守本分,倘生祸乱,吾安得而无准备。况西岐南宫适勇贯三军,散宜生谋谟百出,又有姜尚乃道德之士,不可不防。一着空虚百着空。临渴掘井,悔之何及!”

    鲁雄深吸口气,看着闻太师,他也知道闻太师说的对,知道闻太师所言也是很让人顾忌的,这才是关键的因素,可是此刻有些事情确实是不能逞一时之快,毕竟事情还是很难去说的清楚的。

    鲁雄想了想,也知道闻太师现在是被逼到份上了,欲要做一个决断,但是有些事情并非是需要这样子去做的。

    “太师若是犹豫未决,可差一二将,出五关打听西岐消息:如动,则动;如止,则止。”

    闻太师闻言双眼不由的一亮,他还真没有想到此点,经鲁雄一提醒,闻太师忙点头。“姜还是老的辣,将军之言是也。”

    闻太师朝鲁雄竖起大拇指,继而随问左右道。“谁为我往西岐走一遭?”

    内有一将应声出班,抱拳道。“末将愿往。”

    来者乃佑圣上将军晁田,见太师欠背打躬曰。“末将此去,一则探虚实,二则观西岐进退巢穴,‘入目便知兴废事,三寸舌动可安邦。’”

    话说闻太师见晁田欲往,内心不由的一震,因为帝辛曾悄悄的跟他提过,此次前往西岐的,或许是晁田,现在竟然应验了帝辛的话,而且帝辛还曾言……

    闻太师有些不太敢想象,但是他还是按照帝辛的吩咐,点晁田率军前往西岐试探,至少后面的事,他现在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他需要慢慢来。

    此刻闻太师吩咐晁田点人马三万,即日辞朝,出朝歌。一路上只见。轰天炮响,震地锣鸣。轰天炮响,汪洋大海起春雷;镇地锣鸣,万仞山前飞霹雳。人如猛虎离山,马似蛟龙出水。旗旛摆动,浑如五色祥云;戟剑辉煌,却似三冬瑞雪。迷空杀气罩乾坤,遍地征云笼宇宙。征夫勇猛要争先,虎将鞍鞽持利刃。银盔荡荡白云飞,铠甲鲜明光灿烂。滚滚人行如泄水,滔滔马走似狻猊。

    话说晁田、晁雷兄弟率领大队人马出朝歌,渡黄河,出五关,晓行夜住,非止一日。

    哨探马报,朝晁田禀报道。“人马至西岐。”

    晁田不由的传令道。“安营。”点炮静营,三军吶喊,兵扎西门。

    ……

    而就在晁田率军前往西岐之计,帝辛则难得的来到了冷宫,此地乃是九尾狐苏妲己住的地方,自达帝辛将苏妲己打入冷宫后,这还是第一次来此地,而苏妲己也几乎没有离开过,离开也顶多是灵魂出窍而已,她所借助的这具肉身从未离开过。

    若是按照以前的苏妲己,她肯定是不会消停的,但是不知为何苏妲己就好似变了个人似的,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如何打算的,但是帝辛一直没有放松过戒备,毕竟苏妲己时女娲娘娘的带呀人,女娲娘娘一直想着欲要报仇雪恨,想将他的王朝推翻,至少也得让他吃个大亏,所以帝辛可不会放弃防备的。

    “陛下……”

    那些侍奉在冷宫内的宫女突兀的见到帝辛,还以为见到了鬼,当看清真的是帝辛时,不由的都慌忙跪倒在地,一个劲的叩头。

    帝辛没有说话,迈步走了进去。

    冷宫内的环境很差,别说宫内那些富丽堂皇的宫殿,仅仅是民宅都要比冷宫的要强一些,而冷宫内,苏妲己就盘腿坐在一张土炕上,双眼微闭,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爱妃……”

    帝辛看着苏妲己那一脸安逸的样子,突兀的感到有股惊艳的感觉,此刻的苏妲己不施粉黛,但却空灵了很多,虽然帝辛明知道眼前这个苏妲己是九尾狐的灵魂,可是他却依旧有些被苏妲己此刻的样子惊艳到了。

    苏妲己闻言娇躯竟然猛地一颤,继而看向帝辛,她好似如何都没料到帝辛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也没料到帝辛会去来这里,在她看来帝辛已经完全的将她抛弃了。

    其实她反倒乐的自在,毕竟她现在的心很乱,乱的一团糟,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却现她对帝辛下不了手,根本就下不了手。而且她也不愿再按照女娲娘娘的谋划去算计帝辛,在她看来那阐教的恶劣小人才是最可气的,就是阐教那些伪君子一次次的害的她们轩辕坟的子孙和姐妹都一个个的离她而去,她不甘心,反倒是帝辛让她有了一丝暖意,可是她不敢去面对,因为她不能违背女娲娘娘意愿,否则不但是她,帝辛也会被她所连累,毕竟在她看来女娲娘娘的手段太恐怖了,想要取帝辛的命,简直是易如反掌。
小说推荐